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顶级品酒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喝不醉酒吧

顶级品酒游戏 笔龙胆1 2255 2019.06.22 11:04

  姜枫本来几乎已经绝望了,因为此刻已经九点多,距离系统规定的时间,也不过一个多小时了。

  在这一个小时内,要去赚3万多块钱,怎么可能?除非去抢。但这种违法乱纪的事情,姜枫是不会去做的,毕竟家教在那里。

  不过,要说家教怎么好恐怕也说不上,姜枫自小无父无母,是大伯带大的,因此也说不上什么家教。那就只能说秉性了,秉性好,没办法,不会走歪路。

  但有时候不走歪路,想要赚很多钱,就不大可能。

  李裕的一个电话,却重新给姜枫带来了希望。

  姜枫对电话那头的李裕说:“兄弟,有钱赚想到我,不枉我平时对你那么讲义气。”

  电话那头的李裕,尴尬了一下,心想,等会你来了,只要不掐死我就好了。“我们等你。十五分钟哦。”

  姜枫说了句“我尽量”,也就挂了电话,起身出发了。

  下了宿舍楼,要去校门口打车,途径女生宿舍楼。

  “要不要叫上严佳?”姜枫犹豫了下,还是掏出了电话,给严佳打了过去。

  严佳刚刚洗好澡,穿上了睡衣,浑身香喷喷的。

  她本来想在手机上刷刷关于葡萄酒的文章,一边跟室友唠唠嗑,就睡觉了。这也是她一天中最享受的时候,任谁招她,都是不会去的了。

  她的一个侏罗纪公园室友,见严佳半躺在床上,无比享受的样子,就问道:“佳佳,现在这个时候,就算是个男神来撩你,你也不会出去了吧?”

  “这还用说。”严佳自信满满地说,“躺在床上一边刷手机,一边跟闺蜜聊天,还有比这更惬意的事情吗?”

  室友捧哏般的道:“没有了。”

  反正侏罗纪公园室友,一直没男朋友,独自在宿舍闷得慌,有严佳在她就不怕了。

  然而,她们刚聊到这儿,姜枫的电话就进来了。

  严佳一听姜枫的声音,就对侏罗纪公园室友说:“是姜枫,小声点。”

  接着,严佳就听姜枫说要约她去“喝不醉”酒吧,她没丝毫犹豫就答应了下来:“好,没问题,在下面等我两分钟,我换下衣服就下来。”

  放下电话,严佳就对室友说:“我要出去一下,姜枫约我。”

  侏罗纪室友不高兴了:“严佳,你怎么说话不算话?”

  严佳奇怪地看着室友:“我严佳怎么就说话不算话了?”

  “你刚才还说,就算是男神来撩你,你都不会出去的。”室友举证。

  “男神?”严佳哼了下,一边换衣服一边说,“姜锋是男神吗?姜枫是帅湿好吧,男神我可以不理,但帅湿,我没有抵抗力。”

  侏罗纪室友,早就被严佳说得流口水了,她用恳求的语调说:“我能跟你一起去吗?”

  严佳想了想,摇头说:“不能。这是我和姜枫两个人的夜晚,容不下一个电灯泡。”

  说着,严佳抓起手机,就下楼了。

  留下孤苦伶仃地室友,抱怨道:“有异性,没人性。”

  严佳到楼下,与姜枫会合,两人到了校门口打点滴快车。

  上了车,严佳问道:“咋这么晚,还约我一起去泡吧?是为了庆祝今天当选副会长吗?”严佳以为,姜枫是因为以后能在她下面做事,所以很高兴,才这么晚约她去泡吧。

  没想姜枫却说:“咱们不是去泡吧,是去赚钱。”

  “赚钱?”严佳有些愕然,难道姜枫真这么缺钱?她不免有些小小的失望。

  但想到,姜枫去赚钱也把自己叫上,看来是离不开自己。这么一想,她也就偷偷地高兴起来了,转眼瞧着窗外,宁州的夜色还是不错的,适合姐弟夜行。

  而此时,姜枫也没再说话,眼睛看着窗外,只是他并非在看眼景,而是在研究系统给他的奖励。

  这次系统的奖励是:

  “随意调取任何一瓶葡萄酒的信息:

  调取场合:盲品。”

  这两点,到底是啥意思,姜枫不是特别了解。

  于是,姜枫就向系统发问:“我现在可否调取一瓶葡萄酒的信息?”

  系统回复:“不能。必须在盲品的场合方可调取。”

  姜枫皱了皱眉头,转向后座的严佳:“佳姐,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什么是葡萄酒的‘盲品’?是不是闭上眼睛,或者戴上眼罩品葡萄酒啊?”

  严佳将目光从外面的风景拉了回来,笑了笑说:“你怎么突然对‘盲品’感兴趣了?‘盲品’是一种要求很高的品酒方式,我们现在的水平还远远达不到。

  不过,既然你感兴趣,我可以简要地给你介绍一下。”

  “好啊。”姜枫必须得尽早了解盲品的情况,才能知道如何使用新的奖励。

  严佳从后视镜中,瞧见姜枫认真的眼神,心里无比的受用。她不由想,如果自己一直要让姜枫在身边,就必须掌握更多姜枫不了解的信息!这么一想,严佳也有了努力的方向,她开始给姜枫介绍:

  “所谓‘盲品’并非闭上眼睛品,而是指在不看酒标、不知道酒的任何信息的情况下,品评一款葡萄酒。盲品的目的主要有两个:

  一是公正的评价一款酒。酒跟人一样也是讲资历、看名气的,当品鉴者知道自己喝的是82年拉菲时,恐怕就不敢说它的不好了。但当你把所有酒标拿掉之后,所有的酒都公平了,这就跟把一个明星和一个普通女孩的脸遮起来,单纯评价她们的身材一般。只有看不到脸,认不出是谁,大家才敢说出公正的话。

  ‘盲品’的第二个作用,是对个人盲品能力的考核。在侍酒师和品酒师的考核中,都有盲品的环节。这点应该好理解。”

  “佳姐,你这么一讲,我就明白了。”这话姜枫绝对不是拍马屁,每次听严佳介绍葡萄酒的知识,姜枫都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他本来想要问得更加深入一些,可点滴快车却已经停在了“喝不醉酒吧”的门口。

  姜枫和严佳下车,一同走了进去。

  这个酒吧,他们都没有来过,但听说过。

  奇怪的是,当他们走进去的时候,酒吧里显得格外安静。

  “难道,现在酒吧行业这么不景气吗?”姜枫喃喃地问。

  当他们走到里面的时候,却发现酒吧里,有十来个人,并没有像他们想得那么萧条。

  可奇怪的是,这些人没有在聊天、蹦迪和狂饮,反而显得很是冷静,将两个人围在中央。

  被围困的两个人,竟然就是李裕和张曼欣。

  李裕和张曼欣本来神色紧张,瞧见姜枫他们之后,忽然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样,朝他们挥手:“姜枫,严佳!”

  姜枫本能的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劲了。

  严佳就掏出了手机,不声不响地给她当民警的哥哥发了条信息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