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与君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埙笛相合

韶华与君同 岁九思 2244 2019.10.18 13:53

  在场众臣噤声,皇上也因腾格尔反复的挑衅隐隐生怒。

  李睿反倒是似笑非笑地看了莫笙一眼,莫笙的眼皮顿时跳得更厉害了。

  李睿随即站起身,拱手朝皇上谏言:“陛下,我听闻六王妃嫁于廷昊数月有余,两人琴瑟和鸣,想必六王妃才艺双绝,我看不如就让六王妃表演一出,也好让摄政王对我大孟出阁女子改观。”

  我勒个去,我就知道他没安好心,原来是搁这儿等着我呢!

  莫笙眉头拧作一团,脑中快速琢磨应对之法。

  孟廷昊面容冷峭,目光深深地看着对面的李睿,李睿不以为意,嘴角带着玩味。

  皇上听罢转而看向莫笙,笑着点点头道:“如此也好,不知六王妃意下如何?”

  知道莫笙底细的太子、九王爷、十王爷等人脸上明显带着看好戏的表情,而莫子娴更是面带讥诮。孟少晟和孟少飞都不由得眼露焦急之色,他们与莫笙相处日久,虽只她聪慧机敏,能谋善断,但其他的着实没有见过,而莫笙平日里又是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实在和才艺完全不搭边啊。

  孟少晟忍不住起身帮莫笙解围,朝皇上禀报道:“父皇,六皇嫂受了风寒,近日才得恢复。这表演劳心费力,不如另择他人吧。”

  皇上蹙眉,面露犹豫,看向莫笙:“你的身子可撑得住?”

  莫笙无可奈何地站起身,内心抓狂,心想这次太子那边已经先得一筹,她是无论如何也推脱不得,只能正面应对。这大将军李睿落井下石想趁机打压孟廷昊,胡乱盖“才艺双绝”的大帽子也罢,但皇上理应知晓她的来历,却接受了李睿的谏言,此事事关大孟颜面,为何皇上就如此确信我不会搞砸呢?

  莫笙心中充满疑虑,眼睛安抚地看了孟少晟一眼,孟少晟只好落座。

  莫笙面上堆满了笑,福身一礼:“多谢八弟体恤,也谢父皇看重,儿媳不似谢小姐和子娴妹妹那般才华夺目。但既然父皇有令,儿媳自当尽力而为。”

  皇上眼睛一亮,不由得开怀笑道:“好好!不知你想要表演什么呢?”

  莫笙顿了顿,抬头回禀:“陶埙!”

  陶埙不比琴瑟,或者歌舞,明眼人一见就知深浅,学习或许容易,但要出彩却是极难。要求吹奏之人高出一般水平的曲调控制,否则也只能流于平庸,极难服众。

  孟廷昊看向莫笙,灰眸闪烁。

  皇上明显也是考虑到这点,询问莫笙:“你确定?不改啦?”

  莫笙笑了笑:“不改了!”

  莫笙脸上笑眯眯,其实内心早已泪流满面,我也十分想选那些琴瑟鼓笙等乐器啊,但……我不会呀!当年跟在师父身边四处奔走,轻装简衣,那小巧轻便的陶埙是她仅会的乐器,如今也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皇上朝着身边的太监示意,很快便有人将一只盘花纹陶埙呈与莫笙面前。

  莫笙在众目睽睽之下接过陶埙,抿了抿唇。

  忽得,幽深旷远的埙声自虚空而出,众人不由得心头一震,而那压低的埙声如同初春的清风拂过大殿,自带一股隐士高远之气。那丝丝缕缕的风仿佛吹绿了江南的堤岸,吹红了树梢含苞的花朵,忽然埙声陡转,那风似乎夹了淅淅沥沥的夏雨声,飘摇如幕,朦胧似雾。

  太和殿寂静一片,李睿望向莫笙的目光,难掩惊艳之色。

  孟廷昊的灰眸动了一动,便朝着身侧的小太监低语了一句,小太监领命离去。

  莫笙犹自吹着埙,思绪飘向了过去,这首曲子是师父所创,乃是四季之音,第一部分是春回大地,第二部分是夏雨如酥,第三部分是秋枫飒飒,最后是冬雪无垠。她每次吹到第三部分之时,总有失落之感,仿佛这埙声是师父怀念着一个人,想要诉说些什么,那埙声低回跌宕,犹如离去之人频频回首,却一步一步走远,似乎又隐隐期待着挽留。

  莫笙心想,天地茫茫,皆是过客,谁又会挽留一个即将离去之人?

  突然,一缕笛音绵绵,随埙声之后而出。

  莫笙心中猛然一惊,吹着埙望向笛音来处。

  近在迟尺。

  孟廷昊长身玉立,不知何时与莫笙并肩而立,灰眸深深,让莫笙看到其中倒映着隐隐慌乱的自己。莫笙定了定神,埙声节奏加快,而那笛音又很快追了上来。

  缠缠绵绵,如泣如诉。

  埙声似乎不由自主地放缓,那笛音便与埙声共鸣,原本埙声暗哑略带悲意,而这笛音清亮,将那悲秋之意一扫全无,两种曲调相得益彰。

  莫笙的目光一动不动,怔怔地看着面前的孟廷昊,眼中含光。

  原来真的会有人懂,竟真的会有人来相合,来与你同行,这世间不是只有你一个人。

  埙声入冬,如同北风萧萧,笛音若雪,如同轻羽絮絮而落。埙声伴着笛音,笛音随着埙声,交织着,走过了冬。

  莫笙放下了手中的埙,面上带着淡淡的凉意。

  孟廷昊神色微怔,抬手抚向了莫笙,用指腹擦去了她脸上不知何时流下的泪水。

  那暖意触醒了莫笙,莫笙回过神来,迅速避过了孟廷昊的手,用袖子拭泪。

  孟廷昊似乎有些失落,手慢慢落了下来。

  “不知此曲何名?”

  皇帝微微颤抖的声音,打破了寂静。

  莫笙福身,见皇帝满脸动容,便回禀道:“此曲乃我一生命中最为亲近之人所创,名为《韶华》,意为四季韶华若流水,此生唯愿与君同。”

  皇帝垂了眼眸,似是缅怀某个人,嘴角泄出一丝苦笑。

  这就是你的愿望吗?有生之年求而不得,如今你总算和她相聚,定可以为她奏一曲《韶华》。

  皇上转而好奇地询问孟廷昊:“皇儿是如何通晓此曲的?”

  这个问题,莫笙也十分想知道。

  那曲子是师父所创,她也未曾在人前奏出过,即使他精通乐理,但也不可能附和如此流畅默契。除非……

  莫笙眼神一动,猜到了那个可能的答案。

  “回父皇,是母妃,母妃曾在儿臣面前奏过此曲。”

  孟廷昊淡声回道。

  果然,如果此曲乃师父所创,那母亲定然是知晓,十有八九也演奏给雪妃娘娘听过。

  皇上心头一震,眼眸莹润,只沉沉地叹息一声。

  李睿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那桃花眼中的笑意黯淡了下来。

  啪啪啪!!

  突兀的鼓掌之声传来,打断了众人的思绪。

  腾格尔嘴角含着以为不明的笑容站起,连连鼓掌。

  随之,发出了长狄的第三个挑衅。

  “大孟女子的风华令鄙臣叹为观止,大孟才艺高绝,长狄自愧不如。只是不知大孟男儿的风采如何,鄙臣愿讨教一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