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理医生的病人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幕 意外的房客

心理医生的病人 焱月 5159 2008.03.24 17:10

    

  今天是个奇怪的日子。

  天气一如既往的晴朗,闹钟一如既往的在六点响起,吴昊一如既往的准时来到谢冷的房间。

  但是……吴昊今天和往常很不一样

  谢冷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是她的眼睛是雪亮的,身为一个心理医生,她擅长观察人的言行举止。早上一睁开眼睛,谢冷就发现了吴昊的异常。

  今天的吴昊……怎么说呢,原本病态似的苍白的脸颊上出现了自然的淡淡的红晕,本来略显得丹凤眼的双瞳此刻闪烁着奇异的光彩,红润的嘴唇……今天的他,显得特别的美丽。

  谢冷不得不用到“美丽”这个词语来形容吴昊,这是她最不愿意的事情,她心里清楚吴昊是个不折不扣的男人,通过那份从私家侦探处得到的报告,谢冷甚至能够肯定吴昊的男性生理功能非常的正常!只是,吴昊无时无刻不散发着一股难以言语的诱惑力,偏偏他的装扮和他的气质又是那样的阴柔那样的“完美无缺”,谢冷宁愿吴昊真的是个女人,至少她不用每天都面对一个比自己美丽千万倍的男人!!每天看到吴昊的“娇媚”模样,谢冷除了无奈,偶尔也有想要冲上去毁了吴昊容的冲动……

  “怎么了?”谢冷努力不让自己注视吴昊,今天的他真的格外的美丽,如果说原来的吴昊是一个完美的女性尤物,那么今天的吴昊几乎就要变成一个充满生命力的魅惑精灵了。

  “快起来,今天有一个重要的人要来,我们今天暂时不上课了!”吴昊第一次用拖拽的动作把谢冷从床上拉起来。

  “重要的人?”谢冷很好奇,是谁能让吴昊失去了平日里的“淑女风范”

  吴昊一会命令能女仆给谢冷放洗澡水,一会又指示女仆们拿来新的礼服准备给谢冷换上……

  谢冷不紧不慢的洗澡,化妆,换衣服。看着吴昊忙进忙出的模样,谢冷觉得有趣又好奇。

  ******************************************************************************

  端正的坐在“皇宫”(这是谢冷对吴昊的住处的私下称呼)的数百间会客室中最大最豪华的一间,谢冷忍不住好奇心,“昊,今天到底是谁要来?”

  说起“昊”这个称呼,谢冷又是一阵的无奈,原本吴昊极力的坚持要她叫他“昊姐姐”,这个称呼简直让谢冷想去跳楼!幸好在吴琼和谢冷的极力反对下,吴昊才愿意让谢冷称呼自己“昊”……

  “哦,是我的一个青梅竹马的朋友。他很了不起哦,二十二岁的时候就接受了他父亲公司的总经理职位,在他的管理下,他们公司现在是全国十强呢。还有啊……”吴昊开始滔滔不绝的介绍起这个神秘的来宾,谢冷的心思根本没有在听吴昊的介绍。

  她感觉到一丝不妙的气愤。以吴昊的性格,他是绝对不会随便的给予他人高一点的评价,更何况这个人明显还是个男人,吴昊对男性的厌恶是谢冷百分百肯定的。今天的来宾,吴昊如果不是真的把他当作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多半就是对他有“男女之情”……

  想到这里,谢冷不禁皱了一下眉头,如果是这样,那就麻烦了……

  目前也只有听天由命了。

  谢冷心里暗自盘算着,看了一眼会客室里的高级瑞士钟,已经快要九点了。

  “昊,你说的那位先生几点到?”已经停吴昊絮絮叨叨的称赞了半小时,谢冷有点烦了。

  “他呀,他很忙的,这次好不容易答应我,来我这里休息度假三天。但是也要等他先把公司的一些重要事情交代完了才能来嘛……”吴昊妩媚的一笑,眼前似乎已经开始幻想那位神秘来宾在公司指挥员工做事的风采来,“我和他跃好了,他来吃午饭,大约十一点半到。哦,对了,米雪,你帮我问问厨房,我昨天吩咐他们从冰岛掉了一批鲜鱼过来,今天中午我要亲自下厨,十一点以前那批鱼一定要到哦。”

  “是,小姐。失陪了。”米雪是吴昊最喜欢的女佣,精通4国语言,粗略了解3国语言,通晓天文地理家政厨艺,尤其米雪还是一所著名的服装学校的毕业生……谢冷在知晓了米雪的底细的时候差点把她当成偶像崇拜。

