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与君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沉湎沉眠

韶华与君同 岁九思 2173 2019.10.17 12:32

  王都平阳,这几日都不见阳光,阴云挥之不去。而墨竹轩的空气也是闷热的,屋外静悄悄,丫鬟仆婢都低着头,小心动作着,生怕惊扰了屋内之人。

  嘎吱一声!苏小婵推门而出,看着眼前纹丝未动的饭菜,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原本满是担忧的小脸眉目间又添了一分愁绪。

  整整三天了,自从王爷将晕倒的王妃带回来之后,大夫瞧过只称忧思过度,静养便是,王妃醒来后将所有人赶出,将自己关在墨竹轩,躺在床上,不吃不喝,一动不动,整整三天。苏小婵忧心忡忡,端着食案走向院门口,想着去厨房再换些王妃平日里更喜欢的菜色。正低着头,未防听到一丝冷硬不自然的声音。

  “她、她怎么样了?”

  苏小婵抬头见十三皇子孟少飞正绷着小脸,怀里揣着一本书,愣了片刻反应过来孟少飞是在关心王妃的状况,便朝着孟少飞躬身回道:“王妃还是粒米未进,谁都不想见。”

  孟少飞听罢,清秀的眉间现出三条褶皱,拧着一个川字,不过他年纪尚小,如此老成的表情在他脸上反倒有几分好笑的稚气。

  孟少飞忍不住追问道:“你可知发生何事让她如此?”

  苏小婵摇了摇头。三天前王爷将王妃带回王府,吓了她一大跳,而后王妃便死气沉沉地躺在床榻之上,用被褥蒙了头,不言不语,王爷吩咐不准惊扰王妃。她也只在侍候膳食的时候出现,听到过被褥内隐约传来的啜泣之声,悲恸难言,但她也不敢上前多问。

  孟少飞耐不住,索性抬腿步入院内:“她既是答应了做我的授业之师,便要说道做到。如此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成何体统?我去将她叫醒。”

  苏小婵忙挡在了简单粗暴的孟少飞身前,急声道:“十三爷,王爷吩咐过了,不准惊扰了她,您还是等几天再过来吧。”

  苏小婵和孟少飞两人正你拦我挡,孟少晟手里提着大木盒走了过来,看着二人狐疑问道:“你们两个这是在做什么?怎么都堵门口了?”

  苏小婵和孟少飞停了下来,苏小婵瞧着孟少晟,眼波轻漾,行礼道:“见过八爷。”

  孟少晟将手中的大木盒递给苏小婵,苏小婵只得腾出一只手接着。

  “这是我在南郊打猎随手猎取的野味,你将它炖了给她喝吧。以后我也不与她在饭桌上争了,她喜欢什么就吃什么吧。”

  小婵听罢,心想南郊路途遥远,这哪里是随意猎取,明明是特意寻来的。苏小婵也不戳穿孟少晟,知两位爷都是为了王妃着想,便坦言道:“谢八爷的野味,王妃如今沉溺悲痛之中,怕是要辜负八爷的好意了。”

  孟少晟是知晓莫笙如此郁郁寡欢的原因的,他无法了解莫笙和璇玑老人的师徒情谊有多深厚,但多说无益,人死不能复生。有些事情,只能她让自己释怀才行。

  不过,不明缘由的孟少飞却是极不赞同,冷声道:“她如今已经饿了三天,再这么下去,等她想清楚了,怕是半条命也没了。我们得想个法子才行!”

  孟少晟听罢也觉得有几分道理,皱着眉头道:“那什么办法才能让她开怀些呢?”

  苏小婵、孟少晟和孟少飞都在凝神思索。

  “我倒是有个办法。”

  一道声音突然传来。苏小婵、孟少晟、孟少飞循声望去,只见身着墨色深服的孟廷昊长身玉立,目光悠悠地望着墨竹轩紧闭的屋门,也不知站了多久。

  孟廷昊转头看向孟少晟和孟少飞,灰眸闪烁:“只看你们愿不愿意配合了?”

  孟少飞眼睛一亮,又马上收住,整了整颜色,傲娇道:“看在那个女人算是我师父的份儿上,我就姑且愿意吧。”

  孟少晟抽了抽鼻子,又摸了摸后脑勺,十分勉为其难的样子:“既然少飞都答应了,小爷我自当会配合他,她要是不能恢复过来,我打的那些野味就浪费了。”

  苏小婵深知两位爷嘴硬心软的脾性,只笑笑不说话。

  孟廷昊偏头再次看向紧闭的屋门,神色复杂,眸中藏着一抹他自己都难以察觉的牵念。

  莫笙,我已经给了你三天时间去缅怀过去,你该活过来了……

  *******

  暗沉的卧房内,门窗紧闭,不见一丝光亮,周围死气沉沉,只床榻之上那微弱成一线的喘息声证明这个房间内还有人存在。

  莫笙整个人陷在暖融的被褥之中,昏昏沉沉,脑海中师父的画面反复闪现着,一会儿是他温柔地将衣衫褴褛、木木呆呆的她抱在膝盖上喂食,一会儿是她背不出书,师父看似用力却轻飘飘地叩她的脑门儿,一会儿又是她给师父捶背,师父笑呵呵的样子,想着想着,泪水便不停地滑出眼眶,止也止不住。

  莫笙的心里生出无数的懊悔,明明知道师父身体不好,就应该陪在他身边,为什么要离开云梦山?就算是被追杀,逃出来之后也应该马上回去,为什么要来京都?或许……她从未想过那么老谋深算,那么逍遥恣意的师父,竟然有一天会离开她?那个永远用慈爱温和的目光看着她的师父不在了,再也见不到了,见不到了……

  莫笙又将自己往被褥之中埋了埋,仿佛全身冰寒彻骨,只有用这种方式才能留得住那一丝的暖意,而只有这样她才能逃离那旧年孤苦的噩梦,得到一丝丝的喘息。莫笙的泪水很快又氤湿了被褥,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悲伤,以至于苏小婵推门而入的时候,都觉得手脚格外沉重,可是咀嚼悲伤会使人颓废,她的王妃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苏小婵走到窗棂边,将厚重的绣花布帘哗的一声拉开。

  亮光照射入屋内,照亮了床榻之上脸色苍白,清瘦憔悴的莫笙。光明太过久违了,莫笙就像一株阴冷潮湿的植物突然照见了太阳,第一反应便是继续缩回阴影之中,而苏小婵是下定决心要将她从阴暗中拉出来的,她走过去,将所有的布帘拉开,让整个里卧暴露在光明之下。莫笙避无可避,抬手挡住刺眼的光亮。

  “小婵。关上。”

  她沙哑地低声唤了一句。

  苏小婵谨记孟廷昊的吩咐,并没有听从,她走到莫笙的跟前,声音温柔,却带着一丝不容拒绝:“王妃,您已经睡够了。八爷和十三爷说这些时日承蒙你的教导,受益匪浅,给您准备了一份谢礼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