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与君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二章 将军落马

韶华与君同 岁九思 2112 2019.11.09 12:33

  太子慌急,伏跪在地,恳求皇上:“父皇,这不是舅舅做的,舅舅不会这么做的。”

  李皇后也随之跪下,凄切地望着皇上:“陛下,臣妾的弟弟保家卫国,功勋卓著,还请陛下明察还他一个清白。”

  九王爷和十王爷等众臣纷纷为李睿求情:“请陛下三思,请陛下明察。”

  皇上大怒不已,挥手将太子扫开,厉声道:“你们以为朕没有眼睛吗?无辜者一言不发,嫌疑人倒有无数人帮衬叫屈。大孟朝到底谁是皇上!”

  此言一出,众臣噤若寒蝉。

  皇上眼眸深沉,怒气道:“大将军李睿居心叵测,涉嫌构陷皇子,即日削去大将军之职,禁足将军府两月,不得外出。礼部尚书温仲春,受胁加害皇子,念其多年功劳,责令削去礼部尚书一职。大理寺卿曹德望负责侦办此事,相关涉案人等,一个都不准放过!”

  大理寺卿曹德望跪拜:“臣接旨。”

  禁卫军副统领徐泰安带着数名将士,走到李睿面前,李睿铁青着脸,由将士们羁押离开。

  皇上、皇后、太子等人也都随后离去。

  温仲春脚步蹒跚地走在最后,远远地瞧见了即将上马车的六王爷孟廷昊。六王爷身形顿住,转过身来,人烟散尽,六王爷朝着他的方向,恭谦地躬手一拜。

  温仲春怔忪片刻后,便马上躬手,回以一礼。

  六王爷随即乘马车离去,温仲春擦了擦脸上的冷汗,不由得想起他当日与云天的谈话。

  药庐之内,温仲春看向了云天,目光数度变幻后,开口问道:“温氏现在确实是遭遇了一个难关,但并非不能解决,百年世家是不会被轻易撼动的。”

  云天也不同他兜圈子,直言反问道:“李睿借温嘉柔的婚事来逼你在祭天之礼上暗害六王爷,你难道还妄想同以前一样独善其身吗?”

  温仲春倏然一惊,站起身来,惊诧不已:“阿容,你是如何得知这些事的?”

  云天举杯品了一口茶,淡声道:“温大人稍安勿躁,我如何得知这些并不重要,虽然温氏不曾善待与我,但温氏大厦倾覆也并非我所愿,因此想奉劝温大人几句。”

  温仲春这几日寻访医庐,一直认为云天只是个医术超群的大夫而已,从未想过他竟然能知晓这种朝廷密事,而面前这个十数年未见的儿子似乎并没有他以为的那么简单。温仲春大脑思绪一片纷乱,但云天身上独有一种沉静高远之气,又让他起伏不定的情绪平稳了下来。

  温仲春重又落座,深深看了云天一眼:“阿容,你说。”

  云天放下茶盏,不徐不疾,轻声道:“你这些年固守中庸,不偏向任何一方。但如今朝廷之内太子和六王爷之争日益激烈,李睿此举是逼你入局,为他所用。温氏一族不能再置身事外,太子和六王爷必须要选择一个,否则他们中任何一个成为新君,温氏必然旁落。”

  云天顿了顿,接着道:“若你选择太子,李睿必会要求迎娶温柔嘉,以此确保你的忠诚;若你选择六王爷,那你就要在祭天之礼上揭穿李睿保住六王爷,以此表明你的立场。选择太子,会葬送你女儿一生的幸福;选择六王爷,你会失去你的官位,不过亦有东山再起之时。”

  云天淡淡地看向了温仲春,平和道:“或者说,你女儿的幸福和你的官位,孰轻孰重呢?”

  因为你的懦弱,你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现在你要因为权位再失去一个女儿吗?

  温仲春听出了云天话中所问,看着面前眉目熟悉,却异常疏远的儿子,这数十年的悔恨历历在目,顿时心痛难当。

  南郊圜丘,被取下了官冕的温仲春独自行走了大道之上,从位高权重跌落成一介平民,他反倒觉得一身轻松。温仲春嘴角含笑,摇了摇头,负手在身后,步履轻快地朝前走去。

  当儿子称职的父亲,迟了十多年。当做女儿的好父亲,总算来得及。

  上天待我不薄,如此也好,也好。

  ******

  祭天之礼后,大理寺卿曹德望彻查将军李睿构陷皇六子一案,从李睿府中发现了温柔嘉的护膝一副,佐证了当时温仲春关于李睿借他女儿要挟一说。

  准备龟壳的祭礼太监在严刑拷问之下,承认奉李睿之命在龟壳之上涂抹在昊王爷跪拜之时致龟壳开裂的药物,大将军李睿干涉祭天之礼,陷害皇子,证据确凿。皇上震怒,褫夺其兵符,念其战功卓著留其一命,永禁大将军府,无旨不得出。

  经此一役,朝局风向陡转,太子失去李睿这个强有力的后盾,愈发显得单薄起来。而一向温谦有礼,政绩斐然,选贤举能的皇六子昊亲王,愈发受到皇上的看重,隐有后来者居上,同太子分庭抗礼之态。

  也因此,在昊亲王宣布要在昊王府内为亲弟弟十三王爷孟少飞庆贺之时,朝廷大半的官员都前来贺寿,各色豪礼如深海珊瑚树,汉白石玉佩,青铜莲花暖炉,还有宝相花纹锦袍等数不胜数。

  但明眼人都知道,这些礼物与其说是送给孟少飞贺寿的,不如说是给昊亲王表明态度。

  昊王府足足开了十八桌,宾客满座,推杯换盏,好不热闹。孟少飞年幼,不能过多饮酒,且孟廷昊对来往宾客的目的心知肚明,便和孟少晟一起为孟少飞承了那些敬贺之酒。

  六王爷在人前温谦端方,从未失仪,宾客朝臣难得有机会敬他的酒,众人笑闹起来便有些放肆,上次的婚宴着实荒谬,来不及尽兴就匆忙告辞了,这次他们暗戳戳地一个接着一个给六王爷敬酒,想瞧瞧他醉了会是何模样。孟廷昊一人难敌四方,在面色异样润红,头晕脚轻之时,便借口离场,将丢人现眼的机会甩给了孟少晟。

  孟廷昊轻微醉意,白皙如玉的脸庞泛着薄红,那狭长的丹凤眼盈了一层水光,他行走在王府回廊之上,用那目光望着人总带着几分撩人的含情脉脉,过往的仆婢不小心抬头瞧了都羞红了脸,忙低头回避,匆匆走开。

  孟廷昊只剩三分清醒,他脚步轻浮,总算是到走到了墨竹轩。

  只见,他要找的人正趴在墨竹轩屋外的石桌上,睡得正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