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万界墓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 诡异的夜晚

万界墓地 跳高一点 2172 2019.07.17 21:14

  阿星理解了师父的意思,跑到旁边的工具房,拿出了他们的家伙……

  唢呐,和大鼓……

  这时候,看到两人准备与对方开战,九叔的另一个徒弟小月也从旁边拿着一把古琴走了出来。

  虽然昨天拿了他们不少东西,但是从立场上来说,他们还是站在师父这一边的。

  如果说昨天的交锋有点教派之间比试的意味的话,那么今天,就纯粹是两种体系乐器之间的对决了。

  九叔举起自己手中的唢呐,阿星背起了挂满了锣和鼓架子,小月拿着古琴,三人走上了街头。

  站在道观门前,对着教堂的方向,锣鼓欢天唢呐古琴齐鸣……

  这一轮,钢琴直接毫无抵抗之力就败下阵来,面对唢呐和震耳欲聋的敲锣打鼓声音,弹钢琴的那位传教士已经完全找不到调调……

  歌声,也停止了。

  镇上的居民似乎在懵逼中清醒过来,他们看了看身边的人们,怎么都站到大街上来了?

  然后他们就都看到了对着教堂吹唢呐的九叔,然后全部捂起了耳朵,这个声音,真是吵啊。

  吴修士也从教堂里走了出来,每次听到赞美天父的那些歌声和音乐,他就仿佛天父就在自己身边抚摸着自己,给自己温暖。

  音乐停了,吴修士也和那些镇民一样清醒了过来,走到门口,他也同样看到了吹着唢呐的九叔,还有那些全部站在大街上的镇民们。

  “他们怎么全部都站到大街上了?”吴修士同样疑惑道。

  原来,他自己也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那歌声,原来也一直影响着他!

  九叔当然不知道吴修士心里的想法,但是他看到教堂里的传教士们都走了出来,而且他们的音乐和歌声也都停止了,于是挑衅的向着吴修士挑了挑眉毛……

  九叔脸上那沾沾自喜的样子,让吴修士看的眉头直皱。

  但是他却毫无办法,自己总不能过去阻止他吹唢呐吧,虽然那个声音简直就是毫无旋律可言,完全就是纯粹的噪音。

  ……

  斗转星移,在之后的几天时间里,九叔和吴修士所代表的的两个教派斗的是不亦乐乎,但是失败的一方却总是传教士们。

  因为他们需要传教,需要举办各种活动来吸收教徒,但是九叔不需要啊,他就只有两个徒弟,也只需要两个徒弟,所以每次活动他都会过去捣乱,让吴修士苦不堪言。

  而且,就算是找大卫帮忙,也没有办法对九叔各种无赖的做法有什么办法。

  大卫虽然每次都很尽心尽力,但他也不能直接对九叔出手,毕竟九叔的辈分和威望在镇子里可是没人能比的。

  让吴修士头疼的不仅有外部的原因,教堂内部也出了事,而且是大事!

  一天晚上,年轻的王修士正在教堂里修理东西,本来晚上教堂里是没有人的,但是明天要举办一个吴修士讲经的集会,所以手巧的王修士就被安排加班修理一些座椅,以防备明天教徒来的太多。

  夜深人静,不知不觉时间就到了夜晚零点整。

  正在修理东西的王修士突然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动静。

  有个声音,似乎在呼唤着自己……

  王修士拿起身旁的蜡烛,向着那个声音的方向走去,尽管是深夜,尽管那个声音很奇怪,但是王修士并不害怕,作为一个传教士,他的信仰很坚定,而且现在自己身在教堂,他能感觉到天父就在自己身边。

  就算是夜晚,他也坚信妖魔鬼怪绝对不敢出现在教堂里。

  拿着蜡烛,循着声音的来源,王修士走到了一扇门前。

  这个门,似乎他们来了之后并没有打开过,这里面是什么?

  “吱嘎……”

  破旧的门上,金属折页已经生锈了,开门的瞬间发出了吱嘎的声音。

  打开门之后是一条通往地下室的楼梯,由于常年闲置,楼梯上布满了蜘蛛网和灰尘。

  借着微弱的烛光,王修士小心翼翼的走下了楼梯,那个奇怪的声音似乎就是在下面传出来的。

  地下室并没有很深,伴随着一股扑面而来的腐烂味道,王修士踩在了地下室的地面上。

  空荡荡的地下室里只有大概五六个平方大小,墙壁都是水泥,并没有刷漆,而且因为常年阴暗潮湿不见光,所以显得颜色稍微有些深。

  王修士的目光扫视了一圈地下室之后,最终落在了屋子中央。

  那里,有一个十字架,斜插在一堆破布一样的东西之上。

  作为天父的儿子,他怎能允许圣洁的十字架被随意的放在地上,它应该被放在最显眼的高处,让信徒们瞻仰与膜拜!

  王修士把蜡烛放在一旁,伸出双手抓在十字架上,他要把十字架带到地面上去,这时他的心中只有这一件事,甚至都忘了自己为什么下来,也忘了那个奇怪的声音。

  当十字架被他逐渐的抬了起来,也露出了十字架之下,那个血肉模糊的影子!

  那团黑色的破布,并不仅仅是布,在他们下面,一个长着獠牙,皮肤苍白的身影突然站了起来,在王修士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口,咬到了他的脖子上!

  ……

  次日清晨,当传教士们打开教堂的大门,他们发现,王修士趴在教堂大厅里,已经没了心跳!

  他的脖子上,四个血洞已经结痂,没有血液再流出来,而他的脸上是一脸惊恐的表情,似乎在死前德那一刻,他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王修士暴毙啦!”

  这个消息一会便传遍了整个小镇,本来定在今天的讲经活动也被迫停止,每个传教士心里都忐忑不安,王修士死的太突然,教堂里完全没有任何蛛丝马迹,那四个血洞也完全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造成的。

  他们只能紧握手中的十字架吊坠,心灵才能获得稍微的平静。

  ……

  消息传到九叔道观里的时候,王诩和火云邪神正无所事事的在九叔那里闲坐。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九叔脸色一变,心道:“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几人急忙前往教堂,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教堂里此时已经没有了其他人,看到王修士的惨状,所有围观的群众早就吓得离开了。

  空旷的教堂大厅里,只有几个传教士围在尸体旁边,嘴中念着某些经文。

  看到死者脖子上的四个血洞,九叔就明白了这个传教士的死因,因为这种伤口他见的太多了。

  而王诩,则是双眼闪过一道红芒,随即,他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