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与君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凤签成双

韶华与君同 岁九思 2219 2019.10.01 11:38

  朝堂之上,除了大将军李睿例行缺席之外,其他全部到齐。前几日皇帝因为流民安置问题连续大发雷霆,下面乌泱泱地站了一大片朝廷要臣和皇亲国戚,今日都纷纷噤若寒蝉,暗自期待其他人上前奏禀顶过皇帝的怒火之后再发言,可偏偏人人都有这样的小心机,以至于往日热热闹闹的朝堂显得格外安静,皇帝御极十多年,深谙臣子们的脾气秉性,猜到他们内心的小九九,就越发恼怒。

  可这次没等他破口大骂,一位年近半百的朝臣走了出来。

  “臣崔昭林有本要奏。”

  众臣见工部尚书崔昭林走了出来,都不由得面露喜色。皇帝紧绷的脸也跟着缓了缓,朝着站在朝堂中央的崔昭林一挥手。

  “准奏。”

  崔昭林眉眼盈光,躬手高声道:“陛下,关于流民安置问题,臣有一计。”

  皇帝没想到困扰多日的棘手问题真有人想到办法,眼含期待,温声笑道:“说来听听。”

  崔昭林微觑了一眼站在身旁身姿倾长,俊美无俦的孟廷昊,将今日晨间从他口中获知的妙计道出:“如今正值春种,流民过万,不如安置远郊荒地,务农以劳代遣,秋收粮食冲归国库,一举两得。”

  此言一出,群臣皆是低声交口称奇,皇帝也是按奈不住心中的激动,倏然站起身朗声笑道:“好好好!此计甚妙,崔尚书不愧为我朝第一能工巧匠,心思别出机杼。”

  崔昭林面露愧色,连忙拱手解释道:“不敢当,不敢当。南边工防决堤,老臣难辞其咎。这等妙计也是多亏昊王爷的提醒,老臣才想得出。”

  皇帝闻得此言,看了一眼神色平静的孟廷昊,眼带深意:“原来此等妙计,皇儿也有功劳。”

  孟廷昊躬身,朝着皇帝禀报道:“父皇和崔工谬赞,臣只是提到春种时节,崔工举一反三才想到如此妙计,儿子愧不敢当。”

  孟廷昊大婚之后颇受太子党派的忌惮,若是由他提出安置流民的妙计,皇帝必然会大力称赞赏赐,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风头太盛以后行事更加引人注目,举步维艰。于是,他便算准工部尚书崔昭林的上朝路径,假装偶然相遇,顺口提及春种之事。崔昭林虽不喜党派之流,但南部工防决堤让他倍感愧对朝廷,因而对流民也怀有体恤关照之意,心系此事定能领会他言语中的提示。由此顺理成章,卖他一个人情,乃双赢之举。

  皇帝果然将这次的功劳记在了崔昭林身上,孟廷昊也只是言语上些微称赞便一语带过。这个棘手的问题解决之后,皇帝的脸色放松下来,朝臣们上表奏章非常踊跃,个个瞅着崔昭林都带着感激之色。

  只有崔昭林心里明镜一样,望向孟廷昊的目光,带着难得的赞赏之意。

  ******

  王都繁荣昌建,在西北山上坐落着一间香火鼎盛的寺庙——天清寺。天清寺在周朝时本是一间小庙,传闻当今李皇后还是少女时,曾在此处求签,竟是得到一只上上大吉的“凤签”,而后来李氏嫁与当今圣上,荣登后宫之主,正应了当年的凤签。此等传言一出,王都内的女子纷纷效仿,只盼得能求得传说中的凤签,可以一跃入龙门,光耀门楣,凤游九天。但自李皇后之后,却从未有人如愿以偿。

  以至于今天手里拿着凤签的老方丈,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老方丈正值古稀之年,当年还是少女的李皇后蹦蹦跳跳拿着凤签来找他解签,明眸若秋水,翩然如惊鸿,仿佛还历历在目。

  老方丈端坐在木椅上,仔细地打量前来解签的女子,身姿娉婷,端庄大气,嫣红热烈的红牡丹盛开在她裙褶上,衬地如雪容颜倾城夺目。

  老方丈心头一震,平静的心湖乍起波澜,他颤着嗓音朝面前的绝色女子道:“老衲不曾想此生竟还有缘得见此签,不知姑娘是何许人家?”

  绝色女子樱唇动了动,刚要答出,便被身后传来一声脆若银铃的声音打断。

  “栖梧姐姐,原来你也在这里啊。”

  未见其人先闻此声,一面若桃李,娇俏动人的粉衣女子手持一支签翩然而至,原本被绝色女子的容貌照亮的偏殿又增添了几分别样颜色。粉衣女子双眸盈水,梨涡含笑,走上前便挽住了绝色女子的小臂。两人并肩而立,粉衣女子的姿色竟也不输分毫。

  粉衣女子娇声道:““我正有事寻你呢,如今正好碰上,我也不必往谢府白跑一趟。”

  谢栖梧!

  老方丈虽是出世之人,但这迎来送往也知道大孟朝内声名远扬的“国色双殊”,瞧着面前两位女子的倾城容颜和言辞谈吐,便猜到这两位女子分别是世家大族谢氏长女谢栖梧和莫氏二小姐莫子娴。

  莫子娴瞧着老方丈手中拿着签字,既好奇又兴奋道:“这就是栖梧姐姐你求到的签吗?老方丈上面写的什么啊?”

  谢栖梧的目光淡淡地看了一眼老方丈,带着某种警示的意味,老方丈心领神会,瞬间将滚在嘴边的话咽了下去,顿了顿,便含糊其辞道:“自是贵不可言。”

  莫子娴点点头,天真笑道:“栖梧姐姐身为谢氏一族的长女,又是准太子妃,自然是贵不可言。我以为这天清寺能瞧出什么非同一般的东西,看来也不过如此嘛。”

  莫子娴随手将签递到了老方丈的手中,满不在乎道:“没意思,这签我还给你了。栖梧姐姐便与我一同走吧。”

  说罢,便率性地牵了谢栖梧的手走出偏殿,谢栖梧倒没有拒绝,听着莫子娴的直白之言,眸中的笑意一闪而过。

  老方丈脸上却露出奇异的笑容,没想到,真是没想到,这两位都有着倾城之姿,脾气秉性却是天南地北,一个七窍玲珑比干心,另一个却是天真无邪白璞玉。却不知她们的命运又会有怎样的差别呢?

  老方丈低头,看到莫子娴刚递过来的签,蓦然睁大了眼睛。

  凤签!

  又是凤签!

  老方丈双手颤抖地拿着手中的双签,目光惊疑不定,古往今来,一山不容二虎,一朝难容双凤。双凤一出,必有争端,这和王权紧密相关的位置归属,将是大乱大劫之兆啊。老方丈将双签紧握手中,警惕地环顾四周,发现并无旁的人存在。老方丈犹豫片刻后,便果断地将双签扔进身边的炉火之中,老方丈静静地看着这隐藏天机的双签化为灰烬,心绪也跟着平复下来。

  既然那两位女子无缘窥见这其中玄妙,那就顺应天意而定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