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顶级品酒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2章又来挖墙脚

顶级品酒游戏 笔龙胆1 2518 2019.06.30 09:16

  因为张曼欣关于葡萄酒沉淀物的解释,那么详尽到位、绘声绘色,客人们也都疑云渐消,心理上也偏向张曼欣了。相反,看褚元和崔凯时,却觉得这两人可疑了。

  有的客人低声说:“我还以为这两人很懂葡萄酒呢,原来只不过是装的。”

  “你说,这两个人是不是来吃霸王餐的?”

  “是有这种人的。不过,今天他们的计划黄了。”

  褚元的脸上一阵阵发青,但是,他不甘心就这么灰溜溜的走人,更不想为这顿饭买单。

  他的目光落到扎壶时,又一个损人的念头冒了出来,就靠在椅背里,双手交叉胸前说:

  “就算你这瓶酒,不是假酒,但是我们扎壶里现在这么多酒渣,你让我们怎么喝?难道让我们把这些酒渣都喝下去,要不你来喝了酒渣?”

  酒渣虽说无害,但也是不能喝下去的。

  但在这一点上,张曼欣却没有什么经验。

  刚才那些关于酒石酸的道理,她都是从姜枫那现成拿来的。可是,关于酒酸石到底如何处理,她却一点概念都没有。所以,一下子就被问住了。

  褚元瞧张曼欣回答不上来,就进一步刁难地道:“这酒渣,你都不知道怎么处理,你叫我们顾客怎么喝?难道你们就没有一个侍酒师,可以给个建议吗?”

  褚元以前来过,知道这家餐厅没有葡萄酒侍酒师,故意这么说。

  崔凯也抓住了机会,附和起来:“你们店里连个合格的侍酒师都没有,干脆就别卖葡萄酒了!现在,让我们怎么办?”

  张曼欣一时也答不上来了。

  “在下,就是餐厅新任侍酒师。”一个淡淡的声音,在张曼欣的身后响了起来。

  褚元和崔凯一怔,瞧见一个年轻帅哥出现在了桌旁。这人帅得有点过分,让褚元、崔凯这两个存在感本来就很低的中年油腻大叔,连最后一点存在感都没了。

  只见姜枫拿起了他们面前的酒瓶,用白皙的手指点着瓶口说:

  “两位,葡萄酒除去渣,很简单。其实,葡萄酒的生产商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

  特别是波尔多地区的红酒,都是采用方肩的酒瓶,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红酒,单宁比较重、需要长期陈年,出现酒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所以,他们在酒瓶上使用方肩,就是为了在倒酒的时候,能将部分酒渣锁在酒瓶的肩角处。

  但是很可惜,刚才两位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将酒倒入扎壶的时候猛了一点,没有发挥瓶肩的锁定作用,又很快分入了酒杯,酒渣自然也被带出来。”

  还有这样的讲究啊!看客,顿感又涨知识了。

  看客们都想,今天这餐饭太值了,又能享受美食,又涨知识。

  褚元却更加感觉没脸,有些恼羞成怒地说:

  “扯这些废话干什么?现在关键是怎么喝?酒反正我们已经倒在杯子里了,酒渣也在杯子里,现在我们没法喝。你就给我说,怎么办吧?”

  褚元就抓住这一点,只要难住了这个小年轻,刹住他的锐气,占据主动,下一步就好说了。

  “这好办,稍等。”姜枫却丝毫没有为难的样子,去旁边拿了一个醒酒器过来,将两个扎壶中的酒,都倒入了醒酒器里,就像在给人上课一样介绍说:

  “醒酒器呢,有两个功能:

  第一呢,当然是醒酒,对一些单宁重的酒,需要醒一醒;

  第二呢,就是分离酒渣。我们将葡萄酒从酒瓶中倒入醒酒器,依靠酒瓶的方肩锁住了第一批酒渣,到了醒酒器,再依靠醒酒器的大肚子,锁住了第二批酒渣,你能喝到的酒,基本就比较纯净了。”

  姜枫将醒酒器中的酒,又倒入了两人的扎壶里,那些酒渣就被阻挡在了醒酒器里,果然酒体就纯净了许多。

  姜枫又朝两位笑笑说:“现在,两位可以享用这支佳得美副牌2008了。其他没什么事了吧?”