  “昊,你刚才是说,你的客人十一点半才会到这里,是吗?”谢冷的手已经颤抖。

  “是呀,怎么了?他很忙的,你不知道,他的公司……”吴昊又开始了他的絮絮叨叨。

  谢冷有种把吴昊的嘴巴缝上的冲动。就为了一个十一点半才会到达的客人,她六点就被从床上挖起来,洗澡,换衣服,化妆,做头发,为了穿下那紧身的几乎窒息的小礼服,她甚至被吴昊禁止了早饭!天,从早上八点多开始坐在这豪华的要死的会客室里,被迫往自己空荡荡的胃袋里倒进一杯一杯的锡兰红茶,被迫听吴昊这变态在那口若悬河的夸奖一个自己从来不知道的企业家二代,而且这个情况估计还要再维持至少两个小时……谢冷真希望自己现在是在梦游中。

  *****************************************************************************************

  “小姐,绍先生来了。”

  “来了?”吴昊几乎是立刻就站起了来,“绍杰,你来了啊!我好久都没有见到你了!”

  绍杰?不会是他吧!……谢冷一个激灵,她慢慢站起来,转过身,看到一个她最想不到会见到的人。

  “是啊,好久不见,我们已经快……”绍杰一边和吴昊打招呼一边扫了一眼屋里的另一个人,接着他像是被吓了一大跳似的,“谢冷!!你,你怎么在这里?”

  “怎么?我在这里还需要和绍先生您报备吗?”谢冷信步走向绍杰,冷峻的气质复苏!

  绍杰像是见到鬼一样,谢冷每往前走一步他就退后一步,“哈,哈,当然是不需要啦哈,”

  “绍杰,谢冷,你们……认识吗?”吴昊“温柔”的嗓音硬是插了进来。

  谢冷停下了脚步,僵硬的对绍杰露出一个还算是和善的笑容,“我们算是认识的,是吗?绍先生。”在吴昊转头疑惑的望向绍杰的时候,谢冷给了绍杰一记警告的眼神。

  “啊哈,是啊,我们见过几次面哈哈。”绍杰很是配合。

  “昊,你今天不是准备了从冰岛空运来的鲜鱼,还说要亲自下厨吗?我想绍先生会很期待的。”谢冷很会声东击西的伎俩。

  吴昊的心思立刻被转移了,“对啊,我差点忘记了。绍杰,你和阿冷先坐一会,我离开一会我们就可以开始午餐了。”

  “什么?”绍杰听到要把他和谢冷单独留下,似乎有些不愿意。

  “昊,你去吧。我也很期待你的手艺呢。绍先生,你是昊的好朋友,我想我们也能成为朋友的。”谢冷故意加重了朋友两个自,她很满意绍杰在听见她的话之后的表情。

  “真的呀?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哦。绍杰,好好和阿冷聊聊。她现在正为嫁入豪门而苦恼,有你这位未来总裁的指导,我想她会学到很多东西呢。”吴昊亲切的把谢冷拉到绍杰的面前,拍拍谢冷的肩膀,欢快的离开了会客室。

  “阿冷?……”绍杰对这个称呼有一些疑惑,他印象中的谢冷似乎拒绝除了吴琼之外的所有人这样称呼她。

  “麻烦你不要学习你那位朋友这样称呼我,学长!”谢冷像一个女王一样坐下,冷冷的看着绍杰。

  “谢冷,别这样嘛。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而且也不是什么大事,我们都长大了嘛。”绍杰露出了一种委屈的表情,他很无奈的想象他现在的表情如果被商场上的伙伴看见了一定会大惊失色。

  “我从来没有认为那是件大事,不是吗,学长?不然您认为以我的性格,怎么会这么多年都没有对你实行任何的报复?”谢冷很喜欢这样对绍杰讲话,这让她回忆起大学时期的那些有趣的生活。

  “好啦,是我不对,我跟你道歉嘛。学妹……”绍杰见谢冷好像没有记恨他,虽然谢冷的话还是和以前一样冷冰冰带刺的,但是绍杰知道这是谢冷一贯的说话习惯。

  几年前,绍杰还是大学三年级,那时的谢冷刚进入大学,一次偶然的茶会让绍杰认识了谢冷,同样是学习心理学的绍杰很欣赏谢冷对心理学的态度,两人经常一起研究和学习,谢冷虽然比绍杰底两届,但是绍杰在不少问题上居然还要向当时学院公认的天才学员谢冷讨教。绍杰的毕业论文也是在谢冷的帮助下完成的,但是问题就出在这里,绍杰和谢冷就读的学校有一个规定,论文题目拿到当年第一的同学,帮助他完成论文的助手,可以获得学院的特殊奖励——院长亲笔签名的奖状和一笔不菲的奖学金,以此来鼓励帮助同学完成论文的学员。谢冷的家境不好,当时的她在得知绍杰的论文得到当年的第一名之后,很是高兴了一把,因为那笔奖学金足够负担她下一学年的学费。谁指导,当时绍杰的父亲病危,他连毕业典礼都没有参加,急急忙忙之间自然是忘记了向学校报告他的论文助手——谢冷,结果那个特殊奖励就这样学院搁置了……说起来的确是件小事情,而且也不是绍杰的错。指示为了挣够那一年的学费,暑假的时候谢冷监了四份工作,加上前一年剩余的奖学金,然后再由母亲向邻居借贷一些,这样七拼八凑才搞定了她大三的学费。每当想起母亲强打着笑脸向别人借钱供自己读书的样子,谢冷就心酸到恼火,所以绍杰毕业后虽然还有和谢冷联系,但是谢冷从来都没有答复。绍杰不解谢冷的忽然绝交,最后还是通过谢冷的好朋友吴琼绍杰才了解到事情的原有。

