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篮球运动 球魂科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监狱探父

球魂科比 狗皮道人 2527 2020.03.24 08:00

  “明天有事吗?过去看看你奶奶吧,我明天正好串休”短信里的沐辰汐居然想过来。

  “谢谢啦,不用麻烦了,奶奶已经好很多了,而且我明天还要出去办事,估计很晚才能回来的”杨傲对于沐辰汐的热心,感觉心里暖暖的。

  “去哪啊?如果方便的话,我也想出去转转,这几天天天训练,我都快要憋疯了”沐辰汐不断的在追问。

  杨傲内心对于沐辰汐的热情感到十分好奇,到底她为什么这么关心自己的呢?心里一顿的乱合计,所以没有马上回复信息。

  “沐辰汐肯定是对你感觉挺投缘的吧,这感情可能是类似友情,但又不像友情,莫非是把你当亲人了,比如弟弟弟”球魂又出来和杨傲开着玩笑。

  “不会吧,沐辰汐难道真把我当成弟弟看待了?”杨傲恍然大悟,但是还有些诧异。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现在年轻人也很开放,何况你那么优秀,没准沐辰汐就喜欢有个弟弟呢”球魂的一句话也是点醒了杨傲。

  对女性,杨傲心里没有什么概念,毕竟岁差不多的女性朋友也只有金佳璐一个人而已,想象比自己还要大上8岁的沐辰汐真的当想当我姐姐了,还是对我有什么企图,但是我也一无所有啊,或许她知道我的家事后就会距离我远一点吧,这也不算是伤害她,我也怕让她有什么误会,我这样的人也不配有什么朋友吧。

  “我明天要去监狱看望我爸爸,我爸爸是市监狱关的犯人,也希望你不要告诉别人”虽然杨傲知道体校的人都知道爸爸被关在监狱里,但是杨傲还是希望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而告诉沐辰汐,也只不过希望她以后不要对自己再这么好了,万一有误会了怎么办。

  “好的,我导航了监狱的位置,在中山广场那有直到的公交车,我们明天早上7点在那见吧,到监狱得两个小时才能到,我们得早点出去,明天不见不散哈”过了大约十多分钟,一条来自沐辰汐的信息回了过来,让杨傲看完后很惊讶。

  杨傲又想拒绝沐辰汐的陪同,但是沐辰汐透露了一个非她陪同过去不可的原因,那就是未满18岁的未成年没法一个人去看监狱里的人,沐辰汐心想杨傲即使改了年纪,但是身份证和户口本上肯定得是16岁,没有成年人能够陪他去监狱,他也看不成爸爸嘛。

  也只能这样了,杨傲也是心存感激回复了:好的,谢谢。心里琢磨着沐辰汐这个人真热情。

  第二天杨傲早早的就爬起来与沐辰汐会合,沐辰汐标准的瓜子脸,聪明的杏仁眼,那漆黑的、短短的头发,像一层厚密的、细软的黑丝璎珞似的遮着她的脖子。那稳重端庄的气质,再调皮的人见了沐辰汐都会小心翼翼,一身粉红色休闲服散发出的那一缕缕甜香,就算是聋子,也可以听得到她那销魂荡魄的柔语。

  突如其来的私下见面,让杨傲也有些拘束,不过沐辰汐倒是落落大方没有什么顾虑,就像大姐姐带着小弟弟出去玩一样,只是今天和昨天里连绵的细雨下得不停。

  杨傲原以为今天的雨天会让沐辰汐望而却步,可是沐辰汐却准时的过来了,两个人一起坐上开往监狱的公交车。

  昏暗的雨中,路边很多屋子亮起了灯,黄黄暖暖的管线被水雾下裹着,生出童话般的意境,美得犹如心跳。倘若思绪也有色彩,那么杨傲的思绪就刚好与这雨景吻合,浅浅的,淡淡的,安静地低回。而被雨洗过的天空,不知是蓦然敞开了胸怀,还是更加抱紧自己,就像静物,像烙在心上的痕,有种恍惚的冰凉。相比于色彩和画布的温暖,静物的清寂,更容易使人沉陷。

