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与君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奴隶市场

韶华与君同 岁九思 2170 2019.10.16 11:42

  夜幕降临,墨色浸染般笼罩了整个王都,为生存奔波劳碌的人们徐徐沉入梦乡,白日的喧嚣归于沉寂,空旷的街道上只听得到远远的打更声。当所有的一切已经睡去,却意味着王都某些地方的苏醒,如烟花之地翠云楼,比如销金窟成安赌坊,比如王都最大的奴隶决斗场——无归城。无归城建在王都的地底下,它是繁华盛世里最污浊的土壤,里面有坐南闯北的刀客、穷困潦倒的流浪汉还有一批耍强斗狠出狱不久的罪犯,而这些无家可归的人汇聚于此,苟活于阴影之中,看着奴隶们在角斗场里你死我活,将快乐赤裸裸地建立在比自己更不堪的人身上,借此得到一些可鄙的优越感。

  无处可去,回首难归。

  莫笙站在无归城浓墨重染,线条藏钩的大字下面,心里蓦然升起了这句话。孟廷昊说到做到,带她来找那个可以和赛穆罕抗衡的人。谨言在外面守着马车等待,莫笙和孟廷昊两人进入无归城内,里面是黑暗狭长的甬道,越走越深,莫笙走南闯北面上倒也不怵,一派轻松。但瞧着孟廷昊一副驾轻就熟的样子,似乎是经常来这里。

  走到甬道尽头,强烈的火光分外刺眼,而声音震耳欲聋,嘶吼狂笑如同群魔乱舞。莫笙放下自己挡光的眼睛,只见里面人头攒动、形形色色,而每个人的眼睛都看向了会场的中央,会场中央正是决斗场,上面两个高大勇武、肌肉虬结的光头大汉光着上身,奋勇厮杀,大汗淋漓。

  孟廷昊和莫笙被人带入楼上,众人的目光都被会场比武的奴隶吸引,无暇顾及他们两人。为了掩饰身份,孟廷昊和莫笙都换了常服,且带上了古怪的面具,无人可以认出。两人进入了无归城的雅间,才把面上的面具放了下来。

  莫笙将面具扔在一边,大喇喇地坐在椅子上:“没想到你说的那个人,喜欢来这种地方。”

  孟廷昊也解开了面具,心里犹豫要不要同她解释一下,但最后只轻描淡写道:“如果你能帮我说服他为大孟出战,玉佩立马就归还给你。”

  莫笙一听,来了精神,朝着孟廷昊笑道:“一言为定!”

  莫笙本想打听一个那人的兴趣癖好,忽然被楼下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打断,楼下的声音齐声震天,众口一声在呼喊着一个名字。

  “泰安!”

  “泰安!!”

  “泰安!!!”

  莫笙好奇地站起身,俯视楼下。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在万众瞩目下缓缓走向决斗台,黝黑的肤色透着油光,一米九左右的身高,如高山巍峨耸立,最引人注目的是,他有一双如兽般狠厉野蛮的双眼,那狂猛霸勇之气直扑而来,让在场每个人心头一震。

  “他是谁?”莫笙眼睛一动不动,呐呐地问道。

  孟廷昊走到莫笙的身前,凑到她的耳边轻声说道:“他就是这角斗场里的常胜将军,那个我说过可以和赛穆罕对战的人——徐泰安。”

  莫笙心头一震,决斗台周围里三层外三层挤满了,每个人的眼睛里都冒着兴奋而又期待的光,站在决斗场上的一个是今天的王者,一个是昨日的霸主,这注定是一场强强对抗,你死我活的比斗。徐泰安的对手已经连赢数场,势头正足,身高体格与徐泰安不相上下。一声哨响之后便选择先发制人,重拳如风袭向徐泰安的面门。徐泰安目光沉凝如深山千尺寒潭,在拳风逼近的毫秒之间闪避开,趁着对手怔忪的刹那,提腿叩击向对手的腹部。

  莫笙屏住呼吸,不舍得放过场上的任何一秒。孟廷昊一手撑在栏杆上,倾身覆在莫笙的耳边低语,如情人般在她的耳鬓呢喃。

  “徐泰安,出身贫寒,历经灾荒后母亲饿死,年仅十岁便被卖给富商为奴。三年后,富商因惹上官司,不得不买奴隶以求自保。随后,他便被转手卖入这无归城,成为这里的打手之一。”

  场上的大汉被连击之后,发出痛苦的哀嚎。而他的怒火也随之被点燃,反手便劈向了徐泰安的后背,砰地一声!徐泰安被强劲的掌力打得后退数步,腹腔遭受冲击,他的嘴角喷出血沫,徐泰安低垂着眉目,眼神凶光四射,他用手背缓缓地擦掉嘴角的血沫,而那通红的面孔,肌肉上奋起青筋,他整个人犹如魔刹。

  “无归城内像他这样的打手成千上百,但其他的逃得逃,死得死,最终能站上这决斗台的不超过五个。而这五个人和南来北往的高手较量,能活到现在的不超过两个。但像徐泰安这样,在这角斗场内连续五年获胜的决斗高手,只有他一个!”

  仿佛是响应孟廷昊的话语一般,徐泰安丧失了和对手你来我往的耐心,出招迅猛如闪电,不给对手任何喘息的机会,招招致命,步步为营将对手逼入决斗台的边缘。随后,重如千斤的拳头轰入对手的腹部,大汉直接被打飞出决斗台!

  场内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和震响,不过半刻钟,常胜将军再一次延续了他的不败神话!

  天生的武者,天生的战将!

  莫笙看完这酣畅淋漓的比斗,全身的热血都忍不住随之涌动激流。她不经意地侧头看向孟廷昊,孟廷昊伏低的身子并没有来得及退开。

  她的嘴唇堪堪擦过了孟廷昊的侧脸。

  那微末湿润的触感,让孟廷昊忽然忘了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莫笙心里陷入天人交战,徘徊在道歉和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之间,但她整个人被孟廷昊的双臂环绕在方寸之地,他的气息浓烈,怔愣的片刻让她错失了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时机。

  两人就这样静默了一会儿,孟廷昊的眼睛不受控制地落在了莫笙红润微颤的嘴唇上,咽喉本能地动了动,而心里升起的某种警告倏地让他惊醒回神。他直起了身子,手摩挲了一下栏杆,便有些恋恋不舍地放下。

  孟廷昊转身到桌边,自然而然地倒了一杯茶。莫笙从那陌生又让她莫名紧张的氛围中解脱出来,也不敢大口踹气生怕暴露了什么,只轻轻地将呼吸放出,平复紧绷已久的心脏。

  孟廷昊大口地喝了一杯水,便同没事人一样稳声道:“你想问什么?”

  莫笙默契地顺着梯子往下爬:“既然你这么了解徐泰安,应该也尝试过将他招至麾下,那他为什么拒绝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