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与君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王的盛宠(四)

韶华与君同 岁九思 2021 2019.10.07 11:45

  莫笙眼睛撑开,才知道丫鬟们的呼嚎声将在碧玉阁和芳林园赏玩的人全部都招了过来。谢栖梧、还有应该才到不久的太子、莫子娴、以前被她打过的九王爷和十王爷以及被邀请到芳筵盛会的要员女眷,统统到齐,人人神色各异,复杂难言!

  众目睽睽之下,难怪他演得如此认真!

  莫笙全身湿透,风吹过来有些哆嗦,忍不住埋进孟廷昊宽厚的胸膛。孟廷昊觉察到她的小动作,抱着她的手不由得紧了紧。莫笙的头被迫紧贴在他的胸膛,男人身上甘冽的云雾茶香循着热气钻入莫笙的鼻端,让她一团浆糊的大脑有了些清醒,而听觉也变得敏锐起来,耳边如同擂鼓一样咚咚作响,是孟廷昊的心跳,莫笙觉得有些奇怪。

  他……这么生气做什么?

  没等莫笙想清楚,太子的声音直接将她的思绪引了过去。

  “查问过丫鬟们了,只是弟妹她自己一时不察,翻了下去!六弟还是带弟妹回去要紧。”

  莫笙虽然没有力气讲话,但是对太子的建议深表赞同,如今她快冻成冰柱子了,追究责任什么的能不能之后再进行,现在把她弄回去才是正事。

  而孟廷昊显然不这么想,以前温和有礼的面目荡然无存,只寒着声音道:“笙儿虽然顽皮,但总不至于自己掉进河里!还希望……”

  孟廷昊冷脸看向端立在一方的谢栖梧,直言道:“谢小姐能给个说法,如若不然,我必填了这清水湖。往后,这芳筵盛会小姐也不必办了。”

  可叹莫笙这个“受害人”此时晕晕沉沉无法言说,只能心里一阵哀嚎。孟廷昊这帽子是不是扣错人了?谢栖梧是芳筵盛会的主办人,乃皇后娘娘委托,怎么由得了一个王爷干涉?再且,让她落入水中的是一拨人,但让她沉入水中的又是另一拨人?!

  但转念一想,孟廷昊其实也没搞错,与其说他想让谢栖梧背锅,不如说他在向太子示威,因为谢栖梧是准太子妃,她其实是太子身份的象征。如此一来,落入众人眼中的便是,六王爷怒发冲冠为红颜,不顾尊卑怼太子!

  而他这样“爱美人不要命”的莽撞举动,必然能让视他为眼中钉的太子一党放松警惕。

  莫笙不由得在心中给孟廷昊点赞,而孟廷昊也终于良心发现似的,在放完那句狠话之后,抱着“柔弱”的她怒气冲冲地离开,让这场大戏完美落幕。

  孟廷昊虽身怀武功,脚步匆匆却是不稳。莫笙被颠地不耐烦仰头,便看见孟廷昊面如刀削的侧脸,寒冰一样似乎还带着薄薄怒意,而他厚薄适中的嘴唇上还有一层水光。

  莫笙忽然回想到自己被救救上岸后,贴在自己唇上那个温软湿润的“东西”,心不由得怦然一跳,跟着苍白的脸颊也罕见地透出潮红。

  为了演好一场戏,这个伪君子还真舍得下够本!

  孟廷昊将莫笙抱进马车,吩咐谨言快点赶马车回王府。万幸谨言准备充分,在孟廷昊发飙的时候提前离开,细致周到地在马车内备好了厚毛毯,衣裙还有小火炉,以及一碗姜汤。孟廷昊抱着莫笙帮她把姜汤喂进去,随着姜汤入肚,莫笙僵硬的四肢渐渐回温。莫笙一直靠在孟廷昊的怀里,觉得好像在占他便宜一样有些不自在,便支撑着直起了身。

  看到谨言准备的衣衫,在孟廷昊在跟前,肯定是不能换的。莫笙只好将毯子覆在了身上,然后靠近小火炉烘手。

  孟廷昊:“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莫笙:“那黑衣人你派人去追了没?”

  两人异口同声,打破寂静。

  孟廷昊见莫笙死里逃生,却完全和没事人一样,那憋了许久的火气又冒了头:“明明知道危险,为何不呆在一个安全些的地方?!”

  莫笙理所当然道:“我要引他们出手,自然要站在险地,再说他们又不知道我会水。”

  孟廷昊见莫笙不知反省,还强言辩驳,额头青筋隐隐跳动:“你会水又为何会被折腾成那副样子?!”

  莫笙没想明白为何孟廷昊如此发问,愣愣道:“我怎么知道在水底竟还有个人特意逮我,我脑子活络,但也不是神机妙算啊。”

  孟廷昊暗火中烧,冷嘲热讽说道:“既然你也不是神算,你为何要将自己置于险地。简直就是蠢货!我是疯了才会答应和你结盟!”

  莫笙引以为傲的才智被贬低,气不打一处来:“你不是早在我身边安排暗卫,我没被及时救出,你应该问自己用人是否得当!!”

  孟廷昊眼睛被火气烧得有些通红,好脾气被莫笙怼地跑去爪哇国,只大声吼道:“暗卫都是男人轻易不能下水救你,否则毁你名节!要是我晚到一步,你就死了你知不知道!!”

  莫笙被孟廷昊的声音镇住,顺嘴模糊不清地反驳:“我就算死了和你……”

  又有什么关系?

  但后半句话莫笙无法说出口。她看到孟廷昊俊美的脸庞被怒气烧地通红,眼睛冒火地盯着她,而他的胸膛不住地起伏,沉重的呼吸响在了莫笙的耳边,一下一下敲在她的心上。

  纵使莫笙再迟钝,似乎也感觉到了孟廷昊愤怒满盈的外表下,尖刻伤人的言辞后,怒其不争的语气里,其实隐约藏的是……担心。

  莫笙没有再说任何话,只把毛毯摁紧了些,克制自己不要乱想,转移话题随口抱怨:“我也是为了计划成功,再说,你为什么老对我发火?”

  孟廷昊瞪着莫笙,一点也不承认,又吼道:“我什么时候对你发火了?!”

  莫笙:“……”

  现在就是啊,大哥。

  莫笙和他对骂了一番,不敢再触孟廷昊的逆鳞,心想暗卫既然没有现身救她,必然去追那个黑衣人了,孟廷昊的属下不至于太菜,应该能找到一些线索。至于那个推她下水的人,如此简单直白作弄人的法子,除了她那个“好妹妹”莫子娴,不作第二人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