  一路上两个人一边看着沿途的风景,一边慢声细语的诉说着彼此的经历。

  这趟公交车是直达监狱的,但是路上也花费了近两个小时,下车的时候雨已经基本停了,好在一路上两个搭伴,有说有笑倒是没感觉时间那么漫长。

  一下车的杨傲心情又低落了起来,毕竟是第一次来到监狱,初见监狱大门,威严肃穆。立身狱墙之内,体验狱不通风,环视四周高墙铁网,感受这个独立天地,与世隔绝。

  太平盛世,尽享繁华,在这里关押过的人,注定会经历黯淡的人生,杨傲也经常在电视里看到牢房里,四壁清冷,铁窗生寒,被剥夺自由犯人就像没有翅膀的小鸟一样无法翱翔。

  想想自己爸爸往日西装革履,今日粗布囚衣,昔日众星捧月、风光无限,而今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如此巨大反差,让杨傲非常想质问父亲为什么这么做。

  监狱一般探视的时间长度规定是:每月准许会见一至两次,每次30分钟,特殊情况需要延长时间的,需要经过主管部门批准,但最长不超过一小时,对分级处遇为一、二级和有重大立功表现或被评为省级改造积极分子的,会见时间延长至一小时。

  杨傲拿着自己的身份证和户口本进行着登记,原来还要社会开具关系证明的,好在现在把程序取消了。只不过被沐辰汐说对了,果然未成年不让随意见犯人,只能有成年人陪同,但是沐辰汐还是选择不一起见杨傲的爸爸,只说在外面等候,沐辰汐心想毕竟自己还是个外人。

  杨傲走进探监看护所,屋内中间是一道半墙,半墙是在下面的,台面足有一米宽,上面是一根根的钢棍竖着,每根的缝隙也只不过10cm的样子,两边各放着几个木质凳子,杨傲这边是给探监的家属准备的,而对面留给了犯人,杨傲坐在凳子上目不转睛的盯着另一面的大门,一会儿他的爸爸就将会从大门里走出来。

  会有多少的囚犯生活在这样一个监狱里,当他们被关进去的那一天起,他们也只能告诉自己应该等待,等待宣判的那一天,也许一年,也许五年,也许十年,也许无期徒刑,也许死刑。又有多少人在黝黑黝黑的监牢里等啊等,一天就是一年,一年过去了,进来登记的时候,杨傲才询问了一下爸爸到底被判了多少年,杨傲之前还天真的以为应该是三年?还是五年呢?爸爸出狱后自己的生活会不会又恢复如初了呢?

  但是事情没有杨傲想象的那么简单,狱卒并不知道具体能判多少年,因为案子还在审理阶段,但是关在一个房间的几个人都是二十年以上的重刑犯,听说如果判刑的话,应该是很重,天啊,当杨傲听到这些话后脑袋天昏地暗了起来,眼前一暗,两腿一软差点倒地,还好一旁的沐辰汐扶了一把杨傲,杨傲缓了缓心情,内心悲痛交加,案件审理一年了还没有结果,那说明这个案件非常的严重啊!爸爸还需要坚持多久才能出狱,奶奶还能够熬多久?而自己还要等多久才能在监狱外看见爸爸吗?

  而到现在已经过去一年了。

  杨傲眼望着囚犯通行的大门,他发誓一定要见到爸爸后要询问为什么犯罪,为什么要害得家里家犬不宁,为什么就连妈妈对他也不管不顾,为什么抛弃自己和奶奶孤苦伶仃,而自己才是16岁的孩子啊。

  就当杨傲想着怎么质疑爸爸的时候,对面的们打开了。

  杨傲把刚才想的事情全都忘记了,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爸!”杨傲的双眼顿时泪如泉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