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与君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交换条件

韶华与君同 岁九思 2071 2019.09.23 11:51

  王文山试探出了结果,回忆当初略微有些赧然:“说来惭愧。十九年前,不过十五着便败与先生。”

  莫笙这时候反倒没有取笑王文山,而是心有戚戚:“十九年前,那个时候老家伙正值盛年,你能与他对弈,应该也是万中无一的好手。我和老家伙对弈,只赢过一次,还是因为他念及我的生辰,让我不停悔棋。哈哈哈……”

  莫笙想到那时老家伙一脸容忍的样子,便自顾自地哈哈大笑起来。孟廷昊还是第一次见她这样飞扬开怀的样子,莫名觉得她……十分的碍眼。

  笑声惊动了躺在屋内小憩的苏小婵,苏小婵揉着眼睛看到门外不可思议的一幕,豪迈大笑的莫笙,悠然儒雅的老者还有神色漠然的……王爷。

  王爷?!苏小婵差点惊呼出声,连忙悄悄转入屋内,脸上露出欢喜笑容,跑去给门外三个人沏茶。

  一个月以来,孟廷昊终于真正意义上正视莫笙,她不是那个衣衫褴褛的小乞丐,也不是那个被莫氏视如弃子的莫氏长女,而是云梦山天下第一谋士璇玑老人的门生。

  谋略无双,智可倾国。

  孟廷昊浅色的眼眸望向莫笙,说出了一句十分煞风景的话:“你想要什么?”

  既然你是璇玑老人的弟子,那你应该知道暴露身份意味着什么,应该也知道大孟的六王爷想要图谋什么,那么相应的交换条件是什么?

  这点在你承认你的身份之前,你应该想得清清楚楚了。

  莫笙了然一笑,纤手悠然拿起信封:“我要确认一件事,才能和你谈交易。”

  孟廷昊神色一动,还未及说什么。苏小婵捧了茶盏满脸带笑走了过来,朝着孟廷昊和王文山福身行礼:“见过王爷,见过王老。”

  苏小婵行云流水地给三位布茶,王老低头着茶色,又抬头诧异地看了苏小婵一眼,回想起当时徐管家说的话,眼中划过了然笑意。

  莫笙朝着苏小婵道:“小婵,你帮我去厨房取点宵夜过来。”

  苏小婵笑意更浓,便走朝门口走边向莫笙憋了眼孟廷昊,暗示她好好把握机会。

  莫笙明白苏小婵的意思,无言扶额,朝着她快速摆手,示意她赶快滚。

  等苏小婵的脚步声走远,莫笙便小心翼翼地撕开信封,从中抽出一纸素笺,也不避讳孟廷昊和王文山在场,将素笺缓缓翻开,里面只有一个遒劲有力,力透纸背的大字。

  允。

  莫笙的眼睛莫名有些湿润,待那种酸涩的情绪过去后,便坦然解释道:“我曾向师傅发过誓,如果有朝一日介入朝廷纷争,必须要先求得他的应允。如果他不同意,至死都不能用他所授之才为任何人效力。这是他给我的答案。”

  莫笙将素笺摊开,放在石桌上,孟廷昊和王文山都是心中一喜。

  莫笙抬头看向孟廷昊,眼神沉凝有力,凌厉直逼人心:“那么,我们现在可以开始谈条件了。”

  ******

  苏小婵抱着山珍海味兴冲冲地回到风梨院,只看到莫笙和之前一样,一脸懒洋洋地躺在躺椅上,仿佛王爷和王老从未来过,刚才只是一场幻觉。

  “黄酒焖鳕鱼”

  莫笙闻着香味,高兴地翻身而起,馋涎地直勾勾盯着苏小婵手中的食盒。莫笙眼巴巴地凑到了苏小婵的面前,伸手去拿,苏小婵麻溜地将食盒藏在身后,质问道:“王爷他们呢?”

  莫笙摸到苏小婵身后去抢,毫不在意道:“走啦。”

  苏小婵一脸惊愕:“走啦?”

  莫笙趁着苏小婵愣神儿的当口,出其不意将食盒抢到了手,顺势坐在石椅上,喜滋滋地将食盒打开,鲜美的鱼香一股脑儿地扑了出来。

  苏小婵看着一副见到美味就变成馋猫、十分不争气的莫笙,一屁股落在石椅上气不打一处来:“王妃,王爷好不容易来一趟,你怎么不留他呢?”

  莫笙喝了一口鱼汤,身心舒坦,一脸满足:“有什么好留的,他要为明天的事做准备呢?”

  苏小婵瞟了一眼莫笙,没好气道:“王爷好不容易来一次,王妃你都不想想办法,再这样下去,好日子没过几天,我们又要喝西北风了。有什么事能比把王爷留宿风梨院更重要?”

  莫笙将鱼骨头吐出来,漫不经心道:“陪我回门。”

  苏小婵顺着话头,絮絮叨叨:“陪你回门有什……陪你回门?!”

  苏小婵反应过来,喜上眉梢,扶着莫笙的肩膀不敢置信道:“王爷答应陪你回门啦?王爷终于记起这件事,这下看那些嘴碎的下人们有什么好说的。”

  莫笙边吃着鱼,边看着苏小婵站起身,又高兴地走来走去,嘴里不住地叨叨。

  “明天王妃您第一次回莫府,一定要打扮地妥妥当当。”

  “我去把柜子里的首饰全部翻出来。”

  “那些衣裳不够贴身,我再用针线好好改改。”

  “……”

  莫笙把手中的瓷碗放下,面上露出一抹柔软的笑容。

  回门……似乎也没想象中那么坏!

  苏小婵说干就干,计划好了就扎进了屋里忙活起来。莫笙将那封素白的信封从衣袖中掏出,再往掌心倒了倒,一张小纸条从信封中滑出。

  莫笙露出意料之中的笑容,将小纸条翻开一看,上面写着两行字,第一行端正,第二行潦草。

  记得一切小心,好好照顾好自己。

  如果被人欺负了,尽管报上我的大名,或许会有用呢?哈哈哈。

  莫笙浅浅一笑,第一行的字肯定是大师兄留的,他看着好像不在意,但其实操心地紧。下面一行是小师弟写的,他从早到晚跟人干架,臭名远播,要是被欺负了报上他的大名,把不定要被对方活活打死。

  臭小子!

  莫笙嗔笑将小纸条塞进信封,又把那张一字书信拿了出来,眼睛定定地描摹那个“允”字,心里忽然升起一股担忧,大师兄说过老家伙的身子骨不好,他这个宁死不肯介入朝政的人,居然答应了自己参与这皇权之争,老家伙不会是病过头脑子糊涂了吧?

  心里话虽如此这般嫌弃,但莫笙还是将书信塞回到信封内,脸上带着小心翼翼,视若珍宝地将信封放入里衣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