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顶级品酒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0章香味猎手

顶级品酒游戏 笔龙胆1 2495 2019.07.04 08:09

  严佳本来真的是不想再继续品下去了。

  毕竟她刚才的表现,已经非常好了,从陈天雄的表情来看,她已经过关。那么她今天帮陈品森的任务也完成了。

  陈品华要让她品什么酒,她完全可以不理,走人就是了。

  但是,当她看到姜枫很热切的表情,好像很想继续喝新的酒,她就不忍心拂他的意了。姜枫开心就好了。

  严佳:“那好吧,我可以尝一尝,但我也不能说一定可以品出这是什么酒。”

  “唉,严小姐真是谦虚了!”黎大隐皮笑肉不笑地说,“我是中级品酒师,大部分的葡萄酒就能品出来了,严小姐是高级品酒师,就更加没有问题了。要不这样吧,我也陪着严小姐一起品吧,到时候咱们都把我们的结果说出来,看看谁的更有道理。

  严小姐我不是有意跟你比,我只是帮你做个参考。”

  严佳很清楚这个黎大隐的用意。

  黎大隐肯定早就知道那瓶是什么酒了,假如严佳说错了,他肯定就会站出来指责严佳的错误,说不定他还准备了一瓶相同的、贴有酒标的酒,来证明严佳的错。

  这样他自然就把严佳比下去了,到时候他又可以质疑严佳高级品酒师的身份。

  这是挖了坑,等着她去跳啊。

  但是,有一种坑你明知是坑,也会去跳,因为你是为了自己在乎的人。

  她又朝姜枫瞧了一眼,只见他还是又帅又淡然地站在那里,心头的紧张情绪顿时释然了。只要姜枫想要喝那支酒,赴汤蹈火又如何。

  千秋大业一壶茶、万丈红尘一杯酒,与君醉,解千愁。严佳从来就不舞文弄墨、也不吟诗作赋,但这会儿莫名其妙,脑袋里却涌出了这样的词句。

  “难道这么快就有些喝高了?小时候被老妈逼着背的诗词,也蹦出来了!”严佳心里犯嘀咕,靠近姜枫:“我担心刚才喝了两杯,接下去感觉不灵敏,会说错。”

  姜枫却平静地说:“没事的,我的感觉还很灵敏,等会我代你喝。”

  要说姜枫的感觉会比她灵敏,严佳不太相信,但至少姜枫是想帮她,这点就让她挺开心的。

  她就对陈品华、黎大隐说:“我刚喝了不少酒,味觉和嗅觉都不那么敏锐了,等会我品酒的时候,可能需要我学弟姜枫的帮助,他也是初级酒师。”

  黎大隐早就瞥见姜枫的胸口别着那个“初级酒师”的勋章了,但就他所知,“初级品酒师”根本就没有勋章,再仔细一看,姜枫的是“初级酒师”,并非“初级品酒师”,一字之差,区别就大了。

  黎大隐迷茫地问道:“姜枫同学,你这个‘初级酒师’的勋章是哪个机构发的?”姜枫如实答道,“不是机构发的,我自己DIY的。”

  黎大隐和陈品华忍不住互视了一眼,心里已经送给了姜枫一个大写的“逗比”。

  刚开始他们瞧见姜枫在那里把四支葡萄酒,都狂喝了一遍,就感到这家伙很可疑,给人的感觉是来蹭酒喝的。

  现在,知道连他胸口的“初级酒师”勋章,也是DIY的,这家伙的疑似蹭酒,就被确诊了。

  如果让姜枫知道他们心里的疑问,他肯定会老实巴交地回答:“我真的是来蹭酒的。”

  陈品华根本没将姜枫放在眼里,说:“没问题,严小姐,让你学弟帮忙参谋下当然可以。对我来说,只要让我弄清楚这是什么酒就好了。”

  黎大隐赶忙吩咐仆人:“去拿酒吧。”

