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与君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拨云见日

韶华与君同 岁九思 2329 2019.10.17 12:41

  暮色四合,墨竹轩里屋的雕花大门终于打开,淡妆素裹、身着白色长衣的莫笙被苏小婵连扶带推地送出了门,她的脸色惨白如纸,眼神黯淡无光。等她看清楚屋外的惊吓景象后,不由得睁大了眼睛,彻底怔愣住。

  墨竹轩外挂满了各式花灯,灯面上绘有墨色图案,别有韵味,图案在烛光之下影影绰绰,梦幻迷离。这一片灯火映照着墨竹轩院内正中搭起的三尺高的戏台,这戏台由三张桌子凑成,可见十分的草率和简便,而这草台班子的表演者则更为简便,只有孟少晟和孟少飞两人。

  孟少晟面上画了滑稽的脸谱,穿着红色的戏袍,手里拿着一杆长枪,饰演的约莫是个士兵。而孟少飞则不同,他头巾束首,一身青色长袍,身量偏小显得有些松松垮垮,他手中握一本古籍,摆好了架势,饰演的约莫是个书生。

  苏小婵禁不住偷笑,将被眼前场景震地少去了三魂三魄的莫笙扶着坐在了红漆木椅之上。最重要的观众就位,孟少晟和孟少飞对视了一眼,两人硬着皮头开演。

  “士兵”举着长枪绕着“书生”走了一圈,厉声喝道:“好汉哪里人?为何当我的过路?”

  “书生”抬起下巴,活脱脱一个孤傲的迂腐秀才:“此路乃万千百姓之路,汝等粗鄙之人岂敢据为己有?”

  “士兵”抓耳挠腮,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最后指着书生道:“你……敢不敢再说一遍?”

  莫笙听到这里总算明白了这出戏名,应该是叫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了,瞧着孟少晟拼命不懂装懂的样子,这戏倒是说不上好看,但演戏的人着实逗趣。莫笙身边的苏小婵忍不住偷笑出声。

  “士兵”孟少晟听到苏小婵的笑声,画红的脸更红了,顿时绷不住,忍不住冲孟少飞爆出了自己的声音:“你想的这是什么破台词?”

  “书生”则是冷冷地满足了“士兵”的要求:“此路乃万千百姓之路,汝等粗鄙之人岂敢据为己有?”

  “士兵”压下突突乱跳的眉毛,继续演下去:“在下说得不对,好汉原谅则个,可通融一二,让在下离开?”

  “书生”又是抬起了下巴,话不对题道:“君之足并未在吾手中,阁下东南西北尽可去。”

  “士兵”孟少晟气得不行,终于忍不住走到孟少飞面前:“我就过个路,可以不用这么复杂吗?你让一让不就完了?”

  孟少飞绷着个脸,无可奈何道:“你忘了下句台词,你该说‘好汉我前往北疆,只此一条路能通’,然后我再给你让路!”

  莫笙听到此处,忍不住笑出了声,看到他们想起以前和师父师兄走南闯北,每次她和小师弟演折子戏,师父便在下边儿乐得开怀。

  “士兵”孟少晟见正主儿总算是露出了笑颜,便顺着孟少飞的意思,更为卖力地演下去,接着道:“好汉我前往北疆,只此一条路能通。”

  “书生”放下了手中的书,用瞧傻子的目光看着“士兵”:“阁下,我站的是南方。”

  莫笙和苏小婵都哈哈连声大笑,莫笙哭笑不得,眼角泛出了泪花,心想这是谁费尽心思编的折子,是在暗示我不要心里一条路走到黑,不知变通吗?真是多事地有点讨人喜欢了……

  “士兵”孟少晟忍无可忍了,冲着孟少飞怒道:“你不要以为我没有记台词,我分明记得大哥给的本子上没有这句。”

  台下的莫笙听罢,笑声随之顿了顿。

  而台上的孟少飞分外苦恼:“你以为我不想让吗?我是长袍缠住了脚,一动就要倒。”

  莫笙忍俊不禁,实在不想继续为难台上演技拙劣的两人,便起身开口解围道:“你们折腾了这么久,不饿吗?”

