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顶级品酒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真假拉菲

顶级品酒游戏 笔龙胆1 3853 2019.06.10 16:47

  “拉菲?”陈品森都被震撼了一下。

  严佳转向了姜枫:“你打碎了人家的三瓶拉菲?”这口吻好像姜枫已经闯了大祸的样子。

  “我不知道是‘拉菲’呀!”姜枫是听说过的这个酒,大概知道是一种很贵的酒,但是具体的价格却不太了解,“这要多少一瓶啊?”

  “‘拉菲’最有名的是82年的,市场价要三四万一瓶。”

  “啊?三四万?”姜枫咂舌,他转向了陈品森,“那不是比陈少的长城超越2008还贵了?”

  陈品森咂咂嘴吧:“那是当然。长城超越2008的价格高,是得益于她对2008年奥运会的纪念意义,其实带有蹭热点的成分,但是‘拉菲’不需要,因为它本身就是热点。

  世界品酒大师罗伯特·帕克给82年拉菲打的是100分,发哥在港片《赌神》中的台词就有‘来一瓶82的拉菲’,所以,我觉得82年的拉菲三四万一瓶,我还觉得便宜的。”

  李裕又插进来:“姜枫,你听听,你给曼欣造成了多大的损失啊?她现在已经深陷麻烦的泥潭了。”

  李裕对老板娘张曼欣的称呼,张口闭口都是“曼欣”,好似很亲切的样子。而对姜枫所犯的错误,一口的责备。

  姜枫对李裕这家伙还是了解的,最近他对张曼欣,正处于疯狂的“暗恋期”,所以不跟他一般见识。

  但严佳却看不过去了,她就问:“李裕,是老板娘派你来兴师问罪的吗?”

  李裕一看严佳有些火大,就不敢大声对姜枫说话了。

  严佳这个学姐,在学弟当中是有绝对权威的,都惹不起。

  李裕放低了声音说:“严学姐,你别误会。曼欣没有让我来兴师问罪,她反而说,这不是姜枫的错。她还让我别告诉姜枫来着,让姜枫好好休息,店里的麻烦她会自己处理掉的。

  但是,我知道曼欣的‘世界这么大’餐厅最近遇上了许多麻烦,她的前夫把钱都卷走了,她也向银行贷了一大笔款,如果再赔上这十几万的酒钱,恐怕她这个餐厅马上要支撑不下去了。

  所以,我得把这个事情也跟姜枫说一下。”

  严佳还是护着姜枫:“你跟姜枫说这个事情,又能怎么样?在这件事上,姜枫也是受害者呀,他一个学生,又没钱赔她!”

  姜枫知道严佳是关心自己,所以才这么说,心里对严佳很感激。

  就在此时,姜枫脑海里,又听到“嘭”的清脆声音,接着一个新的任务随之而来:

  “新手任务:解决老板娘张曼欣的当务之急;

  任务奖励:1瓶82年拉菲;

  任务辅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知识点:

  任务时限:1天;

  剩余时间:23时59分59秒;

  完成进度:0。

  计时开始,请宿主尽快完成任务。”

  时限从23时59分59秒、到58秒……不断在减少。

  上次的任务奖励是1项未知品酒技能,现在却明明白白地写着“1瓶82年拉菲”。

  刚刚,姜枫就听陈品森说了,82年份的拉菲,被世界品酒大师罗伯特.帕克评为满分,目前市场价在三四万之高,如果真能获得这个奖励的话,就等于净赚了三四万呀!

  对靠打工来赚取学费和生活费的姜枫来说,这三四万绝对是一笔大钱。

  况且,在打破拉菲这个事情上,姜枫并不觉得自己就全无责任。假如当时自己能更谨慎一点,避开那只倒霉的小泰迪,这个的事故还是能够避免的。

  姜枫就对李裕说:“我不知道自己给张姐带来这么大的损失,我现在就去她店里看看。”

  严佳拦住了他,说:“姜枫,你还是别去了。既然人家没让你赔,你怎么自己凑上去呢?”

