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与君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 君子九思

韶华与君同 岁九思 2139 2019.10.31 13:13

  孟廷昊平生第一次觉得朝廷事务繁重,总也做不完,隐隐有种毛头小伙子一般的躁动。孟廷昊明白这浮躁的缘由,他十分想见到她,想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虽然他们分开,也不过一天而已。

  孟廷昊终于忍到了政务处理完毕,趁夜色朦胧,赶回了昊王府。可等他走到墨竹轩的屋内,只见空无一人,心里由衷升起一股失落来。

  她去哪儿了?

  孟廷昊面色难看地召来徐管家,徐管家见和颜悦色的王爷那副表情,战战兢兢不知自己又犯下了什么大错,一把老骨头不由得哆嗦起来。待孟廷昊向他询问起莫笙的动向,徐管家愣了许久,半晌才反应过来。

  以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王爷一股子郁闷把“日理万机”的管家招来竟只是因为找不到王妃?

  徐管家心里忍不住偷笑,一本正经地告知孟廷昊莫笙的去向。

  孟廷昊也意识到自己有点失态,在原地稳了片刻,才悠然转身去了书房。徐管家见到这样别扭又好笑的王爷,叹息之余倒有些欣慰,面热心冷的王爷身上总算有卸下重担当普通人的时候。

  书房的窗棂透出烛光来,倒影在竹木板上,浅黄和暗黑的光影交缠变幻。

  孟廷昊的脚步停在了窗前,他朝着洞开的窗户内望去,轻而易举地找到了在亮如白昼的书房内,奋笔疾书的莫笙。她专注投入,浑然忘我,也不知道在埋头忙什么。

  孟廷昊见一脸认真,却有些傻乎乎的莫笙,身上政务繁杂的烦闷和倦怠一扫全,轻飘化去,他在窗前笑看了她许久,也不见莫笙抬起头来,终于耐不住走进了书房。

  孟廷昊的脚步放得极轻,莫笙在桌边点了一排的油灯,形成以她为中心的一团光圈。孟廷昊愈加好奇她正在做的事情。

  莫笙似乎是遇到什么难题,眉头微皱,略抬起了头,冷不防一只手将她面前的稿纸抽走。莫笙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她抬头看去,见是孟廷昊,面上一惊,如兔惊起劈手去夺她的稿纸。然而还是晚了,孟廷昊早有防备,一只手擒住她的手臂将她旋身,紧扣在怀中。

  另一只手不紧不慢地拿起稿纸,朗声念道:“她姿态婀娜,眼含秋波瞅向那俊俏公子,公子心花怒放,将她拥入怀中,情话绵绵,细语温存……”

  孟廷昊的声音卡住,顿时明白莫笙写的是什么。

  莫笙趁机挣脱开孟廷昊的禁锢,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孟廷昊手中的稿纸劈手夺下,夹在了厚厚的古籍之中。

  孟廷昊难得也有些面红耳赤,他忍俊不禁,低沉含笑道:“难怪当初我问你给书庄写什么挣散碎银子做盘缠,你选择避而不答,原来竟是这个。”

  莫笙:“……”

  莫笙的脸庞烧得滚烫,纵使她一贯脸皮厚,但这种被人、还是被她的意中人抓包的窘迫感无以言表,简直要从地板扒开一条缝钻进去,或者凭空消失了才好。

  突然,一股大力袭来,莫笙被孟廷昊拦腰抱住。孟廷昊在她书桌旁的位置上落座,莫笙则端坐在他的膝盖上。

  莫笙贴靠住孟廷昊温热的胸膛,略带兴味的声音自她头顶传来:“你怎么突然开始写这个?我给你的令牌还不够你在京都的用度吗?”

  莫笙体乏,索性调整了姿势,更舒服地窝在了孟廷昊的怀中,懒声道:“这次不是为了挣盘缠,是为了小婵儿写的,她今日生辰,我想写出这个话本子给她当寿礼。”

  孟廷昊目光闪动,摩挲着莫笙葱管似的指节,不着痕迹地问道:“你今日出门啦?”

  莫笙笑了笑,点头:“我去找大师兄了,顺便托他帮我一个忙。”

  孟廷昊听着语气里的熟稔和依赖,心口略闷,但他从不轻易把过分直白的情绪表露出来。孟廷昊只低头吻了吻莫笙的发顶,语气平常道:“师兄远道而来,平日行医已然分身乏术,寻常之时莫要叨扰他。以后若有事,可以吩咐管家,若是他办不了,那便我来。”

  莫笙听出了孟廷昊的言外之意,她仰头,抱住了孟廷昊的脖颈,笑着亲了上去。孟廷昊扣住她的后脑勺,两人缠绵了好一会儿才松开。

  孟廷昊的气息有些乱,他抚摸着莫笙的长发,沙哑道:“有一件事我倒想问你,为何你的师兄唤你小九?”

  莫笙靠在孟廷昊怀中,眼神黯淡了几分:“莫绍靖不喜欢我,索性给我取名莫笙,莫笙莫笙,不如不要出生。师父疼惜我,赐字九思。愿我束己慎思,不为过往所累。”

  君子九思,视思明,听思聪,色思温,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问,忿思难,见得思义。

  孟廷昊拥紧了莫笙,莫笙的声音俏皮起来:“可惜,我当时并不能领会师父的良苦用心,全部和他对着干,倒养出一副跳脱不羁的散漫性子。”

  莫笙说得轻巧,孟廷昊却是猜到她当时被弃在穷乡僻壤多年,虽被璇玑老人收养,但骨子里仍在自暴自弃,所以生出叛逆和倔强。

  孟廷昊挑起眉毛,嗓音轻柔:“笙儿,你的生辰是几时?”

  莫笙低下了头,呐呐道:“忘了,猜也不是什么好日子。”

  莫笙语气消沉,孟廷昊猛然想起她的生辰之日便是母亲的忌日,那么她从小至今便没有人为她过过生辰。

  孟廷昊心中钝痛,紧握住莫笙的手,语气郑重道:“笙儿,明日休沐,你陪我去一个地方。”

  莫笙好奇地抬头问他,“什么地方?”

  孟廷昊不答,反而猛地起身将莫笙抱起,莫笙吓得抱住他的脖颈。

  孟廷昊轻笑:“明日你便知道了。”

  莫笙挣扎,瞪着眼睛道:“那你现在要带我去哪儿?”

  孟廷昊:“墨竹轩,今日你早些歇息。”

  莫笙想起书房和墨竹轩途径那一路,岂不是要受王府仆婢的注目礼,早就从苏小婵口中得知下人们将她传得极不像样了,“宠妃”再发展下去,岂不成了“妖妃”?

  莫笙拼命挣扎,连声拒绝道:“放我下来,我要回去写稿,我的稿子还没写完!我要当一个言而有信的人……”

  孟廷昊:“……”

  孟廷昊不理会莫笙的挣扎,一言不发地将像鹌鹑一样的莫笙抱出了书房,当着瞠目结舌的一众仆婢的面,一路抱她进了墨竹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