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与君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璇玑老人

韶华与君同 岁九思 2211 2019.09.21 11:52

  二十六年前,周朝皇帝昏聩无能,穷奢极欲,周边小国突厥、长狄、柔然等屡次进犯,破城池数十座,周朝皇帝不任命将领驱除鞑虏,反而加重苛捐杂税,为宠妃建造飞仙楼,周朝民不聊生。溧乡志士孟雄天揭竿而起,联合各方氏族,众志一心,势如破竹般攻入皇城,将腐朽的周王朝彻底终结。孟雄天登基称帝,定国号“孟”,年号建元,定都平阳,分封氏族。

  大孟王朝由此拉开序幕。

  而在所有为建立新朝立下汗马功劳的功臣名将之中,不得不提到一位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谋士—璇玑老人。璇玑老人真名石清玄,出身市井之家,五岁能诗,六岁成文,七岁辩论胜过当时的应天学院院长成康,十五岁精通礼、乐、射、御、书、数等堪为全才,有“天下第一才子”的美名。周朝屡请入朝却不肯接受,石清玄心不在庙堂,飘摇与五湖四海,别号“璇玑老人”。时至周朝末年,璇玑老人夜观天象,断“紫薇星斗”将出,天下必乱。而与此同时,溧乡孟雄天横空出世,领兵伐周。几年后孟雄天被困与信州九死一生之时,璇玑老人以终乱世之心出山,救其与水火之中,后被拜为幕僚,同当时还是将军的孟雄天南征北战,屡立奇功。

  其布局之缜密,谋略之深沉,用兵之诡谲,无人能出其右。

  大孟朝建立,皇帝欲拜而立之年的璇玑老人为相,璇玑老人宁死不受,功成身退而去。传闻隐居于云梦山中,又传闻现身于酒巷之内,然皆不可考,其行踪成迷。因其为促成新旧朝交替的不世功勋被万民传诵,因腹藏无双的智计谋略,被世人称之为“天下第一谋士”。

  得璇玑老人,可得天下。

  因此当王都内突然流传出“璇玑老人现身平阳”的消息的时候,着实引起了许多人的震惊,而一传十,十传百传言愈演愈烈,酒楼街巷都描述地绘声绘色,将传言的触角无限延长到当朝显贵的耳朵里,令人无法忽视。

  靡靡夜色,暗影重重。

  昊王府的暗室内,孟廷昊近日受命安抚流民,面色颇为疲倦,浅色的眸子望向在座的诸人,孟少晟、王文山以及大理寺卿曹德望,还有兵部尚书成谦,除了孟少晟之外,每个人都是一脸心事重重。

  孟少晟按奈不住性子,大声叫嚷道:“你们何必都这幅模样,那个被传得神乎其神的璇玑老人,真有那么厉害吗?”

  孟少晟最为年幼,他出生的时候璇玑老人已经离开京城数年,而近十年来国泰民安,除了经历当年新旧朝历史变幻的王文山,在座无一人可以对璇玑老人做出客观评价。

  王文山低笑一声,徐徐道来:“王爷,你还记得我前两年嘱咐你翻阅的《千机变》吗?”

  孟少晟想起那本晦涩难懂但是在学院中极被推崇的书籍,脸色变得难看:“……怎么啦?”

  王文山:“他就是著述人。”

  孟少晟:“……”

  王文山说完,让在座的其他两位脸色更为凝重了。

  大理寺卿曹德望奔赴京城,金榜题名,但初入大理寺屡屡受人打压,幸得昊王爷提拔,才得以大展才智,平步青云至大理寺卿。而大理寺卿和刑部,虽一个主判,一个主审,本该相辅相成,但刑部尚书莫绍靖乃立国功臣,代表荥阳莫氏一族,身份显赫仅次于出了无数功臣名将,后宫贵妃的崔家和谢家。因此,在处决判罚之时屡屡越俎代庖,让大理寺形同虚设。曹德望视莫绍靖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拔而除之。奈何莫绍靖党同太子,坚不可撼。

  曹德望略一思索,看了眼孟廷昊,谨慎说道:“属下认为,不管传言是真是假。如果我们能先下手为强,得到璇玑老人的支持,必然如虎添翼。”

  孟廷昊不发一言,转向了兵部尚书成谦:“你怎么说?”

  成谦面泛苦笑,沉声道:“此事恐怕并不简单。我祖父成康盛年之时败与当时还是稚龄的璇玑老人之手,终身遗恨。而这么一个不简单的人,若是想要隐藏自己的行踪,轻而易举。这次的流言,怕是有人故意为之。”

  王文山朝着孟廷昊补充道:“成尚书所言极是,我曾有缘与璇玑老人对弈一场,确实是个深不可测的人物。传言虚假的可能性居多,但太子那边必然会有所动作,我们不可不防。”

  孟廷昊终于颔首点头,灰眸淡淡:“传言为虚,可以确定。不过,既然有人用璇玑老人的名讳,肯定有所图谋。”

  孟廷昊转向成谦:“你派一部分人马,去查查近日京内是否有可疑人物。”

  孟廷昊面向曹德望:“你去找一下这些流言的源头,我要知道是谁将这些谣言散播出去的。”

  成谦和曹德望颔首点头。

  曹德望犹豫片刻,朝孟廷昊试探地问道:“王爷,如今过去一月之久,不知那位莫氏长女,是否要提前处置?”

  莫绍靖他碰不得,但是他的血脉,却由不得她好过!

  孟廷昊浅眸看向曹德望,似乎带着一丝冷意,曹德望一怔,再看向孟廷昊的时候,还是那副淡漠平和的样子,仿佛刚才那一瞬是他的错觉。

  孟廷昊沉默片刻,低声道:“再等等。我与她在父皇面前谢恩之时,父皇似乎对她态度并不寻常。而她又在宫内掌掴皇子,虽然九弟和十弟碍于脸面不会声张,但还是造成了一些动静。如果她现在出什么事,必会引人怀疑。”

  曹德望有些失望,但想着都是处理掉莫笙是早晚的事情,倒没有太过纠结。

  王文山听完孟廷昊的话,眸色一变,那种隐隐似乎忽略了什么的感觉萦绕在他心头。

  孟少晟的关注点显然与众人不同,他兴高采烈道:“她真的打了九哥和十哥,那两个家伙小时候成天仗着他们母妃受父皇宠爱欺负我们,居然栽在了那个小乞丐手里。吃了女人的亏肯定不敢往外说,哑巴吃黄连,定时憋屈地紧,哈哈哈……”

  然而孟少晟因为莫笙掌掴宿敌而对她产生的好感很快就破灭了。

  谨言脚步匆匆赶来,朝着孟廷昊禀报道:“禀告王爷,十三王爷被王妃气吐血了……”

  众人闻言,皆是大惊失色。

  孟廷昊面色阴鸷,没听完谨言的禀告便急忙抬步出去,孟少晟也是一脸铁青地跟了上去。

  曹德望低垂的眼眸露出一丝得色,想着,这次就算是天皇老子来,怕也是救不了她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