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顶级品酒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一批囤积的酒

顶级品酒游戏 笔龙胆1 3087 2019.06.13 08:40

  姜枫确认“学习”之后,在系统中就跳出了一段文字:

  “2011年进口葡萄酒在国内葡萄酒消费总量中占比25%,葡萄酒行业一度成为一瓶进口小拉菲飙到近万元的吸金行业。

  但在2013年“三公限令”之后,葡萄酒行业暴利泡沫破灭,一度愁云惨淡,在2013年至2015年间,大批经营进口葡萄酒业务的公司陆续倒闭和退出。比如,当时宁州鸿丰酒业就因为库存积压而退出,草率处理了一批高端进口葡萄酒,其中不乏名酒佳酿。

  以上名不见经传知识点,请宿主认真学习,一天学习三次、每次两遍。

  “一天学习三次、每次两遍”,姜枫感觉这行文的味道咋就这么熟悉呢?这跟医生写的药物服用要求怎么就这么像呢?

  “你个死系统,你把我看成是病人吗?”

  系统回复:“宿主的问题不言自明,系统不予回答。”

  什么叫不言自明?你给我出来说清楚!我保证不打你!

  但游戏系统却默不作声,就当姜枫不存在。

  姜枫也拿这个系统没办法,况且他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姜枫又重新学习了一遍这个知识点,他没觉出有什么特别的。

  难道这个知识点,根本就是一个垃圾信息,对自己完全没有帮助吗?

  但看起来又不像,如果是无用信息,干嘛专门用“任务辅助知识点”的形式出现呢?

  姜枫想起了这个系统的“医嘱”,“一天学习三次、每次两遍”。

  刚才,他学了两遍,会不会还不够?

  小学语文老师不是总忽悠说“书读百遍,其义自见”吗?这个办法能不能也用在这个“名不见经传知识点”上呢?

  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姜枫目光落在“名不见经传知识点”上,连续读了四遍,这样一来把系统要求的一天的量都给完成了。

  刚刚读完最后一个字,姜枫忽然就觉悟到,这段文字中的信息量,原来是有层次感的:

  第一层,是葡萄酒行业的大势,2011年前的好形势和2012年之后的愁云惨淡。

  第二层,是个案,告诉了姜枫,在本市也有倒闭的企业,还指出了鸿丰酒业曾经处理掉一批库存酒。

  第一层的内容好理解,但是第二层的个案,为什么要特意指出鸿丰酒业呢?这里面有什么深意?

  姜枫揣摩着,难道在鸿丰酒业处理的库存酒当中,就有小拉菲吗?

  这会不会就是谜底?姜枫一下子就兴奋起来。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只要找到这批库存酒,就能解决“老板娘张曼欣的当务之急”,系统的奖励他也可以收入囊中了。

  每个人都是需要一点奖励,支撑自己去干些无聊的事情。

  姜枫就像一头眼前挂了胡萝卜的驴子,劲头十足起来。

  不过,他对鸿丰酒业根本就不了解,在哪里的?

  姜枫并不是省会宁州人,他的老家是镜州,他考取了211的江中大,才来宁州上学的。为此对宁州社会上的事情,知之甚少。

  但他很快就想到了一个人,此人一直以“宁州百晓生”自居,多次在班级活动中自吹,只要是宁州的事情,没有他不知道的。

  此人就是李裕。

  李裕的父母都是基层的公务员,据说在宁州的许多乡镇、街道都轮岗当职,连带着李裕也在宁州的各个区都生活过,所以李裕在耳濡目染之间,也长了不少见识,通晓宁州政、商界之间的官方消息和小道消息。

  在我们这个社会上,有很多消息,在媒体新闻中你听不到,在教科书中你看不到,而是属于“名不见经传”的知识和经验,只有当你生活在那个特殊的环境中,才会有所了解。

  当你掌握了那些信息,在无利可图的情况下,也不会无缘无故奉告他人,这就造成了那些信息只会在小圈子里流通,在圈子外的人,是了解不到的。

  现在,姜枫想要了解鸿丰酒业的事情,他唯一想到的人,就是李裕。

  就凭自己帮助李裕“泡”张曼欣的份儿上,姜枫相信李裕会把那些消息贡献给自己。

  “李裕,我问你一个事。”姜枫在电话中问道,“宁州鸿丰酒业,你了解吗?”

  “鸿丰酒业?我了解啊。这本来是一家开在打索桥路上的进口红酒公司,他的背后应该是国企烟草公司。但是,在前几年就经营不善关门了。”李裕如数家珍,“你现在突然问起这个鸿丰酒业,有几个意思啊?”

