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与君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王的盛宠(三)

韶华与君同 岁九思 2253 2019.10.06 15:39

  正巧左边首位的娉婷女子,秀丽端庄,略一思索便不徐不疾吟道:

  草色青青衬柳黄,碧玉楼前拂堤岸。

  二月清风送暖意,芳园林里话春光。

  此诗正迎合此情此景,正可谓恰到好处,在座女子皆是面露赞赏,啧啧称奇。第二位女子也不甘落后,声如莺啼,随口便来:

  蓝空如洗云遥遥,百花齐放送春到。

  不知何处芳菲色,池边垂下绿丝绦。

  有蓝空、有白云,还有这无边的芳菲春色,此诗空旷高远,意境悠长,女子们皆是交口称赞,感慨芳林园卧虎藏龙,不虚此行。前两位女子都开了一个好头,现在该轮到莫笙了,莫子娴一脸讥诮,等着看好戏。

  莫笙将手中的糕点放下,轻拍了拍手,便利落起身,笑意深深道:

  风弄云来水弄影,花弄春光柳弄情。

  碧玉楼前话好景,少女柔肠盼君心。

  诗句一落,不少女子都羞红了脸,用手帕略略掩住了唇。到场的女子哪个不是盼着这次回去可以觅得如意郎君,但想是一回事,说出来就是另一回事了。民间酒肆女子如此直白倒也正常,不过,但凡有些名望的女子说这种话就显得很轻浮放浪,会被别人诟病了。

  于是女子们都窃窃私语,很是不满,但又碍于莫笙的身份不能发作。只那最先吟诗的秀丽女子莞尔一笑,瞧着六王妃那率性肆意的模样,心生丝丝敬佩,想他人所不能想,言他人所不能言,倒是位奇女子。此时这位秀丽女子只是世家某个旁支的庶女,因颇有才名才被邀请到此,和莫笙的身份隔着千万重,她没曾想到,有朝一日,她和莫笙会有奇异的交集,而那时早已物是人非事事休了。

  莫子娴俏脸绷紧,抓好时机站起身发作:“纵使你是六王妃,也不能在芳筵盛会上随意污言秽语,坏人名声。”

  见有人带头谴责,莫子娴一说完,其他女子便齐刷刷地抬头不满地看着莫笙,被众人视奸的莫笙却是神色不变,肆意笑道:“妹妹从那首诗中可听出什么污言秽语了?我不过只是点出你们心中所想,何必恼羞成怒,忒也无趣!”

  说罢便摆了摆手,狂妄无礼地拂袖而去。

  莫子娴整个人气得发抖,脸色涨红,颤抖地指着莫笙的背影:“你……”

  谢栖梧起身安抚莫子娴,莫子娴看在谢栖梧的面上重重地坐下,实在忍不下这口气,大口地喝完一盏茶之后,左想右想便招来了随行婢女青儿,俯身耳语了几句,青儿匆匆退下。

  见莫子娴好像心情愉快了不少,与身边的人说话都欢快许多,谢栖梧眼神一闪,便朝着门口的婢女素梅望了一眼,那女婢从小随侍在谢栖梧身边,训练有素,心领神会之下便跟在了青儿身后。

  ******

  芳林园内,翠竹繁茂,百花齐放,香飘四溢。

  莫笙其实是故意寻个由头从那些女子间脱身而出的,藏身暗处的人必定希望她落单才会动手。孟廷昊早已在她身边安排了暗卫,她以身相诱,机会如此难得,不愁那个人不现身。

  莫笙行至盘旋的水廊间,这里以前本是一池清水湖,芳林园将湖纳入腹中,又匠心独运地在其间建了蜿蜒的回廊小亭,湖光倒影修竹,流光熠熠,格外雅致。

  莫笙虽不是个醉心山水的隐士诗人,但如此曼妙美景,也不由得放松了身心,一时晃神,便忽略了迎面走来的丫鬟们。她们见六王妃凝神欣赏美景,也不敢惊扰,便悄无声息地走过。当她们快要路过莫笙身边的时候,忽得一只有力的手掌猛地推了一下莫笙的后背,莫笙来不及惊呼,身体便不受控制地坠落下去。

  这手劲儿真巧!

  莫笙在被湖水淹没口鼻的时候,在心中感叹道。见六王妃突然落水,站在走廊上丫鬟们顿时慌作一团,不会泅水只惊恐无助地嘶吼,相比于水下的莫笙,倒显得淡定得多,虽然她疲懒不曾跟着师父好好习武,但为了逃命时候方便也在海里翻滚过,高难度的游水动作没有学到,但狗刨式还是会的。

  反正此刻也无需顾忌姿势优不优雅,这清水湖看似清澈,湖水倒比想象中深,莫笙一个旋转便拨开水往上游去,但忽然惊讶地发现使不上力。

  她的脚被人抓住了!

  莫笙回头一看,便被藏身在水中的黑衣人扼住了咽喉,莫笙死命挣扎,但那黑衣人身材健硕,孔武有力。莫笙不过几秒便泄了气,而湖水也铺天盖地地淹了过来,灌进了她的口腔和耳鼻之中,莫笙像是嘶哑无声的鱼儿,脑中混沌一片,那种垂死的感觉真实而鲜明,那深藏在她心底深处的黑暗记忆也席卷而至。

  夜晚黑洞洞地,瓢泼地大雨狠狠砸在她身上,她浑身狼狈,满身伤痕躺在地上。

  湿漉漉、冰冷、黑暗,无孔不入地缠绕着,包裹着她,躲也躲不开,避也避不了。

  谁来救救我!谁来救救我!

  她无力地躺在地上,任由无情的雨水摧折她的身体,绝望的眼睛只盯着黑漆漆,吞噬所有的夜空,生命力也随之一点点消逝。

  没有人,不会有人来了……

  模模糊糊中,似乎听到有人扎入水中,而岸上的人紧张地叫唤了声“王爷”。黑衣人听见来人,快速松开了手,如同游鱼一般迅速逃离。在水中的孟廷昊找到莫笙的时候,她无力地漂浮在水中,白色的衣裙在水中散开,好像一朵沉睡不醒的玉莲,而她的脸色苍白如纸,那绝望地放弃一切的神情,让孟廷昊灰眸瞳孔一缩,倏尔飞快地游近了莫笙,让莫笙靠在他的怀中,一起游上了岸。

  莫笙浑身湿漉漉地一片,觉得好冷好冷,眼睛也无力睁开,就想一直这样睡下去。可身边有个人不停地拍她的脸,还叽叽喳喳叫她的名字,她烦不胜烦,被冻得僵硬的身子完全动弹不了,然后好像有温软的东西贴到了嘴唇上,听到周围人倒抽一口冷气的声音,而一股温热的暖气随之流入五脏肺腑,模糊的意识也渐渐回笼。

  莫笙的眼皮支撑着拉开一线,孟廷昊焦急担忧的脸庞映入眼帘。

  他……至于装得这么像吗?这演技放戏台上绝对是头牌。

  孟廷昊要是听见了莫笙心里的嘀咕,肯定会亲手再把她送回到湖中。万幸他听不到,见莫笙醒来,那紧绷的情绪终于一松,他轻轻一抬手,便将莫笙的双腿勾在手臂上,一起身将她整个人团抱在怀中,温润的灰眸冷寒如霜,锐利如冰锋般射向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丫鬟们。

  孟廷昊:“此事,还希望有人能给本王一个交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