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与君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意外来信

韶华与君同 岁九思 2210 2019.09.22 11:45

  苏小婵擦干净脸上的泪水,在莫笙的身侧坐了下来,慢慢说道:“我来王府也没多久,都是帮厨的时候听她们私下讨论的。我们昊王爷,八王爷还有十三王爷,都是雪妃娘娘所出。听说以前雪妃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宫内的妃子都十分艳羡,但后来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六年前,雪妃娘娘突然暴毙,而昊王爷也被流放突厥,八王爷和十三王爷被寄养在其他贵妃身边,直到三年前昊王爷回到王都,八王爷和十三王爷才一同住进了昊王府。去年十三王爷偷偷祭拜雪妃娘娘,被其他皇子发现,告到皇上那里被狠狠斥责,回来就落下了心病,一直郁郁寡欢,脾气也越来越古怪心狠,稍不如意便打杀仆婢。可昊王爷和八王爷都心疼十三皇子,舍不得责怪,于是下人们都巴不得离得远远的,生怕招惹到他。”

  苏小婵转头看向一脸沉思的莫笙,无奈叹气道:“王妃你不愿出门,我才没告诉你这些事。可惜,没想到您的运气好成这样,居然一出门就碰到了。”

  跟在莫笙身边久了,苏小婵也学会了挖苦,莫笙不由得讪讪而笑:“呵呵……”

  莫笙琢磨着苏小婵的话,对于十三王爷为什么变成那副性子表示理解,爹不疼娘不在,又摊上两个弟弟控的哥哥,恨不能金山银山都捧到他的面前,生怕他受一点儿委屈。也只有被这样肆无忌惮的爱包围的人,才能活得如此无法无天。

  莫笙突然想起婚典上那张俏丽明媚的桃花小脸,猜她必也是这样,所以违抗圣旨的事都能做出来。

  嘎吱一声!柴房的门被打开,徐管家带了两个仆从进来,恭敬有礼地朝着莫笙躬身道:“王妃娘娘,王爷吩咐我送您回风梨院。”

  苏小婵一脸惊喜,看着莫笙的目光又是高兴又是佩服。

  莫笙眸光熠熠,勾唇一笑。

  算你有脑子!

  等莫笙被送回到风梨院子,再看到一桌子的丰盛佳肴还有一瓶上好金创药的时候,对某位混蛋王爷的愤恨才终于淡了一点点。

  算你有识相!

  莫笙风卷残云般狼吞虎咽,打算把这几天因为清汤寡水遭受的虐待统统补回来。苏小婵一边夹菜,一边高兴道:“王妃,你好厉害啊。王爷不但放了我们,还赏了我们这么多好吃的。”

  苏小婵用崇拜的眼光看着莫笙,秀逗的脑子想象力无边:“王爷是不是碍于情面所以才责罚你,但他的其实是心疼王妃你的……”

  噗!听到这句,莫笙一下子把嘴里塞的食物都喷了出来。

  莫笙咳了两下,无奈地看向苏小婵:“吃饭就吃饭,不要说笑。”

  莫笙随手拿起一只鸡腿堵住了苏小婵的嘴,继续大快朵颐。

  等就寝前,苏小婵帮莫笙青紫一片的后背擦金创药的时候,着实意识到自己确实是异想天开。苏小婵擦到凹凸不平处,触碰到青紫皮肤下还有道道结痂的疤痕,便好奇问道:“王妃,你这是什么时候受的伤?”

  莫笙折腾了一天,整个人昏昏欲睡:“两个月前……”

  那就是在入王府之前了,但为什么会受这样的伤呢?苏小婵见莫笙睡意昏沉,没敢细问,只叹了口气,非常温柔体贴地将金疮药刷了一层又一层。

  擦完药之后,苏小婵起身熄了烛火,房内陷入一片静谧,只有莫笙浅浅的呼吸声。

  这鸡飞狗跳的一天总算是结束了。

  ******

  天边金色的光芒冲破云层,一束束光辉遍散人间,昊王府的花园内百花争艳,绚丽多姿,花间晨露在阳光的恩宠下,如细碎的星子闪闪发亮。王文山素有晨间漫步花园的习惯,此时万物将醒未醒,混沌之间可窥天机。

  哒哒哒!匆匆的脚步声打断了王文山的“格物致知”。

  王文山循声望去,徐管家捧着方形檀木盒快步走他的面前,只见檀木盒内躺着一封素白的信封,而上面朱红笔墨写着八个字“世事浮云,一寸梦长”。

  王文山疑惑道:“这是哪儿来的信?”

  徐管家将檀木盒递到王文山面前,回道:“不清楚,守卫今早一开门就看见,交到我手上。我本以为是什么恶作剧,但是这信封偏偏用的是上等的宣纸,寻常人家根本买不到。事情未明,不敢惊扰王爷,知道王老这时候惯常在这儿,递来给您先过过目。”

  王文山拿起信封,仔细打量上面的字迹,遒劲有力,运笔流畅洒脱,颇有隐士放旷之风。而且,瞧着有点眼熟,似乎是在哪儿见过。

  王文山盯着上面的八个大字,一字字念道:“世事浮云,一寸梦长。云……梦……”

  云梦山!

  王文山倏然一惊,他想起在哪儿见过这个字迹了!

  那本流传在天下学子手中,被所有谋士封为圭臬的《千机变》。

  序章的字迹和这八个字一模一样,正是璇玑老人亲笔!

  王文山将信塞进胸口,按了按,而后郑重地叮嘱徐管家:“我会将信交于王爷,你吩咐守卫们不要对外言说,切不可走漏风声。”

  王老一向随和宽厚,少有这样严肃的颜色。

  徐管家慎重点头,领命后匆匆离去。

  王老转身看向沐浴在阳光下的风梨院,心中那团疑云隐隐约约地露出一角。

  ******

  大理寺卿曹德望和兵部尚书成谦分别收到今日打探到的消息,兵分两路悄无声息地进入昊王府地下暗室,进去见昊王爷、孟少晟,还有一直最晚到的王文山都已经在内等着了。他们会面的具体时间并不确定,因着最近璇玑老人现身还有流民处置问题迫在眉睫,所以比往常频繁了些。

  两人落座后也不废话,成谦率先禀告打探而来的消息:“我派人寻遍京都,多是一些因为洪乱偷偷窜入王都的流民,且都被控制住了。若说称得上是可疑的人,却是一个也没找到。”

  王文山缓缓端起茶杯,仿若一切都是意料中。

  曹德望看了一眼昊王爷,犹豫片刻,才缓缓道来:“王都内的眼线来报,流言一开始是从酒肆传出,再由乞丐们之中疯传,这才转到我们的耳朵里。有个小乞丐多说了一嘴,提到一位小丫鬟,而且他偶然看见她入了、入了……”

  孟廷昊淡色的眸子移向吞吞吐吐的曹德望:“入了哪儿?”

  孟少晟也是不耐烦地催促道:“曹大人一向快言快语,怎么今天倒犹犹豫豫的?”

  曹德望拱手告罪,坦言道:“这乞丐说的话,很是让人怀疑。他说小丫鬟入的是……昊王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