  苏小婵听罢,满是惊喜地看向莫笙。

  孟少晟如蒙大赦,连忙下了戏台,孟少飞蹲下将缠脚的长袍解开,也跟着冲下了戏台。

  孟少晟将手中的长枪一扔,随口道:“当然饿了,你要是不发话,小爷我就要演肚子咕咕叫了。”

  孟少飞则兴冲冲跑到莫笙的跟前,目光熠熠,闪着期待:“师父师父,你觉得我演得怎么样?你喜欢吗?”

  莫笙听到这句,仿佛透过时光的长河,看到当年的自己兴冲冲地跑到师父的面前,也是这般满怀期待地寻问,师父必然摸着她的头,和蔼可亲地满口称赞,然后顺理成章地顺走她的赏钱去买酒喝。

  莫笙眼眶微微湿润,看着眼前的孟少飞,搭上他的肩膀,淡声道:“你还差得远呢。”

  孟少飞脸上的笑容瞬间耷拉了下来。

  莫笙莞尔,话锋一转道:“但我很喜欢,非常喜欢。”

  孟少飞瞬间眼神发亮,心满意足地笑开。

  莫笙转过孟少飞的肩膀,推着他往前:“走吧走吧,我们去前厅用饭。”

  孟少晟和孟少飞簇拥着莫笙往前走,三人相互笑闹着。苏小婵跟在三人后头,见前面神采飞扬恢复如常的莫笙,高兴之余鼻头酸涩,悄悄抹了眼泪跟上前去。

  四人赶至厅堂时,长桌上摆满了合盖的各式菜肴,明显要比往常丰盛。而神色如常的孟廷昊端坐在正中,似乎等了许久,如同往日一般,冲着管家老徐吩咐道:“既然都到了,那就开宴吧。”

  老徐一挥手,左右的丫鬟们便上前揭盖,菜肴有五香八宝鸭,酥皮嫩黄鸡,凤凰开屏蒸鱼,加上葱花辣椒点缀,五颜六色,令人食欲大振。孟少晟和孟少飞捺不住,喜上眉梢跑了过去。

  孟廷昊的目光直直对上了莫笙,莫笙眼中清透,随即一笑,迈步走了进去。

  落座之后,孟少晟朝着孟廷昊拱手,笑容中带着几分得意:“大哥,幸不辱命哦。”

  莫笙拿起碗筷,不解道:“什么幸不辱命?”

  孟少飞率先将嫩黄鸡腿放入碗中,才慢慢解释道:“大哥说了,若是你今日不出来吃饭,我们便也无需去正堂用饭了。”

  当然,还有孟廷昊让他们将戏故意演砸来逗莫笙开心这样丢脸的话孟少飞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所以当时的交换条件是,这种丢脸的画面孟廷昊必须不能看见,否则他们两绝不配合,孟廷昊自然没有像莫笙那样看两个弟弟丢脸的恶趣味,所以一口答应。

  莫笙看了孟廷昊一眼,犹豫了一会,嘴唇动了动刚要脱口而出:“谢……”

  孟廷昊给莫笙夹菜,径直截住了莫笙的话头:“明日长狄使臣抵京,你需随我一同出席宫宴,今日多吃一点,养精蓄锐。”

  莫笙:“……”

  所以,这个周扒皮是担心我误事,才让孟氏二傻想法设法地来逗我开心?!!

  孟廷昊见莫笙神色古怪,眉毛一挑:“对了,刚才你想说什么?”

  莫笙言简意赅:“没什么!”

  莫笙专心致志地埋头扒饭,顺便将刚才感动不已的自己在心里唾弃了上百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