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与君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惊闻噩耗

韶华与君同 岁九思 2034 2019.10.17 12:25

  莫笙受宠若惊,这几天想着怎么拿下徐泰安,而孟廷昊又在筹备揽月阁的事情,自无归城别后,他们已经数日未见了。

  莫笙犹豫着从那窄窄的巷口走近孟廷昊。孟廷昊原本是低着头,听到脚步声,回首见莫笙一身素衣,踏着落霞行来,晚风浮动着她的一角,连着她脸上志得意满的笑容,透着一股子的洒脱不羁。

  孟廷昊先是眼前一亮,而下一瞬,心中又隐隐升起一股烦躁。待到莫笙走近,便硬着声音问道:“如何?”

  原来是来查岗的。

  莫笙找到孟廷昊出现在这里正当的理由,心里的不自在一扫而空,自信答道:“九成。”

  孟廷昊见莫笙飞扬的眉眼,心一动,便将那块藏在怀中玉佩拿了出来。

  莫笙眼疾手快,迅速抢了过来,一边往脖子上系好一边兴冲冲道:“算你有良心。”绳子系好之后,莫笙将玉佩塞入衣内,温热的玉佩紧贴着她的肌肤。忽然,莫笙想到那玉佩温度的来源,手蓦然僵住,心也不受控地跳了跳。

  但又不能将玉佩掏出来,显得太过刻意了。

  莫笙忽略那一瞬的异样,将玉佩塞入后,又用手拍了拍,脸上绽出了开怀的笑容。

  孟廷昊同莫笙走在平阳大街上,夕阳余晖将他们的背影拉得很长很长,将距离数步的人,拉成相互倚靠的样子。两人平日里不是冷战就是互怼,像这样平静同行的时光,似乎是第一次。

  莫笙很不习惯这样沉默而静谧的相处,总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她刻意落后在孟廷昊的身后,想着他一直以来对自己的盘剥,便一步一步地踩在他的影子上,狠狠地泄了心中恶气。而孟廷昊似乎没有察觉,只负手在背后稳稳地朝前走着,但如果有人仔细打量着六王爷的神色,就会发现他的眼中难得漾着浅浅笑意。

  走了没多久,就见前面围着一圈人,似乎在议论纷纷地讨论着什么。

  莫笙好奇心起,便凑了上去,人群围着一个哭哭啼啼的老乞丐,老乞丐伤心欲绝,声音断断续续道:“璇玑老人……璇玑老人……他老人家,过世了!”

  莫笙头嗡地一声,一瞬间什么都听不见了。

  “不可能吧,璇玑老人怎么就突然过世了呢?”

  “我听说璇玑老人身体不适,沉珂已久,再说他年事已高……”

  “哎!天下第一谋士生平竟未能得见,可惜啊,可惜!”

  “……”

  孟廷昊见莫笙神色不对,靠近听到周围人的谈论,心头猛然一震。但他还没来得及做什么,莫笙发了疯一般冲了上去,提起老乞丐的脖子声若寒冰警告道:“你再乱嚼舌头,我就拔了它!”

  老乞丐见面前状如疯魔的女子,挣扎着,脸涨得通红,颤颤巍巍道:“小老儿……咳咳……没有乱说,这是云梦传来的消息,王都都已经传遍了。”

  莫笙眼睛布满了血丝,只盯着老乞丐连声否认道:“你说谎!你说谎!”师父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有大师兄在他身边,他肯定不会的!

  老乞丐连连咳嗽了几声,抓住了莫笙收紧的手,嘶哑着说道:“这个消息是云梦大弟子云公子放出来的,怎会有假?你放、放开我!”

  莫笙心中最后一点希冀破灭,如果是云师兄放出来的消息,那肯定就是想要传达给她的。莫笙如同被抽掉了魂魄一般,手被老乞丐轻易地挣脱开,老乞丐连连咳了几声,恨不过一把推向了莫笙。

  孟廷昊倾身向前,扶住了失魂落魄的莫笙,老乞丐本想上前再推一把,抬头见到了孟廷昊的眼神,伸出的手猛地收了回去,仿佛迟了一秒便会被剁了一般。

  孟廷昊神色冷然,低头瞧着莫笙,莫笙眼神空洞,仿佛全身的力气被抽干。孟廷昊心中骤然一疼,他见到的莫笙,一直是快乐的、欢脱的、自信飞扬甚至咄咄逼人的,他从没有见过莫笙这幅悲绝伤魂的样子,像个神魂皆失的纸人。

  孟廷昊扶起莫笙,颤着手不停地摇她的肩膀:“你醒过来!你这幅样子给谁看?这是他想看到的吗?”

  孟廷昊冷厉的声音丝丝传入莫笙的耳窍,莫笙浑浑噩噩的眼睛渐渐明晰,而没等孟廷昊缓一口气,莫笙使劲全身力气甩开了孟廷昊。跑到路边的马厩,抢了守马人的缰绳,飞身上去,甩动缰绳便冲出了人群。

  孟廷昊惊忧不定,赶至骂骂咧咧的守马人身前,甩下一块银锭,径自飞跃上另一匹骏马,策马扬鞭,风一样地追了上去。

  莫笙驱动飞马,追着日落的方向奔去,泪珠大粒大粒地顺着脸庞滚落,而她毫无知觉,只拼了命地朝前追赶着,追着那渐渐没入地平线的太阳,就像追着那缕随之而去的幽魂。等到孟廷昊赶上莫笙的时候,他们早已离京数百里。

  这是一片空旷无边的草坪,孟廷昊见莫笙骑着的那匹骏马已经口吐白沫栽倒在了地上,而莫笙不见了踪影。孟廷昊翻身下马,举目四望。

  只见莫笙白色的小小身影在翠绿间疾步移动着,追着那落下去的斜阳。孟廷昊停住了脚步,只在牵着马静静地看着。

  莫笙终于爬上了那座小小的山丘,远方的天空被五彩绚烂的晚霞铺满,而斜阳劳累了一天终于支撑不住渐渐沉入地平线。孟廷昊隔得远远的,只见莫笙对着那即将消失的夕阳,猛然屈膝跪了下去,平手身前,俯身连三叩拜。

  皇天后土,清风落日为证。

  一谢幼年救命之恩;

  二谢十载养育之恩;

  三谢一生再造之恩。

  愿师父九泉含笑,云梦不肖弟子莫笙叩上!

  莫笙怔怔地看着天边的落日彻底消失,而天色也渐渐转暗,她情绪耗费过度,眼前一黑,猛然栽倒了过去。但她并没有触及那冰冷的地面,而是落入了宽厚温热的胸膛,就像她七岁那年生死一线,被师父抱起的时候那样。

  莫笙的嘴角浮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鼻尖氤氲着熟悉的云雾茶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