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与君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入宫觐见

韶华与君同 岁九思 2259 2019.09.19 11:53

  莫笙的眼睛勉强地睁了睁,苏小婵脸上露出笑容,但莫笙的眼皮又十分不争气地耷拉了下去,苏小婵的笑容瞬间僵硬在了脸上。

  苏小婵欲哭无泪,看着躺在床上的莫笙不知道梦到什么,在无意识地砸吧着嘴。苏小婵眼睛一亮,抬腿急匆匆地跑了出去。没多会儿便端着一个食盒速速跑了回来,苏小婵蹲在床沿,将食盒打开,房间内瞬间香飘四溢。

  莫笙鼻子动了动,顺着香气直起了身,睁开惺忪的眼睛一看,竟是一只荟珍八宝鸭,莫笙刚抬手去抓,八宝鸭便被拿走了。

  莫笙抬头,苏小婵的脸上正硬扯着一抹笑:“王妃,王爷候你多时了。”

  莫笙清醒过来,想起昨日孟廷昊离开前的话,心虚地讪讪而笑。

  苏小婵心灵手巧,以飞快地速度给莫笙梳洗打扮,而莫笙被苏小婵折腾着,手和嘴却没闲着。苏小婵给她盘起发髻,她便将八宝鸭撕成小块。苏小婵给她画眉,画一边她吃一半。带到上妆完成,莫笙的早膳也用完了。

  着实配合地行云流水,分秒必争。

  而门外王爷的贴身小厮谨言等得战战兢兢,终于看到了身穿彩云锦绣长裙的王妃十分不雍容华贵地走了出来。过了一夜,王府上下都得知这位六王妃来自穷乡僻壤,行为怪诞随性,完全不拘礼数,和大家闺秀实在八竿子打不着。

  纵使如此,谨言的嘴角还是忍不住抽了抽,不敢多言便带着莫笙去找等候多久的王爷。

  很快,莫笙走到王府大门口,只见一位穿着深黑常服,腰环绛紫玉带的青年静静伫立在红顶马车旁,身姿倾长,如玉树皎皎,气度沉凝,犹如深山寒潭,而精雕细刻的俊美容颜,无丝毫瑕疵,近乎天成。

  莫笙不由得眼前一亮,虽然婚嫁之事不由自己做主,但这婚约确实是自己大大地占便宜了,如此龙章凤质的好儿郎,怎么看都不像是自己能相配的,这般容色比啥都不干也能招蜂引蝶的大师兄还要出挑几分。

  当然,如果他没有想杀我,那就更好啦。莫笙无奈地在心里嘀咕着。

  孟廷昊听到脚步声,缓缓侧首循声望去,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莫笙的真容,昨日拜堂之时她还是一副邋里邋遢的样子,而昨夜也只匆匆一瞥,并未看到正脸。虽然不是外界传言的那般满脸疮疤,容颜粗鄙,但确实……容貌平平,全身上下也仅那一双眼睛慧黠灵动,神采奕奕。比之那人实乃……云泥之别。

  孟廷昊虽是等了许久脸上也未有不悦之色,只一脸平静地看了莫笙一眼,便抬腿入了马车。莫笙摸了摸鼻子,乖乖跟了进去。

  车厢内铺了绒绒的黑色毯子,莫笙进去只见孟廷昊犹如一尊雕像一般坐着闭目养神,脸上明晃晃地写着两个大字:

  勿扰。

  好冷。莫笙瑟缩了一下,很识相地没有靠过去,在侧边落座。马车缓缓向前,没一会儿就入了王都的平阳街,平阳街左右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店铺、货摊,人群熙熙攘攘穿梭其中。莫笙鼻子动了动,闻到各色浓香,忍不住偷偷拉开窗帘一道缝。

  莫笙瞅见窗外琳琅满目的各色吃食,口水差点都要流了出来,嘴中不知不觉地将吃食的名字喊了出来:“灌汤小笼包,葱香云吞面,黄金玉米酥……”

  孟廷昊被吵得睁开眼,朝着莫笙看过去,只见她眼睛发着光,如数家珍地点着那些他完全看不上眼的陋巷小吃,当她是出身穷乡僻壤,没见过什么世面。

  孟廷昊平静地朝马车外头吩咐道:“谨言,赶快点。”

  马车外的谨言一甩马鞭,马车快速地向前驶去,将平阳街的各色食铺远远地甩在了后面。莫笙眼露不舍,颇为气恼地看向始作俑者,目光刚一触及孟廷昊寒潭似的灰眸,便灰溜溜地转开了目光,假装刚才什么都没发生。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昨天坑他和自己成婚,保住了自己一条小命。如今还要依靠他王妃的名头罩着,现在还不是和他硬扛的时候。莫笙给自己做完心理建设,便不再纠结,落了帘子,安分地坐好。

  孟廷昊复又合上了眼睛,闭目养神。

  莫笙神色一动,大着胆子冲他做各种鬼脸,没料到孟廷昊身怀武功,甚为警觉,他猛地睁开眼把吐舌头,翻白眼的莫笙看了个正着。

  莫笙的动作僵住,尴尬了几秒,放下手收回表情,默默地转身,手十分心虚地抠着木板。

  孟廷昊嘴角浮起薄淡的笑意,便又气定神闲地闭上了眼睛。

  穿过平阳街,孟廷昊和莫笙在皇宫铜门前下了马车。孟廷昊缓步在前,莫笙跟在孟廷昊的身后,好奇地东张西望。经过宫墙院角,隐约看到绿柳翠阴之下宫婢们瞧着自己议论纷纷,指指点点的样子,态度十分轻慢,看着孟廷昊的眼神带着许多仰慕与惋惜。

  莫笙望向孟廷昊虽然挺拔,但动作迟滞颇为紧绷的背影,暗笑,他也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么不在意啊。

  两人刚走到金华殿的门口,便听到什么东西被猛地砸到地上,紧接着其内传来暴喝声:“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朝廷俸禄养你们,竟连流民都治理不好。”

  声若洪钟,肝火中烧。

  再然后便听到细细索索下跪的声音,伴着数句“皇上息怒”的请罪声。

  老太监见六王爷和王妃到了,连忙进去通报:“皇上,六王爷和王妃进宫谢恩了。”

  紧接着从殿内陆陆续续走出四位垂头丧气,脸冒虚汗的官员,他们朝着孟廷昊略微行礼之后,便火急火燎地离开了。

  孟廷昊和莫笙步入金华殿,孟廷昊掀起长袍,下跪叩首:“见过父皇。”

  莫笙连忙跟着跪下,垂首道:“拜见父皇。”

  “起身吧。”

  “谢父皇。”

  孟廷昊和莫笙起身,皇上缓步走到莫笙面前,简洁有力地命令:“抬起头来!”

  莫笙心中诧异,闻言缓缓抬头,看向那个乱点鸳鸯谱让她屡次命垂一线的罪魁祸首。

  面前的皇帝正值天命之年,一身明黄,头戴冠冕,霸气天成,威严慑人。

  皇帝敛目打量着莫笙,目光锐利逼人,莫笙虽然心跳剧烈,但目光倒是并未回避。

  不像,一点都不像她的生母。

  皇帝颇为遗憾地想着,一名太监抬步端着一个精致的托盘进来,朝着皇帝回道:“陛下,这是太后吩咐御膳房给您准备的糕点。”

  莫笙闻到清新中带着甘冽的香气,十分没有规矩地看向太监手捧的食盒,满脸惊喜:“晨露玉莲糕!!”

  皇帝用奇异地眼神看了看莫笙,沉声道:“你如何识得这宫中御用糕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