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与君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强强对决

韶华与君同 岁九思 2183 2019.10.20 12:51

  赛穆罕瞳孔一缩,猛扑向了徐泰安,徐泰安侧身闪避,赛穆罕旋身飞脚踢向徐泰安的腹部,徐泰安手掌交叉格挡,却不由得被刚猛的腿劲震退了数步。徐泰安低低气喘,神情也难得认真审慎了起来。

  徐泰安是决斗场上的常胜将军,是生死线上的常客。很快,他便调整好了策略。徐泰安两步加速跑,瞬间腾飞至半空,电光火石之间,那常年作战的灵敏直觉赛穆罕猜到徐泰安想做什么,然而来不及了,徐泰安瞬间已逼至赛穆罕的身前,将双腿扣住了赛穆罕的脖颈,绞住,旋转,赛穆罕翻铺在了地上。

  赛穆罕再次起身,他胀红了脸,眼神幽深,明明两次落于下风,却仍然是一种稳操胜算的表情。赛穆罕冲向前去,直拳击向徐泰安,徐泰安挥手拦住,赛穆罕反弹后退。

  而没一会儿,赛穆罕再次飞起一脚砍向徐泰安,徐泰安以腿相抵,赛穆罕重又后退几步。就这样,数次来回之后,徐泰安也感觉有些奇怪,不太明白赛穆罕的目的,而他的眼中不着痕迹地出现一抹血丝。

  徐泰安气血之中隐隐生出一股燥意,冒出一股速战速决的念头。而念头一起,他出手便变得迅猛频繁起来,赛穆罕却仍旧是如同招猫逗狗一般,迅速靠近又快速撤退,徐泰安出招如同打在了棉花之上,也让他愈发的燥乱,眼中的血丝横布。赛穆罕嘴角露出得逞的笑容,目光一冷便开始找徐泰安招数上的漏洞攻了上去。

  砰的一声!赛穆罕击中了徐泰安的脸部,徐泰安偏过头去,口吐鲜血。

  而赛穆罕很快向前,提起腿尖叩击徐泰安的腹部,徐泰安痛苦的声音溢出。

  明明是徐泰安占据上风,但情势却急转而下。

  皇上的神色冷凝,李睿的桃花眼眯成了一条线,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莫笙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场中的两人,他们一丝一毫的动作都不放过。而徐泰安也不知怎么的,出招方寸大乱,毫无章法,和刚开始之时判若两人。

  而虚空之中,再次传来丝丝的铃铛之声。

  莫笙猛地坐直,身子朝场中的赛穆罕偏了偏,目光落在了赛穆罕发顶的小金铃之上。

  孟廷昊似乎也察觉出某些不对劲,侧头轻声问道:“发现了什么?”

  莫笙:“你没有听见铃铛声?”

  孟廷昊闭目凝神,去捕捉空气中的声音,那打斗之声,气力消耗的喘息之声,还有拳脚相碰的撞击声混杂在一起,却隐隐约约透响着一丝异样的金铃之音。

  孟廷昊猛然睁开眼睛,眼中泛着细细血丝,点头道:“这个铃声有古怪,似会乱人心智。”

  莫笙声音发寒:“原来他的后手竟在此处,难怪他接二连三迎战,无丝毫惧怕。第一眼见他我便觉得甚为奇怪,只是误以为那小金铃只是赛穆罕的发饰,却不知那是他的武器。我与师兄弟在长狄境内游历,曾听闻有一种催人发狂的器物,在对战打斗之时,对手因沉浸比斗,心念一致,难以察觉,器物细细作响,使对手无声无息逐渐癫乱。刚才那十将眼眶发红,定也是受此影响。”

  场中,徐泰安的眼眶通红,耳中嘈杂一片,他神情迷乱,因着赛穆罕的压制面容狂乱无比。

  莫笙倏然捏紧了拳头,我必须快点儿想办法提醒他才行!

  如今他沉浸在比斗之中,断不会看我使眼色,我必须将动静闹大点儿。怎么样才能温柔而又不失礼貌地搞事呢?

  莫笙眼珠转了转,侧头看向了孟廷昊,眼前一亮,孟廷昊愣了愣。

  突然,莫笙冷不丁地、极为突兀地、让人措手不及地眼睛一闭,栽倒在了孟廷昊的怀里。

  孟廷昊:“……”

  紧接着,莫笙的头还晕厥般无力地垂下,歪在一边。

  孟廷昊心如电转,迅速反应过来,极其配合地失声大喊道:“笙儿!笙儿!笙儿你怎么啦?”

  这音调担忧中夹在着丝丝惶恐,不高不低,正好能将在场众人的目光吸引过来,堪堪能打断在大殿中央你死我活的比斗。

  赛穆罕只能先收了手,徐泰安得到喘息之机,对自己刚才的反应满心费解。

  主位之上,皇上关切问道:“皇儿,六王妃她怎么了?”

  孟廷昊扶着莫笙站起身,莫笙一手扶着额头,声音虚弱道:“父皇,许是我体弱气虚,刚才耳鸣不止,一时眩晕而已。是昊郎太过担心了,这才惊扰了诸位,请父皇恕罪。”

  耳鸣不止?!

  徐泰安心中猛地一惊,顿时醒悟。

  皇上安然点头,皇后十分周到地吩咐道:“六王妃且稍坐,我已命人前去取补血养神丸,片刻就送过来。”

  孟廷昊搀扶着“虚弱”的莫笙,莫笙轻笑着福身行礼:“谢父皇,谢母后。”

  孟廷昊随即扶着莫笙落座,一旁的孟少晟和孟少飞关切看来,孟少晟小声道:“如何?可还撑得住,是否要提前离席?”

  莫笙柔柔地靠在孟廷昊身上,冲他们露出狡猾的笑容。

  孟少晟和孟少飞皆愣住,这个女人又在搞什么?

  孟廷昊低头凑到的莫笙的耳边,咬牙切齿道:“你玩儿这招之前,可否先打个招呼?你就不担心我演不出来?”

  潮湿温润的气息铺在耳边,如轻羽扫过心尖。

  莫笙面上微热,忙不迭给孟廷昊拍马屁:“王爷机智敏锐,叶落知秋,窥一斑而见全豹。我相信王爷肯定能猜到我的意思。”

  孟廷昊听到前半句全是言不由衷,听到后半句气怒才歇了下来。

  莫子娴瞧着孟廷昊将莫笙如宝贝般搂在怀中,娇俏的脸上写满了不甘心。而坐在莫子娴身侧的莫夫人案桌下的帕子早已拧成一团,冷哼了一声。

  皇上见这场比斗已然中止,虽胜负未分,但继续下去,大孟未必能讨到好处,便朝着赛慕罕道:“摄政王阁下对战许久,想必也累了,不如这场对战当作平局。摄政王也可歇息片刻。”

  这样给了长狄一个台阶,也给了大孟一个台阶。

  但是皇帝给的台阶,战意正浓的赛穆罕却不愿意接受,只见他挑起嘴角傲然笑道:“谢皇帝陛下好意,不过我长狄之人,做事喜欢有始有终,不喜欢半途而废。”

  皇上的眼睛又冷了几分,忽得一低沉有力,字字分明的声音传来。

  “我大孟之人,遇战必迎,迎战必胜。一息尚存,至死方休。”

  这句话铿锵有力,气势如虹,令众人心头一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