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顶级品酒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3章不理智的秦总

顶级品酒游戏 笔龙胆1 2229 2019.06.30 11:04

  “喂喂,秦总。”张曼欣赶忙挡在了姜枫的面前,几乎不让秦总看到姜枫的脸,“现在,姜枫是我们店里的侍酒师,不能去其他地方上班。而且,贵公司不是跟我们有合作订单吗?如果姜枫真走了,以后宴席上酒水的质量不能保证,对我们双方都是很头疼的事情啊。”

  张曼欣现在是越来越宝贝姜枫这个小伙子了,怎么容许被人挖走!

  她刚开始招姜枫作为临时工,是因为姜枫的帅。

  只要姜枫往餐厅门口一站,就像是一个诱饵,吃相貌的女客基本都抵挡不了诱@惑,乖乖地进到店里来。

  但是,现在她发现姜枫的可贵之处,美貌还在其次,他在葡萄酒方面的天赋和潜质,更为难能可贵。一家餐厅,厨师和侍酒师就是核心竞争力啊。

  所以,现在张曼欣是更加舍不得姜枫走了。

  而秦总呢,却恰恰也是对人才求知若渴的。

  最近他的公司新成立了葡萄酒经营部,但能用的人,大部分都是像褚元和崔凯之类,鸡肋。

  这些人都是从公司的白酒、啤酒经营部调过去的,他们对酒水的认知,都停留在餐酒上,完全没有触及葡萄酒的文化,所以到了葡萄酒经营部之后,也不求上进、不主动学习,就在那里混日子,葡萄酒经营部的业绩一直起不来。

  照这样下去,葡萄酒经营部会活不长。

  而葡萄酒经营部恰巧是秦总提议成立的,假如运营不到半年就关门大吉,他的颜面何存?更重要的是,秦总敏锐的商业嗅觉告诉他,葡萄酒行业尽管前期经历了动荡,但目前正在调整期,以后只要将中产对葡萄酒兴趣培养起来,肯定是大有可为的。

  正因以上种种,秦总现在是打着灯笼,都在找葡萄酒方面的人才了。

  上一次,他看到姜枫能找到小拉菲和木桐庄园的好酒,就已经很惊讶,觉得这个小伙子,有些本事,已有想要招徕的念头。

  今天他又亲见姜枫能把醒酒和相关的知识说得头头是道,应对麻烦的时候态度不卑不亢,想要将之收入麾下的想法更加强烈。

  所以,秦总尽管知道张曼欣想留住姜枫,但他也不想放弃这个人才,就说:“老板娘,年轻人嘛,需要更大的平台,更大的机会,你可别耽误了人家的发展呀。”

  秦总这么一说,张曼欣就有些为难了。

  她的餐厅,确实很需要像姜枫这样“既有颜值、又有智商”的年轻人,但如果耽误了姜枫的发展,她还是有些不忍的。

  张曼欣看向姜枫的目光很舍不得,但还是咬咬牙说:“姜枫,你自己怎么想?”

  姜枫却没有考虑那么多复杂的问题,简单地问道:“秦总,你的公司现在有酒店吗?”

  姜枫之所以要问酒店的事情,因为在系统的任务中,有“受聘一家酒店酒水顾问”的要求。假如他们有酒店,能允许他去担任“酒水顾问”,他倒是想考虑一下的。

  “我们公司主要是从事各种酒水的代理项目,酒店倒是还没有。”

  “那不好意思了,我只对在酒店工作感兴趣。谢谢您的邀请。”姜枫淡淡地说了一句,就回吧台里自己的领地去了。

  张曼欣提起的心,终于是落地了。

  她对秦总微微摊了摊手,说:“不好意思啊,秦总,这是姜枫自己的选择,我也没办法了。”

  秦总面无表情,点了点头。

  他秦时明月,这些年来,已经很少邀请人才加入自己的团队了。在宁州,只要是被邀请的人,无不受宠若惊。但今天难得邀请了姜枫,结果却直接被拒了。

  秦时明月心里有些惆怅,用餐的心情都没了,就跟女助理一同离开了餐厅。

  走在路上,秦时明月狠了狠心,对曹艳道:

  “麻蛋,不就是没有酒店嘛!曹艳,你给我去物色一个地方,我们开一家酒店出来。姜枫这个人,绝对是一个人才,我们一定要把他挖过来。”

  曹艳怔了下,今天秦总怎么突然这么不理智了?

  在曹艳的印象中,秦总一直以沉着稳重见长,但今天怎么就这么不淡定了?她忙劝道:

  “秦总,你要三思啊。我们新成立的葡萄酒经营部,能存活多长时间还是个未知数。目前,股东当中,有些人就等着看秦总的好戏呢。所以,酒店什么的项目,我们千万不能在这个时候上呀。要上,也要等葡萄酒经营部稳定之后。”

  秦时明月想到目前的处境,打了个寒颤,他也觉得刚刚说要开酒店之类的话,是不是太冲动了。

  但是在表面上,他还是镇定的,对曹艳说:“那,开酒店的事情,就暂时先放一放吧。”

  餐厅之中,又恢复了悠闲、愉快的氛围。

  老板娘张曼欣走到了吧台旁边,对姜枫说:“这次又该谢谢你了。”

  姜枫还是淡淡地笑笑:“张姐,我刚才做的都是侍酒师应该做的事情而已。”

  姜枫是真没觉得怎么样,然后低头继续练习“高超”醒酒技能。

  张曼欣却并没有走,而是笑看着姜枫说:“上次,我还欠你一支贴身舞呢。你什么时候想跳了,就告诉我,我随时都可以陪你跳。”

  姜枫愣了下,但很快稳定了心神,说:“以后再说吧。”

  张曼欣“嗯”了一声,就回到了自己办公室去了。

  一旁的李裕,在餐厅里注意着张曼欣的一举一动。

  刚才张曼欣对姜枫说的话,他也都听在了耳朵里。

  他就在心里不停地问自己:“为什么我不是姜枫?为什么我不是姜枫?”

  就在这时,一个美女顾客招呼李裕:“服务员,能给我们开一瓶刚才那种佳得美红酒吗?”

  李裕回过神来,敬业地回答说:“可以,可以,这就来。”

  拿了葡萄酒过来的李裕,总算有点成就感:“需要我帮你醒酒吗?”

  “不用了。”那个美女却将目光看向了吧台后的姜枫,“我想请那位‘帅湿’帮我醒一下,不知可以吗?”

  美女做出了拜托的神情。

  李裕感觉再次被暴击,小心脏都有裂纹了,但不得不说,“好吧。”

  接下去,就陆续有不少人让姜枫帮他们开葡萄酒、醒酒。

  还有女顾客,带着酒杯到吧台这里,请姜枫喝一杯,并向他请教葡萄酒知识,姜枫也都没有拒绝。但是,当女客主动向他要微@信的时候,姜枫却推说自己不玩社交软件。

  要让人始终保持对你的兴趣,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持神秘感。

  这天晚上,红葡萄酒的销量达到了35支,虽然不能说很多,但已是餐厅开业以来葡萄酒销量史上最好的一天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