  就在这时,游戏系统忽然响起了“嘭”的一声:粉丝+9……粉丝+2……

  姜枫一喜,又开始收割粉丝了!一会儿之后,他发现自己的粉丝达到了71个。

  褚元和崔凯互看了一眼,一下子想不出刁难姜枫的办法。

  可是,两人都不甘心、不甘心。

  崔凯转了下眼珠,喝了一口酒,就嚷起来:“这酒怎么这么涩!根本就不好喝!”

  现在,他只能用这种无赖的办法,来打击餐厅了。

  “你们俩够了吧!”

  忽然,一个成熟、稳重,但带有明显怒气的声音,从餐厅书架后面响了起来。

  某些人的声音,天生就带有上位者的威严,能引起众人的注意。这个声音,就是如此。

  餐厅里的客人,也不由自主地朝书架那边看去。

  只见,身穿西服、带着眼镜的秦总,稳稳地走出来,他身后跟着身材火爆、高昂下巴的女助理曹艳。

  曹艳根本没去看别人,但是她的目光触及姜枫的那一刻,忍不住用舌头舔了下嘴角。姜枫就有一种明显的不适感,仿佛自己会被她吞下去似的,赶忙移开了目光。

  褚元和崔凯,一看到秦总,顿时就蛋疼了,这不是自己的老板吗?

  这么说,刚才两人在餐厅里的闹腾,全被秦总给听去了、看去了!

  “秦总。”两人怯生生地从位置上站起来,低下了头。

  秦总却看都不看他们,反而从他们的桌上,拿起了醒酒器,在一个高脚杯中倒了小半杯,看了下酒体色泽,轻嗅,又尝了一口,在口腔中发出舌尖搅动的声音,然后说:

  “中度酒体、深宝石色泽,单宁适中,有黑果酱、黑加仑和轻微的烤橡木味道。在餐厅200块左右价位的红酒中,这一款的性价比已经算颇高了。你们不懂红酒,就别在这里乱说!”

  秦总给出的是客观的评价,并没有抬高、也没有贬低,像他这样的身份,不需要做那种事。

  “是、是,秦总。”褚元和崔凯不停地点着头。

  秦总又说:“原来,我不知道你们每天在捣什么鬼。看看你们到了新成立的葡萄酒经营部之后,业绩直线下降,还以为你们不适应,所以一直包容你们。

  没想到,你们懒于学习,连葡萄酒的一些基础知识都不掌握,却还想着到餐厅蒙人的事情。我现在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接下去的一个月,你们的业绩必须翻一番,另外还要参加公司组织的葡萄酒技能考试,只要一个达不到,就请另谋高就吧。”

  工作都可能要打水漂了,两人哪敢说什么,马上点头说“是”“是”,我们先走了,不影响秦总在这里用餐了。

  说着,两人就向门口跑去。

  “等等。”秦总又叫住了他们。

  他们只能停住,惴惴的,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

  只听秦总说:“把单买了,再走。”

  等那些人走了之后,张曼欣过来感谢:“秦总,谢谢您。”

  秦总却笑了笑说:“应该说,是我管教员工不严,给你们添麻烦了。老板娘,我有一个请求,这两人毕竟还是我公司的员工,希望后续不要追究了。我们自己会严管,实在不行,也会开了他们。”

  张曼欣说:“怎么会呢?我不会再提这个事情了。”

  秦总满意地点了下头,然后又转向姜枫,带着赏识地目光说:“小伙子,你的葡萄酒知识越来越全面了。怎么样?有没兴趣到我那里上班?我能给的报酬,不会让你失望的。”

  听到这话,张曼欣的脸色就不好看了:

  怎么又有人来挖墙脚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