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与君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绝世双殊

韶华与君同 岁九思 2120 2019.10.18 13:41

  太和殿的氛围异常紧绷起来,赛穆罕给出了一个难题,这礼物若是收下,那便是承认了赛穆罕的话,那大孟女子的声名则将被四海诸国诟病,若是这礼物不收,便要给出一个合理的理由,否则传出去,则显得大孟气量狭小。

  皇后的脸色也极为难看,但她作为一国之母,也不能当场发作。

  就在众人在思索应对之法时,一道极为清越动听的声音传来。

  “摄政王此言差矣。”

  皇上和皇后闻言望去,只见太子身侧的准太子妃谢栖梧缓缓站起身,两人皆是眼前一亮。

  华美雍容的牡丹宫装,柳叶细眉,冰肌玉骨,那是另在场所有女子都黯然失色的倾城之姿。

  赛穆罕看清谢栖梧的容貌,呼吸不由得一窒,连声音都缓和了几分:“不知这位姑娘是?”

  谢栖梧微微福身:“我是户部尚书谢悯生之女谢栖梧,听得摄政王殿下称大孟女子只会穿针引线,恕栖梧难以认同,还望摄政王见谅。”

  声音细细,不卑不亢,令人听之生悦。

  赛穆罕挑眉而笑,便想开口反驳,但谢栖梧已经先他一步了。

  只见谢栖梧容色清绝,目光平和道:“长狄使臣不远千里携重礼而来,栖梧不才,愿以舞《月出》相贺!”

  在座众人皆松了一口气,用十分赞赏的目光看向谢栖梧。确实,在这种情况之下,任何言辞都是苍白无力的,只有绝对的才艺才能赢回大孟的脸面。而在场没有人比谢栖梧更有这个资格了!

  太子望向谢栖梧,眸中含着盈盈亮光,仿若在望着天边皎洁的月,临江绝美的花。

  皇上也忍不住连连称赞:“好好好!就让栖梧为我等舞一曲,也让摄政王见识我大孟女子不仅仅只会相夫教子。”

  谢栖梧躬身相应。

  莫笙勾唇一笑,禁不住称赞道:“不愧为谢家长女,胆色惊人。谢氏倒是为大孟准备了一块当皇后的好胚子。”

  孟廷昊不置可否,面上瞧不出什么,径自将杯中之酒饮尽。

  或许是谢栖梧挺身而出,为大孟女子正名的行为触动了什么,在场官眷都不由得面泛激动之色。而在这种情绪感染之下,脑子缺根弦的莫子娴也分外动容,她随即忍不住站起身,冲着皇上福身禀告道:“陛下,小女乃刑部尚书莫绍靖之女莫子娴,栖梧姐姐愿为长狄使臣一舞,小女不才,愿以歌相合,以助栖梧姐姐。”

  皇上颔首点头:“你有这份心,倒是难得,准奏!”

  莫子娴朝着谢栖梧微微一笑,谢栖梧眼泛笑意,两人如同春花秋月,相得益彰。

  赛穆罕和长狄使臣在侍女的安排下在太和殿贵宾位落座,其他女子则站在一边听凭安置。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

  空灵婉转的歌声从虚空而来,众人不由得放下杯盏,凝神细听。

  莫子娴娇俏的脸庞,如桃花嫣红,她缓步行于殿中央,歌声如泣如诉。

  “舒窈纠兮,劳心悄兮。月出皓兮,佼人懰兮。”

  而她歌声停住,换好白色裙装的谢栖梧旋转着舞步至殿中央,那白色的裙装如花瓣散开,光华流转,仿若月光,将她白皙的脸庞衬地欺霜赛雪。

  太和殿众人屏住了呼吸,整个大殿只莫子娴脆若百灵的歌声余音回响。

  谢栖梧的足尖一点。

  莫子娴的歌声随之相合:“舒忧受兮,劳心骚兮……”

  谢栖梧的舞步快速变幻,水袖翻飞,如静静的月光洒满大地,而她就是那月下独舞的精灵,一个旋转,一个回眸,一个跳跃,一个云手,都如丝如缕牵动人心,她腰肢如柳,仿佛迎风而舞,每一个舞步,合着那空灵婉转的歌声,扣人心弦令人不舍移目。

  “舒夭绍兮,劳心惨兮。月出皎兮,佼人僚兮……”

  而莫子娴的歌声一变,曲调随之加快,谢栖梧的舞步的变幻也跟着紧凑,那是时月光和天边无数的星辰交相辉映,星辰闪烁于九天之上,而皎洁的月华照耀四方。谢栖梧的脸上满是恣意的笑容,那无与伦比的美丽,艳绝天下的容光,足以倾国。

  翩若游龙,宛若惊鸿。

  脆若莺啼,天籁之音。

  绝世双姝,名不虚传。

  “……舒夭绍兮,劳心惨兮……”

  随着莫子娴歌声渐行渐止,谢栖梧回旋的舞步也趋于缓慢,那飞扬的水袖一圈又一圈终于垂落下来,谢栖梧拱手袅袅上前,向皇上和皇后行礼。

  殿内雅雀无声,谢栖梧等了许久都未等到皇上的问话。

  也不知过了多久,皇上回过神来。

  “起身,不必多礼。”

  “谢陛下。”

  莫笙恍然回神,忍不住轻笑,此等惑人之姿,若是遭遇昏君,必为红颜祸水。莫笙也不知怀了什么心思,偷觑孟廷昊的脸色,但孟廷昊仿若并无震撼之色,反倒一如往常。

  莫笙好奇起来,轻声问道:“王爷视若平常,难道是见过更为高绝之舞?”

  孟廷昊的灰眸淡淡地瞧着莫笙,莫笙瞬间有种不好的预感,“此舞平生未见,与我不过尔尔,或许是和某个粗陋的乡野女子相处久了,便也看不出什么好歹来!”

  莫笙:“……”

  伪君子,品味低还要赖我?

  堂上,皇上颇为心悦,便看向了赛穆罕:“不知此舞,摄政王可满意?”

  赛穆罕起身行至殿中央,朝着皇上行礼,心服口服:“谢小姐和莫小姐,莺歌曼舞,月出而歌,鄙臣大开眼界,是我孤陋寡闻了。”

  皇上和皇后欣慰笑开,在外朝使臣面前赢得了颜面。

  皇上龙颜大悦便朝着谢栖梧和莫子娴道:“你们两个,都重重有赏!”

  谢栖梧和莫子娴跪谢皇恩:“谢陛下。”

  这第一场,倒是赢得漂亮!

  莫笙眉头微蹙,但谢栖梧和莫子娴明面上都属太子一方,她们赢了对孟廷昊而言,并非好事。

  本以为此事可以就此揭过,但腾格尔话锋一转,故作惋惜道:“可惜啊可惜。”

  莫笙忽然眼皮一跳,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皇上颇为不悦,冷眼看向腾格尔:“不知摄政王在惋惜什么?”

  随后,腾格尔笑着发出了第二个挑衅。

  “谢小姐和莫小姐乃未出阁的女子,自是才貌双全。只听闻大孟朝女子嫁人之后,深居宅院之中,只能变成那……庸常妇人,才觉惋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