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万界墓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今天是个好日子

万界墓地 跳高一点 2356 2019.06.12 21:12

  陈探长虽然胆小怕事,欺软怕硬,而且这几年还有些腐败,但是不可否认,他在破案的能力上还是有一手的。

  就比如刚才这个提问,他没有问王诩叫什么,没有问王诩做了什么,也没有问王诩见没见到他的两个下属,而是直接问:“尸体在哪里?”

  这就相当有学问了。

  以陈探长多年的破案经历来看,一个犯人被这么多探员用枪指着脑袋的一瞬间,他的内心是崩溃的,这时候他问出的第一句话,犯人绝对不会有心思去掩饰什么。

  通常,这第一个提问,会得到准确回答的几率是最大的,如果犯人逐渐适应这种氛围之后,那么他回答的答案就需要斟酌了,毕竟很少有犯罪会主动说出自己的罪恶。

  可是,王诩是一个普通人吗?

  或许在外面,王诩在某些方面只是比普通人强一点,但是在墓地里,他无所不能。

  所以,王诩的回答是:“你说的那两个探员吗?我给他们找了两个最好的墓地,当然,他们也愿意为此付出他们口袋里所有的钱。”

  “你说什么?”陈探长被王诩的话说的一愣。

  这是他听过所有犯人的狡辩里最无厘头的一句话,什么叫做给他们找了最好的墓地?而且他们还付了钱?

  从来没有人把杀人说的这么轻松,就像是做了一个小小的生意,你出钱,而我负责杀了你们,并且给你们找一个好墓地……

  有些荒唐,陈探长觉得。

  “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东城警署的人可不是好惹的,而且在这荒郊野外,我不介意在使用法律之前,让你明白得罪我们东城警署的后果!”陈探长眯起了他的小眼,故意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在警署里,陈探长是出了名的严厉,但是在外面,在这么多探员看着的时候,尤其是面对可能是刚刚杀害了自己两个下属的犯人时,他必须站定自己的立场,为自己已经死去的两个下属做点什么,才能让这一屋子的探员们明白,他是一个爱护属下的人。

  虽然这是一个看起来很做作的表演,但是不能否认,他的这些话让围住王诩的那些探员们精神一震,松散的队形再次变得整齐,握住武器的双手也变得有力起来。

  不过王诩对此变化毫不在意,他的目光也并没有去看陈探长那毒蛇一般泛着寒光的小眼睛,而是一个一个瞟过了一圈人的口袋……

  “没有一个是鼓鼓的,不过那个探长口袋里似乎有点钱……”王诩有些失望,本来以为这次又能赚点外快,可是没想到这么多人就一个带钱的。

  “他们开枪打了我的书,所以就被我的书杀了,我只是跟死后的他们做了一个交易,把他们埋了而已……”王诩实话实说,虽然他们的死是自己执行的,但是确实是生死书判了她们的死刑。

  不过王诩这一解释,反而越来越让陈探长等人听不懂了。

  “书?什么书?”陈探长听的有些晕,书能杀人?

  “额,就是那本。”王诩指了指正在静静的躺在桌子上的生死书,说道。

  陈探长顺着王诩指的方向,就看到了那本跟王诩的上衣一样皱巴巴的旧书,被随随便便让在桌子上,随即,他的脸上就露出了气急败坏的神色。

  他觉得,眼前这个犯人似乎还没有明白自己的处境,竟然还在这种时候戏耍自己!

  这是在找死!

  “虎子,打断他的一条腿!”陈探长觉得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必须先让这个嚣张的小子吃点苦头。

  王诩对面,一个年轻的探员听到陈探长的安排之后,把手中的手枪慢慢的往下移动了一点,正好指着王诩的腿部!

  如果这一枪击中了王诩,那么就会在他的大腿上打上一个弹孔,如果运气再不好一点,击中了腿骨,或许会让王诩的一条腿彻底不能工作。

  不过此时王诩想的可不是这些,他在想,这些人为什么就这么喜欢开枪,这要是在自己腿上来个窟窿,岂不是这个夏天都不能穿短裤了?

  不过王诩没有意识到的是,他其实来这个世界一个月了都没有换过衣服……

  就在王诩准备做些什么,来阻止这一枪的时候,突然,所有人的眼睛却被王诩身后的那本书吸引了。

  那本书,突然翻开了。

  房子的门早就在陈探长进来的时候关上了,而且这间屋子连个窗子都没有,屋里唯一的亮光还是门缝里照射进来的,那么,这本书就排除了是风把它吹开的原因。

  但是那本书确实翻开了。

  而且紧接着,一排墨色的字迹出现在了生死书翻开后的空白页上。

  陈希胜,东城警署探长,罪孽的见证者,身边将聚集众多罪孽的灵魂,死亡时间:未知。

  所有围着王诩的探员脸上都露出了震惊的神色,那本书,为什么会凭空出现这些字?

  难道是某些魔术?

  不过探员们虽然吃惊,但是并没有离开工作岗位,毕竟探长就站在那里,这时候要是掉了链子,恐怕绝对会被陈探长记小本本。

  相对于探员们的表现,陈探长虽然表面上依然很镇定,但是内心却掀起了巨浪,因为那行字明显写是关于自己的事情,而且,为什么这本书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难道是这个人调查过自己?但是这页说不通,因为自己今天来这里都是自己突然决定的,根本不会有第二个人提前知道。

  而且那句话后面的意思就更让他迷糊了,什么叫做罪孽的见证者?身边将聚集众多罪孽的灵魂是什么意思?

  震惊与不解两种情绪同时出现在陈探长的脑海里。

  不过王诩却看懂了生死书的意思,就在刚才,自己准备杀掉这些人的时候,生死书上便出现了这些字。

  它的意思很明显,那是在提醒王诩,这个陈探长现在不应该死,这在最后一句话,“死亡日期:未知。”这几个字上就能看出来。

  可能是生死书觉得,陈探长现在死亡并没有什么好处。

  而另一句,“罪孽的见证者,身边将聚集众多罪孽的灵魂。”其实也就是字面的意思,陈探长恐怕在未来几天将会见到很多人的死亡。

  “那可能是很多很多的尸体……”王诩明白生死书为什么要阻止自己杀掉陈探长了,或许杀掉他不符合墓地的利益。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陈探长似乎也有钱来为这些尸体去购买墓地。

  在这个贫富分化这么严重的世界里,很多人甚至吃都吃不饱,而有些人什么都不做就能每天歌舞升平,而且陈探长明显属于后者,还是这些人中的佼佼者。

  而王诩墓地的规矩就是,不收没给钱的尸体。

  这是这个墓地规矩里最重要的一条,当然也是这个墓地唯一的规矩。

  但是,陈探长就真的愿意为他即将见到的这些尸体买墓地吗?

  “这可由不得你了。”王诩微微一笑,被人打断美梦的不快一扫而空,“今天看来是个好日子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