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与君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有美一人

韶华与君同 岁九思 2258 2019.10.07 12:01

  孟廷昊消完一通火气,情绪才慢慢平复下来。他一直修身养性,情绪外露乃是大忌。孟廷昊想了想,自己觉得生气,可能是因为看到莫笙在水底,那种绝望的神情,让他想一次便觉得胸口烦闷。毕竟向她承诺过会保护她的,以后要给她训练一个女暗卫,否则以后还不知道她会折腾出什么?!

  回到王府,莫笙就被送进了卧房,苏小婵看到她发青的脸色又是伤心又焦急,原本是个遇事则慌的人这次却有条不紊地操持,安排人照料莫笙。为了让这次的计划可以顺利进行,孟廷昊早早就把孟少晟和孟少飞支开了,所有一切有惊无险地渡过。

  而时近傍晚,太子派人把孟廷昊想要的“交代”送了过来,一纸文书上写明了莫子娴只是一时玩闹,才让她的哥哥莫子良遣人捉弄了莫笙,并不是故意要伤及莫笙性命,而谢栖梧作为此次宴会的承办人,有监督不严之过,以后必然会严加管束下人,还请六王爷不要怪罪。

  不过寥寥百字,就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但对王妃“宠爱至极”的昊王爷是绝对不可能不追究的,收到文书不过半刻钟,便给刑部尚书孟绍靖发了一封信,斥责他教女不严,教子不当。听说莫子娴和莫子良当天被罚跪了三天的祠堂,还被勒令禁足一个月。孟廷昊在朝廷之上还参了刑部员郎中莫子良一本,斥责他身为朝廷刑部要员却无视法度,明知故犯,莫子良被贬黜为刑部主事,留任查看。而谢栖梧那方,无辜受牵连,也受到了六王爷一封语气严厉的问责信。

  这场自芳筵盛会燃起的火一直烧了半个月,本届天下女子向往的盛会只火了一个人——六王妃莫笙。让她成为众人口中谈资的原因,不是因为她绝美出尘的容颜,毕竟见到的人都觉得她只长得平平;不是因为她卓越非凡的才华,毕竟在碧玉阁的人都听过她作放浪轻浮的“淫诗”;也不是因为她高风亮节的德行,毕竟参加过盛会的女子都得知她的狂妄无礼。

  真正让人对她有议论不止的原因是,她竟能俘获雅正守礼,孟朝第一美男昊王爷的一片真心,让他为她如痴如醉,似颠若狂,为她不惜冒犯太子!可谓是爱美人不爱江山的真实写照,孟廷昊的此番作为伤了一众对他抱有幻想的闺中女子芳心,而更有甚者推测,那位将昊王爷迷得神魂颠倒,什么都不起眼的六王妃可能是狐狸精转世,专门于无形中摄人心魄。

  而这辈子也没想到能当上“狐狸精”的,集万千少女“宠爱”于一身的莫笙本人,这半个月却过得并不好!

  自从那天孟廷昊和她撕破脸之后,就完全放弃了雅正守礼翩翩君子的假象,对莫笙的态度要么冷淡,要么怒怼,莫笙在给孟少晟和孟少飞“授业”之余,还要忍受某人的怪脾气,着实有些心塞,连懒觉都没法好好睡了。

  为了防止自己和孟廷昊合作关系破裂,也为了改善自己日益下降的生活质量,同时也为了保住自己日上三竿的懒觉。莫笙在被王文山那个老头子照常拉去下围棋的时候,步步小心巧妙放水,终于和“屡败屡战”的王文山打成了平局。

  莫笙趁着王文山正高兴,谄媚又巧妙地抛出了自己的问题:“王老今日如有神助,想必赢我指日可待。我有个问题想要请教您。”

  王文山捋了一把胡须,笑呵呵道:“你说。”

  莫笙犹豫片刻后,慎重地说出口:“你知道为什么伪,王爷他为什么老看我不顺眼吗?”

  王文山听到这个问题,愣了一愣,反问道:“他看你不顺眼吗?”

  莫笙苦恼地点了点头。

  王文山眼神莫测地闪了闪,神神秘秘说道:“我倒是想起一件旧事,可说于你听一听……”

  王文上勾了勾手指头,莫笙倾身附耳过去,王文山低声耳语几句,莫笙不住地点头。

  原来如此啊!

  *****

  完全不知道自己被卖了的孟廷昊此时正在京郊神秘的一间院子外落了脚,平日里他都是穿了一件墨色的深服,今天却极为不同,玉冠束发,浅蓝衣袍,灰色的眸中带着毫不掩饰的笑意,让他比往日更是俊美了几分,让守在宅院内的婢子,见着他都忍不住羞红了脸。

  孟廷昊惯常平稳的脚步,此时却带着些焦急。他是一个人骑马来这里的,并没有人跟着,他早就知道她一定会找他的,毕竟那件事闹得那么大,就算她再怎么心平气和、脱俗超然也不可能完全当成什么都没发生。

  虽是如此,但接到她的约见暗信的时候,他的心还是忍不住的雀跃和欢快。毕竟,与她单独相见,每年也不过两三次。

  一路琴声悠悠,一曲高山流水。

  孟廷昊走到那精致的雕花红木门前,而飞扬的琴声正是从此处流泄而出,孟廷昊忽然有种近乡情怯,犹如片刻后才终于轻轻推开了门,带着丝小心翼翼。

  而在他进门的刹那,琴声也随之戛然而止。

  “你来了!”

  悠长清冷的女声,仿佛来自天边,响在了孟廷昊的耳畔。

  孟廷昊心一动,只低低地答了一声:“嗯。”

  一问一答,有着浓浓的默契,一个仿佛等待已久,一个仿佛隔了千山万水终于而至。

  这间屋子非常宽敞,并未做其他的摆设,只当中有一道层层叠叠的白色帷帐,将房间一分为二,而在帷帐之后,一位身形极为优美的女子对琴而坐,隐约能瞧见婀娜倩影,透过白色的帷幕似乎还能看见焚香的青烟袅袅升起,整个屋子里都氤氲着檀木古朴苍远的淡香。

  孟廷昊见房间正中隔着方木小桌,上面有几样素淡的小菜还有一壶清酒,都是他喜爱的。孟廷昊古水无波的脸上泛起浅淡的笑意,施施然在方木小桌旁坐下,自倒自饮了一杯好酒,朗声赞道:“好酒。”

  帷帐后面,仿佛是响应孟廷昊的话似的,流泄出一串欢快的琴声。

  孟廷昊一边不徐不疾地用餐,自言自语地说道:“我与莫笙只是演戏,让太子一党放松警惕,为下一步夺取兵符做准备。”

  琴声蓦然停住,女子似嗔似恼的声音传来:“你说这个做什么?”

  孟廷昊低低而笑,笑声好似从胸腔中发出,低沉迷人:“让你安心。”

  女子确似真的恼了,帷幕后的身影站了起来,冷声骂道:“你若是说这些,那我可就走了!”

  孟廷昊一急,马上站起身,却又不敢破坏约定闯入帷幕内,只抓着随风而起的帷幕,好像这样就能抓紧那个好不容易才见一次的人:“等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