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与君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心烦意乱

韶华与君同 岁九思 2292 2019.10.21 12:31

  将军府正堂之内,李睿懒散地撑着头,桃花眼几乎要眯成一条线。而堂下的太子、九王爷和十王爷却争得不可开交。

  太子孟承乾眉间的朱砂快被紧蹙的眉头挤得都快看不见了,他语气分外担忧:“孟廷昊如今彻底执掌吏部,莫绍靖虽先前几次三番向我投诚,但他的女儿是孟廷昊的正妃,他手中那半块兵符,指不定现在就握在孟廷昊的手中。而流民安置一事,也是他同崔尚书一同督办,近日来往也甚为亲密。如今看来,刑部莫氏、工部崔氏、吏部王氏皆在他之手,父皇连日也对他赞誉有加,我们不能再任凭事态发展下去了!”

  九王爷却连连摇头,分析道:“崔尚书这个人向来眼高于顶,不参与党争,且工部和政局关系浅薄,不足为惧。而今日朝堂之上,孟廷昊拒婚莫氏二小姐,若是想要拉拢莫氏,收下两个女儿岂不更好?但我瞧莫绍靖那个老狐狸见莫夫人恳求赐婚,气得脸都紫了!”

  十王爷一贯赞成太子,朗声道:“太子哥哥既然有这层顾虑,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们还是要采取一些措施,将孟廷昊彻底打压下去才好!”

  突然,堂上传来一声轻叹。

  太子、九王爷、十王爷等人纷纷禁声,犹豫地看向李睿。

  李睿的桃花眼看了太子一眼,太子常年被李睿训斥,整个人瞬间绷紧了。果然,李睿的目光十分尖利,几乎将太子战战兢兢的心洞穿了一个大窟窿,他刚才言辞涛涛的气势顿时萎靡了下去。

  李睿淡淡开口道:“杯弓蛇影,自乱阵脚。莫氏一族因兵符站在风口浪尖,一着不慎便会惹皇上忌惮,因此莫氏手中的兵符,只会锁在莫绍靖的柜子里,他绝对不会让兵符落入他人之手。而孟廷昊执掌吏部也不可能独断专行,我们的人也不可能轻易让他清除。不过……”

  李睿话语一顿,似乎是陷入了沉思,九王爷追问道:“不过什么?”

  李睿脑海中滑过莫笙吹奏陶埙的神情,语气里带着些捉摸不透:“孟廷昊却是有些古怪,而那个莫笙,似乎也很不寻常。”

  太子、九王爷和十王爷:“……”

  他们三个都知道李睿对莫笙的生母沈嫣情有独钟,甚至为了她还娶了十八房小妾。而太和殿上李睿对莫笙分明举止轻佻,由不得他们怀疑李睿是不是对莫笙动了什么心思。

  李睿没察觉堂下三人心中的小九九,只深思熟虑道:“我这几日会派人去仔细探查孟廷昊和莫笙的底细,你们暂且不要轻举妄动。”

  太子、九王爷和十王爷的思绪还在不受控制的发散,神游天外。李睿误以为他们三人还没有打消念头,便厉声叮嘱道:“你们听见没有!”

  太子一如往常,连声答应着:“我们都听你的,舅舅,你放心吧。”

  李睿面露疲倦,朝着他们三人挥了挥手道:“我也累了,你们都回去吧。”

  太子、九王爷、十王爷等人起身,向李睿躬手告退。太子三人转身走出将军府正堂,虽然口中是答应了李睿,但太子心中仍有顾忌,十王爷最知太子的心思,瞧着太子面上的担忧,便说道:“太子哥哥,你是仍放不下心吗?”

  太子颔首点头道:“舅舅他的分析固然有理有据,但你们也知道,沈嫣以及和沈嫣相关的事是舅舅的死穴,他对莫笙关注太多,反而不够客观。孟廷昊羽翼渐丰是事实,此时不除,以后更难对付!”

  十王爷连声点头道:“太子哥哥说的是,及时斩草除根,也不用日防夜防。”

  九王爷却隐隐觉得不妥,轻声劝阻道:“话是如此,但如果一击不成,日后再动手就难了。还不如听舅舅的,待他弄清楚孟廷昊的底细再做计较。”

  太子眉间的朱砂殷红,他目光冷凝,淡声道:“其他的都可以听舅舅的,但这件事我的判断更为精准。而且只要计划周密,定可……”

  太子看向九爷和十爷,唇角斜挑而起,笃定道:“一击必中!”

  ******

  不对劲!

  孟廷昊这几天明显莫笙觉得不对劲!她这几日都没有去过书房,问了暗卫,称她白天不是乔装出去看戏,便是去酒楼喝酒。而到了晚上,他处理完政务回到墨竹轩,也只见她早早地躺入了床中,只留了一个背影给他。

  自从那天宫宴之后,她竟一句话都未同他讲过。孟廷昊直觉莫笙是在回避他,但又想不出是什么原因,像和她面对面谈一谈,又没有时机也不知从何说起。加之执掌吏部,诸事杂乱,孟廷昊心头越发地烦躁了起来。

  孟廷昊心绪烦躁之时,莫笙却是更为百爪挠心。这几日来,她的脑海中时不时浮现宫宴那天孟廷昊横笛吹奏,眼神专注的样子,这也就罢了。午夜入梦之时,梦中反复听到孟廷昊那句要了命的“得笙儿为妻,我此生足矣。”她从梦中惊醒,转头正看见孟廷昊那张俊美逼人的脸庞,心脏简直要跳出胸腔。不知是被梦中的内容吓的,还是被面前这张脸给惊的。

  为了削弱孟廷昊对她这种奇怪的影响力,她一直刻意回避和他碰面,整日流连戏台,多见见那些俊俏的小生,但看着看着那些小生的脸竟都变成了孟廷昊!好不容易去酒楼缓口气,那酒杯中的倒影,竟还是孟廷昊这厮欠揍的笑脸!

  阴魂不散!阴魂不散!

  莫笙素色衣裙打扮,从酒馆回来,正满心郁闷地朝昊王府厅堂走去。苏小婵跟在莫笙的身后,明显感受到王妃这几日的心情不佳,但一开口问王妃,王妃便是一副吞了苍蝇的表情,马上顾左右而言他。

  “站住!”

  莫笙听到这个声音,表情纠结了会儿,便想假装没听到,硬着皮头往前快走了几步。

  孟廷昊出离愤怒了,这还能躲?!

  他快步向前抓住了莫笙的手,将她整个人拉到自己的身前,浅灰的眼睛染了浓浓的墨色:“为什么躲我?”

  苏小婵听到王爷口中压抑的怒意,悄悄后退一步,一溜烟儿地逃走了。

  莫笙对着孟廷昊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心就忍不住乱跳,那肌肤相触激起她的鸡皮疙瘩,莫笙立马将手扯开,口中狡辩道:“什么叫躲你?我只不过天天瞧着你,便、便想起我那被人追杀的悲惨日子,如今还要尽心竭力为你做事,心里便有些不大痛快而已。”

  所以,是因为见到我想到不开心的事情,连见一面都嫌多余了?

  孟廷昊的脸沉了下来,心有些发堵,语气不善道:“那还真是难为你了。”

  “不过,”孟廷昊话锋一转,冷声道,“今日有正事必须你同我一起,就算你不想和我在一处,也得委屈委屈你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