  “我在想,这个鸿丰酒业,会不会有我们在找的小拉菲呢?”姜枫猜测道。

  李裕立刻把姜枫的这种想法给否了:“你甭想了。鸿丰酒业已经关门大吉,它的店门是国企的资产,一半租给了洗车店,一半给了打索桥街道做了居民办事服务中心了。所以,半点葡萄酒的影子你都不可能找到了。”

  “原来是这样啊!李裕,对宁州的事情,你还真是‘百晓生’啊!”

  李裕牛B了起来:“这还用你说?我现在郑重劝你,那个鸿丰酒业你真的不用去了,那里你根本找不到葡萄酒的。也不知道是谁,给了你这么滞后的消息!……不说了,我还得去一家老酒吧碰碰运气,说不定就能找到2000年的小拉菲呢!”

  不等姜枫回答,李裕就已经挂了电话。

  姜枫本来想让李裕带他去鸿丰酒业的店面,没想到李裕根本不看好他的主意。

  姜枫也有些犹豫,游戏系统提供的“任务辅助”是否有用?系统里提供的消息,说鸿丰酒业处理掉的一批葡萄酒里不乏名酒佳酿,是否属实?……

  最后,姜枫决定还是去鸿丰酒业的原店址那里看一看,虽然李裕掌握了关于宁州的很多消息,但是系统提供的是所谓“名不见经传的知识点”,既然是“名不见经传”,会不会连李裕也没有掌握呢?

  李裕也不可能将所有宁州的信息都一网打尽,对不对?

  带着一份捡漏的侥幸,姜枫就在打开了点滴快车APP,搜索了一个“宁州鸿丰酒业”的地址,没有地址跳出来,应该是该公司倒闭之后,地址也就从地民办上注销了,所以点滴地图上也就找不到了。

  不过,姜枫马上想到李裕说的,鸿丰酒业的店面,一部分给了打索桥街道做居民办事服务中心。姜枫立刻就键入了“打索桥街道居民办事服务中心”,地址果然就跳出来。

  从姜枫当前的位置,到打索桥街道居民办事服务中心,点滴快车费用为22.6元。对姜枫这样的学生来说,不便宜啊!

  不过,姜枫是奔着82年大拉菲的奖励去的,这22.6元的快递费用尽管让人牙疼,他还是忍了,毅然选择了“呼叫快车”。

  半个小时之后,姜枫从快车中下来。

  抬头就瞧见了,两块招牌。

  一块是“多洗洗汽车美容”,一块就是“打索桥街道居民办事服务中心”。

  应该就是这个地方了。

  姜枫先去了“多洗洗汽车美容”,他逮住一个洗车工问他知不知道鸿丰酒业。那个中年洗车工,一脸懵逼,说“俺是半个月前从安徽来的,你问我就业不就业干嘛?我已经就业了啊。”

  姜枫也听得有些懵。跟洗车工又聊了一会,才知道,这个洗车工的名叫“鸿丰”,他又把“酒业”听成了“就业”,就以为姜枫在盘问他有没就业呢!

  这时候一个老板模样的大肚腩,走过来,打量了下姜枫说:“我们都是合法用工,签合同的。”

  姜枫看出老板和洗车工都误会他,把他看成是查用黑工的了!忙说:“我不是问这个的。”

  “那你要洗车?”

  姜枫回答说:“我还没车,以后有了会来你这里洗的。今天,只要是想问问,你们知不知道,鸿丰酒业曾经处理掉一批红酒?”

  大肚腩说:“我们是干洗车的,红酒什么的咱不喝,要喝,也就是哈尔滨和江小白。以后有车了,来洗吧。”

  说着,大肚腩就塞了一张名片给姜枫,还说:“我也做二手车,新车买不起的话,也可以考虑二手的。现在二手的便宜,这跟女人一个道理。”

  这大肚腩果然是做生意的料,讲话也通晓易懂。不过,从他这里,估计也挖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了,姜枫就拿着名片离开了。

  他打算到隔壁的居民服务中心去问问。在服务中心办事的,不是公务员就是事业编,再不济也是政府的合同工,应该喝得起红酒,去问问他们应该更加靠谱。

  当他推服务中心的玻璃门时,忽然瞧见旁边传达室,一个年近花甲的老人,正站在门洞口,瞧着他。

  姜枫的目光在老人身上停留了下,还是推门进了居民服务中心。

  之前都不敢吱声,终于昨天签约的程序都走完了,现在咱也是起点签约作家了。这要感谢我的编辑梧桐大大的努力。现在可以跟大家说一下本文的更新规律了,在上架之前,一天两更,上架之后加更。因为起点的“本章说”和“本段说”都还在调整,大家如果想要与我互动,可以加下我的微@信18305096268,我可能会建一个群让大家一起在里面唠唠嗑。好了,其他不说了,加油更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