  家主陈天雄,就站在旁边默不作声,也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

  陈品森看到老爹的模样,心里又惴惴不安起来。陈品森在老爹的脸上表情丰富的时候,不管是笑,还是怒,他都能捉摸出老爹在想什么,唯独在老爹面无表情的时候,他就什么都读不出来了。

  他不由怀疑,老爹莫不是又在想着让我陪他练拳了?陈品森打了个激灵,忍不住用手去摸了摸右眼上的眼影。

  仆人已经将先前桌上的4支葡萄酒和勃艮第酒杯都收走了,又将一支没有酒标的酒瓶和6个高脚杯放在上面,每一个杯子中都斟上了不超过三分之一的红酒。

  陈品华端起了最前面的一杯,恭敬地拿给陈天雄:“父亲,请您也帮助品一品。”

  陈天雄表情未变地点了点头,接过了酒杯。

  此时,姜枫也已经从桌上端了两杯酒,一杯给了严佳,一杯自己一口喝了。

  严佳觉得姜枫今天有点反常,不管什么酒,一上来就往嘴里灌。

  严佳记得自己教过姜枫如何品酒的,眼睛的观察、鼻子的闻香和味觉的品尝,三个步骤是不可少的,否则就不是品鉴,而是牛饮。牛饮是不可能品出酒的神韵的,也自然无法区分产地、品种、年份等关键信息。但姜枫却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就在那里卯足劲地喝。

  严佳不由想,指望姜枫帮助自己品出这支葡萄酒的牌子,恐怕是靠不住了。她只能靠自己。

  于是,严佳握住杯子底座,优雅地倾斜杯子,观察这杯酒的光泽。

  “带紫色光泽的深宝石红色,酒缘较窄,说明酒体浓厚……”

  她又将酒杯端直,将挺翘的鼻尖,深入到了酒杯:“芳香浓郁,有浆果香、核果香,还有香草、薄荷的香味,很美妙。我几乎可以肯定,这是一款来自旧世界的酒,从法国来……”

  严佳又轻轻啜饮了一口,伴随着吸气和舌头的搅动,让酒液在舌身的前后左右以及口腔的各个部位流淌:

  “单宁结构强劲,果实味道悠长,我感觉越来越接近了,好像马上能抓住这款酒,是属于哪个产区以及那个酒庄的了。快,让我再感受一下。”

  严佳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嗅到猎物气息的猎手,正在一步步逼近。

  “有矿物的味道、薄荷的味道……”真的是越来越接近,让我再多尝出几种味道,我肯定能锁定这款酒了。

  这两天,严佳强记了好多葡萄酒知识,包括不同葡萄酒的色泽、香气和味道,她都记住了。只要能把香气和味道全部分辨出来,她就能对上号。而,现在只要她再辨识出几种香味,她就能成功了。

  严佳兴奋了起来,不断地靠近、不断地捕捉……终于捕捉到了……

  本来应该是成功了,但她却猛然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她虽然捕捉了一种香味,但是她却没办法辨识这种香味的名字。

  怎么会怎样!这是一种独特的香味,但是她却不知道香味的名字,就像你觉得一个人很面熟,却叫不出她的名字,很尴尬、很沮丧。

  “严小姐,怎么样?你品出来了吗?”陈品华的声音响了起来。

  “严小姐,肯定是已经品出来喽,”黎大隐用得意的口吻说,“我这个中级品酒师好像都品出来了,严小姐是高级,怎么可能没品出来呢!我先把酒庄名写下来,等下跟严小姐的对比下。”

  严佳没有去理她,她在做最后的努力,想要把那最后两种香味辨识出来。

  可一会儿之后,她发现自己的努力是徒劳的,因为她好像没有接触过那样的香味。

  就差那么一点点,但这一点点却造就她的失败。

  严佳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佳姐,我刚才尝了尝,感觉这支葡萄酒中,大约有26种主要的香味,我报给你听听,你看对不对,好吧?”

  姜枫走到严佳身旁,漫不经心地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