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与君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 情义难全

韶华与君同 岁九思 2109 2019.11.03 12:22

  孟廷昊向徐管家交代了一声,称若是莫笙问起,便说有朝廷政务,需要他亲自去做决断。孟廷昊只身纵马,前往京郊,在一处神秘偏僻的宅院处落定。距上一次他来这里,不过半年时间,而心境却大不相同。

  以往每次他来的时候,都是忐忑中微带紧张,心底想见她,但又生怕坏了大事,每每都只能忍住,待她主动给信儿,他才来赴约。

  只因她是他放在心尖儿之上,珍而重之之人。

  而现在……孟廷昊眸色复杂,思绪万千,一言难尽。

  孟廷昊穿过门廊,步入庭院之内,脚步突然沉重起来。而那如流水一般的琴音自屋内飞扬而出,轻盈悦耳,似乎又带了一缕不易察觉的幽怨。

  孟廷昊在雕花木门前停顿了片刻,才抬手推门,慢行入内。

  琴声依旧潺潺,孟廷昊见小屋正中的方木小桌上,如往日般放着他喜爱的几样素淡小菜,还有一壶清酒。孟廷昊神色不变,自顾自落座,他从那酒壶之中倒出了一杯酒,本想先饮一杯,却在闻到那酒香的时候顿住。

  那是一股芬芳馥郁的桂花香。

  孟廷昊眼眸微动,将酒杯放在自己鼻端嗅了嗅,不着痕迹地放在案桌上。而琴声也渐渐归至尾声,归于虚无。

  “不解释吗?”

  女子的嗓音轻微,语气中带着明显的失望。

  孟廷昊眸色挣扎,手指蜷曲在一起,而目光在触及桂花酒时,仿佛想到了什么,旋即坚定地握住了掌心。

  他望向那藏在层层白色帷幔之后的倩影,犹豫良久,终于开口道:“你为什么要派人杀她?”

  女子呼吸一顿,久久未言语。

  随后,一串急促又流畅的琴音流泄而出,片刻后又猝然停住。

  女子似是平复了情绪,稳声道:“那日他回禀,我就知瞒不过你。皇上赐婚与你和她,想让莫氏成为你的后盾,于理,我的家族不会同意,于情,我……不同意。”

  女子顿了顿,随后道:“因为发现我派人刺杀于她,所以你上次拒绝来见我,是吗?”

  孟廷昊灰眸沉怒,他握紧了手,咬牙道:“三次。你对她动了三次手,第一次她摆脱刺杀入京,第二次是我及时救了她,第三次不过是个偶然,刺客是你的人,相比于杀死她他要先保住我。她到底做错了什么,竟劳动你的大驾,三番两次对她下杀手?!”

  帷幕内的女子站起了身,遮不住的婀娜动人,她似乎是在透过帷幔注视着孟廷昊,“理由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孟廷昊,我并非是一个简单的良善之人,我身负振兴家族的重任,而你是我选中的人,任何破坏你我约定的不确定因素都要铲除。这一点,你应该早就清楚!”

  孟廷昊心头翻滚着怒意,也充斥着无奈。他惨然而笑,她说得没错,她做的是正确的,如果是他的话,审时度势也会想尽办法杀掉笙儿。

  念头一起,孟廷昊心中一阵尖锐刺痛。

  孟廷昊看向那帷幕之内的女子,眼睛渐渐冷了起来,那个人不单单是他这些年恋慕之人,更是未来和他并肩而立的人,他怎么可能希望她保有当年救助他时简单而又纯粹的良善呢?本来就是一场长远利益的交换!常年隔着一层青涩恋慕的轻纱,到让他看不清真假了!

  其实,早该想到是她的!

  若是一早猜到,笙儿就不必受那么多苦楚,现在,现在……

  孟廷昊眼含痛意,站起身,朝着帷幕内的女子冷声道:“之前三次,你单方面对与我息息相关的人下杀手,我既往不咎!但从今以后,我不允许你动我身边的人,任何人都不行!”

  神秘女子从未听过他用如此严厉的口气同自己说话,她轻声问道:“她对你来说,已经如此重要了吗?”

  孟廷昊心中警惕,他凤眸微眯隐有一股霸气,声音冷寒:“笙儿差点为我而死,孟廷昊不是忘恩负义之人,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以后我荣登大宝,你会是我的皇后,我会敬你重你,但我的羽翼之下,也必有她的方寸之地。”

  神秘女子身影动了动,她抬手动了动帷幔,却终究放下了手,低叹道:“我已知道她和莫氏是对立的,既然她的存在不会威胁到我的家族,我自然容得下她。我答应你,只要她不会影响到你我约定,我不会再动她!”

  孟廷昊得到这一声肯定,那因怒意起伏的胸膛才恢复平稳。

  良久之后,孟廷昊轻声道:“你放心,她……并不把权势荣华放在心上,不会同你争的。”

  神秘女子静了片刻,转身回到了琴座之旁,清冷的声音带着安抚的轻柔:“我们难得一见,为你抚一曲《梅花三弄》吧。”

  琴音铮然作响,清脆悦耳,犹如天籁。

  孟廷昊安然落座,只静静地听着琴音,桌上的素淡小菜未动分毫。

  而那壶桂花酒,仿佛也被彻底遗忘在一旁。

  *******

  夜色沉沉,墨竹轩。

  莫笙等了孟廷昊许久,还未见他回来,便照常留了一盏烛灯,她窝在被中半梦半醒之间,一丝凉意点在了她的额头,轻触既离。

  随即一阵嘻嘻索索的脱衣声,然后屋内烛光一灭,陷入黑暗。那阵凉意拥住了莫笙。莫笙并未睁眼,只抱住了来人的手臂,随口轻喃道:“事情完成了吗?”

  孟廷昊淡声道:“都安顿好了,你安心睡。”

  莫笙眯着眼,黑暗中伸手摩挲到了孟廷昊的唇,她笑了笑,便凑上去,亲了一下孟廷昊,嘿嘿笑道:“赏你的。”

  夜色下孟廷昊目光霎时变得暗沉起来,他的呼吸微微加快,紧拥住莫笙,擒住她的唇辗转了几个来回,才在意志崩溃之前将她松开。

  莫笙蜷缩在他的怀中,鼻子动了动,细声道:“那桂花酒,留香时间倒是久,你身上竟还有桂花香。”

  孟廷昊全身蓦然僵住,他状似平常道:“你馋酒馋疯了,连做梦都不忘。”

  莫笙迷迷糊糊,赖皮地轻笑了会儿,便阖上了支撑良久的眼皮。

  孟廷昊安下心来,拥住她沉沉睡去。

  莫笙迷蒙之间似乎还闻到了一阵若有若无的花香,但她糊成一团的脑子,已然来不及想清,便欢快地抓住周公的肩膀,沉入黑甜的梦乡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