  但是绍杰也不干找到这位昔日的学妹解释,更不干奢求能往回昔日的友情,理由很简单,不知道为什么,绍杰对这个小自己两岁的学妹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更何况,一想到谢冷居然能在看解剖标本的时候面无表情的吃汉堡,绍杰就一阵冷汗。

  “不要在和我说话的时候发呆。”谢冷看着绍杰,她就不明白,眼前这个胆小的男人真的就是吴昊口中那个在商界呼风唤雨的人?

  “啊,是是是,真是不好意思,我年级大了嘛哈哈。”绍杰肆无忌惮的哈哈大笑。

  “你在掩饰你的心虚吗,学长?”谢冷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哪里的事情,哈哈哈哈,”绍杰差点被谢冷吓倒断气,这学妹,几年不见,越发的恐怖起来了。“对了,你怎么会在吴昊的家里?她一向不喜欢结交外人的啊?还有啊,吴昊刚才说你要嫁入豪门?这,这是……”

  “吴琼是吴昊的妹妹,你不知道?”谢冷反问,她一次只回答一个问题,这似乎是在她成为职业心理咨询师之后养成的习惯。

  “知道啊,怎么了?哦对,你和吴琼是好朋友嘛哈哈!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绍杰渐渐的放下心来,至少不会像一开始见到谢冷时那样紧张了。

  “吴琼请我帮吴昊看病,所以我住这里。”

  “看病,看什么?吴昊有心理疾病?那你要结婚又是怎么回事啊,我记得你不喜欢有钱人的。”

  “假的。”

  “什么假的?”

  “结婚是假的,我总要有一个理由才能在这里住下来不是吗?”

  “哦……那这么说,就是说吴昊并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和你来这里的目的,是吗?”否则谢冷也不会编造一个要加入豪门的谎言来。

  “看来学长的确变聪明了一些呢,哈哈。”谢冷嘲讽似的冷笑了几句。

  “哪里的话啊,我本来就聪明。唉呦,学妹,你还不知道我最近几年来都……”绍杰似乎打开了话匣子。

  “stop!!我今天一个上午都在听你的光荣事迹,你就闭嘴吧。”谢冷翻了一个白眼给绍杰,“吴昊说你要在这里住三天?”

  “是啊,我好久没有休假了。你不知道你的学长我有多累!”绍杰象征性的伸了一个懒腰。

  “你累死了学院也不会把奖学金还给我。”谢冷又翻了一个白眼,“你在这里的这几天给我老老实实的,不要干扰我。如果我知道你影响了我的计划,哼……”

  绍杰忽然感到一股寒气由脚底一下子窜到了脑门,“哈哈,哪里的话,学妹的要求我怎么会拒绝呢,哈哈,学长会乖乖的,你别担心了哈。”笑啊,用力的笑,只有这样绍杰才能多少觉得自己的身体温暖了一些。

  “你们在聊什么呀,这么开心?”吴昊推开会客室的门,轻轻扬起一丝贤淑的微笑。

  谢冷首先反应过来,“绍先生正在和我聊起商界的趣闻,很是让我感兴趣。”

  “哈哈,是啊。说起来,谢小姐也是一个健谈的人。难怪能得到我们吴昊的青睐哈哈。”绍杰对吴昊绅士一笑。

  “绍先生真是爱开玩笑,绍先生在这里的这几天就请多多包涵我的无礼之处了。”谢冷挤出了一个专业的“淑女”的微笑。

  “谢小姐太客气了,”绍杰努力的配合谢冷的演技,“谢小姐笑起来真是像阳光一样!”

  “谢谢绍先生的赞美,您实在过奖了。”谢冷温和的说着,眼神却透出了寒光。

  吴昊看着“相处融洽”的二人,很是高兴的样子,“走吧,我们去餐厅。绍杰,你今天一定要尝尝我做的冰岛雪鱼羹哦……”

  谢冷一转身就看到吴昊那幅小女人的样子,唉……看来自己的计划还真是困难啊。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