  她知道,姜枫没父没母,学费和生活费都是靠自己挣的,他去餐厅又能做什么?除非是把自己给卖了。

  李裕也说:“姜枫,我觉得你也还是别去了。刚才,我对你说这些事,也无非是让你知道一下。你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况且,张姐也千叮咛万嘱咐的,让我别告诉你。如果你去了,她肯定就猜到是我告诉你的,或许还会怪我呢!”

  “就你话多!”严佳白了眼李裕,“刚才,把事情告诉姜枫的是你,现在让他别去的也是你!什么话都给你说了!”

  李裕在严佳面前雄起不了,低下了头:“严学姐,我知错了。”

  “知错有用的话,还用学姐干什么!”严佳不肯轻饶他。

  姜枫脸上笑了下:

  “佳姐,酒终归是我摔碎的,咱怎么说都是新时代的大学生,该承担的责任做缩头乌龟,不是咱的人品啊。就算我帮不上什么忙,我也要到场的,帮助张姐去想想办法。她一个女人撑着一家餐厅,不容易。况且,三个诸葛亮顶个臭皮匠,人多力量大。”

  “姜枫,你的语文是数学老师教的吗?”李裕在一旁吐槽,“应该是‘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

  严佳却还是护着姜枫:“一个诸葛亮都能相当于三个臭皮匠,那么三个诸葛亮肯定能顶臭皮匠,所以姜枫的逻辑一点错都没有。”

  这护犊子护得也太不讲道理了吧!李裕腹诽着,但不敢说出来。在严佳面前,他是绝对服软的:“严师姐,你说得有道理,我的数学不好。”

  “数学不好,就别随便插话。”

  “……”李裕真不敢说了。

  严佳转向了姜枫:“如果你真的要去,我陪你走一趟。关于葡萄酒的事情,我知道得多一点。你打碎的,到底是不是拉菲,还不一定呢。国内,很多拉菲都是冒牌的,假如你摔碎的是一瓶假拉菲,却陪了正牌的钱,那这个冤大头就做大了!”

  陈品森也在边上附和道:“佳佳说得太对了!先要对那个拉菲验明真身,再考虑赔不赔钱的事情。我也陪你们走一趟。”

  陈品森只是想要在严佳身边多呆一会儿。

  然而,这个时候,陈品森的手机响了起来,陈品森一看脸色有些微变,但他还是接了起来。

  尽管没有开手机的免提,但是从手机里,传出来吼声:“混小子,我的三瓶长城超越2008哪里去了……是不是你拿去显宝了……现在……立刻……你给我回来!”

  陈品森脸上那种少爷的傲娇之气,忽然就消失了,收起了手机,他有些尴尬地朝严佳看了一眼:“不好意思,我不能跟你们一起去了。”

  严佳倒是无所谓:“没事,本来就没准备你跟我们一起去,回家去吧。”

  姜枫听到陈品森被电话里的老头子骂,好像是因为他们刚刚喝掉的三瓶超越2008,而那些酒,好大一部分都是自己喝的,姜枫就对陈品森说:“陈少,这是我喝得最爽的一次,感谢你的那些酒。”

  你当然爽了!过敏症治好之后,第一次喝酒就喝到了28000一瓶的奥运2008,我这样的少爷第一次喝酒也不过是喝了千把块的!我怎么就当了你的冤大头呢!

  可在严佳面前,陈品森嘴上还是表现得很有风度的样子:“这算不了什么,没有咱喝不起的酒。佳佳,下次我们找机会再品。”

  严佳抿了下嘴巴说:“行啊。回去之后,别顶撞你老爸,免得挨揍。”

  陈品森再次装B失败,又尴尬了下,钻入宝马车走了。

  一旁的李裕说:“我也听说,陈品森的老爸脾气特别糙,会对儿子动手。看来,富二代也不是这么好当的。”

  姜枫和严佳没有接茬,毕竟刚喝掉了人家八万多块的红酒,要立刻在背后说人家,就太不厚道了。

  三人就出了校门,一同打了个出租,奔“世界那么大”餐厅去了。

  晚上九点多,餐厅的就餐高峰过去了,不过大厅中,还是有人在悠闲地喝着咖啡、鸡尾酒。

  在大厅和柜台里都没有见到老板娘张曼欣。

  问了下服务生,说张曼欣在包间里。

  “快,跟我来。”李裕就带着他们往包间走去。

  推开了包厢的门,他们果然见到了张曼欣。

  这个包厢是整个“世界那么大”餐厅,风景最好的房间了。东南墙是两扇一尘不染的大落地窗,外面就是汩汩流淌的市河,这是典型的河景包厢。

  但张曼欣显然不是在欣赏夜景,她独个儿坐在一把椅子上,娥眉轻蹙,陷在自己的情绪里。

  如果将女人的颜值分为祸国殃民、女神、漂亮、普丑、侏罗纪公园5个等级的话,那么张曼欣的容貌是介于女神和漂亮之间的。

  可现在她微微皱眉的样子,非但没有拉低她的颜值,反而显露出一种更惹人怜爱的气质。

  这就是普丑和美女的区别,普丑如果摆出了一副情绪低落的样子,就直接会滑入侏罗纪公园;但漂亮的女子,却反而会逆流而上,进入女神的境界。

  将张曼欣视为梦中情人的李裕,看到她这副样子,心头颤了颤,他忙说:“曼欣,我和姜枫都回来了,我们一起来渡过难关,你不用太担心。”

  “哦。”张曼欣好像还没从低落的情绪里缓过来,好一会儿,她才抬起了头来,看到了姜枫之后,很诧异,“姜枫,你怎么又回来了?你应该好好休息呀!”

  姜枫却笑了笑说:“张姐,我已经完全没事了。”

  张曼欣又打量了一眼姜枫,好像真没事了,而且面色还特别红润,张曼欣真的奇怪,姜枫的身体恢复起来竟然如此神速!

  难道长得帅的人,身体的修复速度也会比别人快吗?

  张曼欣又瞥了一眼旁边的李裕,心里想:“如果换成是普丑的李裕,恢复起来恐怕就没这么快了吧!”

  张曼欣不由得想起,当时她的店里只招一个服务生,姜枫和李裕两人一同来面试,张曼欣立刻被超帅的姜枫给吸引住了。她当即判定,只要姜枫在她的店里一站,餐厅的生意上涨两层绝对没问题。

  要知道来她餐厅的,大部分都是具有消费力的中年妇女和白领女青年,这个目标群体,是最吃长相的。而姜枫的长相,可以说是老少咸宜、大小通吃的那种。

  所以,当初张曼欣根本就没怎么犹豫,就打算把姜枫给招了,让长相普丑的李裕回去。

  然而没想到的是,姜枫却很仗义地说,李裕是他同班同学,又是感情很好的哥们,如果不招李裕的话,他也就不在餐厅干。

  这还捆绑销售呢!

  要换做别人,张曼欣肯定就让他们走人了。

  但是她看中姜枫能给餐厅带来的流量,觉得就算白养一个李裕,这笔交易还是合算的,于是就将他们两个人都留了下来。

  果然,姜枫给餐厅带来了营业额的增长,若不是在这段时间内,她好赌的丈夫卷款逃了,她的餐厅经营的应该很不错了。可现在,餐厅负了一大笔的债,加上即将要赔偿的3瓶拉菲共计十多万,她真不知该怎么办。

  这个时候,她当然非常期盼有个人能替她分担,但是看看姜枫和李裕这两个打工的大学生,让他们来给自己分担,是指望不上的。

  所以,她修长的身子优雅站了起来,说:“你们还是回去休息吧,我想你们也不可能会有钱来替我赔给客人。”

  “钱我们是没有。”一旁的严佳直接了当地说,“但是,我有些葡萄酒的知识和经验,可以帮你看看,姜枫摔碎的‘拉菲’到底是真是假?”

  “真,还是假?”张曼欣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忙对严佳说“请稍等”。她走到了门口,让服务生去把那几个碎瓶子拿过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