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与君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王的盛宠(一)

韶华与君同 岁九思 2171 2019.10.05 13:52

  芳林园是平阳城内最大的园林,茂林修竹,百花开成一片,美丽缤纷。身穿锦服华缎的女子们纷纷到场,偶尔也有男子相陪的,皆由细心周到的仆人引领落座,一时间芳林园内欢声笑语,热闹不已。园内各处还挂有字谜、诗句,凡猜答对者皆有赏赐。气度沉稳的丫鬟仆从有条不紊地穿梭其中,安排照顾无微不至,女子们暗生赞叹,不由得对那位声名赫赫的准太子妃谢栖梧心生好奇。

  “呦呦鹿鸣……”

  突然,一缕苍茫空灵的歌声如烟雾般飘出,洗净人心头浮躁,宾客们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不约而同地禁了声,凝神细听。

  歌声仿若天籁,再次悠然地飘了过来。

  “食野之蒿。我有嘉宾,德音孔昭。视民不恌,君子是则是效。我有旨酒,嘉宾式燕以敖……”

  那袅袅的余音尚回荡在众人的耳边,高台之上,华美的宫装映入大家的眼帘,锦绣织就大红牡丹盛开在女子曳地的裙摆上,那清幽馥郁的浓香似乎也随之飘来,如雪白皙透明的脸庞,纤长秀丽的柳眉,厚薄适中的樱唇,纤浓有度的身形,是夺天地造化的倾城绝色,那咄咄逼人的美丽闯进了所有人的心扉,女子艳羡之余皆自惭形秽,男子望之心头震颤,却不敢做他想,唯恐亵渎。

  然而没等人缓过神来,又传来一声清脆悦耳、如玉铃轻叩的笑声。

  “栖梧姐姐,你等等我啊。”

  紧接着,众人还未缓过神来,另一个身穿粉色衣裙的女子满面带笑地走出,片片桃花点缀在她的衣裙上,众人马上心头浮起那句“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她身姿轻灵,眼转流波,娇俏艳丽的脸庞,生气勃勃,让人完全移不开眼。

  这两位女子站在一起,相得益彰,一动一静,一美丽一灵动,一倾国一倾城。

  国色双殊,名不虚传。

  众人不由得暗中惊叹,谢栖梧听到莫子娴的唤声,回头嫣然一笑,潋滟生姿:“娴丫头,姐姐今日忙,你和你哥哥先落座吧,我们稍后再叙。”

  莫子娴本想问谢栖梧讨那桃红胭脂,回身见各色女子安然落座,知道谢栖梧要同以往一样代皇后娘娘说几句场面话,便觉无趣,松了手转身去台下寻她的哥哥去了。

  谢栖梧一人站在高台之上,覆手身前,端庄雍容,她面上带着温和笑容,款款而道:“栖梧深受皇恩,邀请天下优秀女子齐聚芳筵盛会,谈诗论道,赏花品茗。谢诸君抬爱,不远千里到此,愿各位尽兴而归,不负韶光。”

  座下的女子和相伴的儿郎们纷纷起身,眸眼含笑,福身回礼。

  “昊郎,我看这芳筵盛会,也不过如此嘛。”

  这样傲慢又随意的一句话突兀地响起,女子们都十分惊诧,莫子娴一听这称呼就知道来人是谁,眼中含着冷笑,随着众人一同朝着声音的来处看去。

  一位身穿梨白轻衣的女子从园林拐角走出,她用轻慢的目光四下打量,嘴角带着放肆又轻蔑的笑容,那寡淡的样貌毫无可取之处,只那双黑珍珠一样光华流转的眼睛,天真又狡黠,戏谑又不羁。这位出言不逊的女子平凡无比,但在她身侧伴着的深服男子却是玉树临风,俊美无俦,那精雕细琢的面容,深邃如海的丹凤眸,一身风华让刚见过“国色双殊”那样绝美丽色的众人又是眼前一亮。

  只见那男子听了女子大胆放肆之言,竟然没有训斥,眉眼间满含着宠溺放纵的融融笑意,伴着女子一路行来,伸手温柔地将挡在女子额前的花枝折下,细致地插向女子黑鸦羽般柔顺的发间,女子一派娇嗔含笑地任男子施为,落入众人眼中便是两人含情脉脉,温柔缱眷的静好画面。莫子娴见此一幕,又气又怒,只手下将手绢当成莫笙狠狠地揉捏撕扯。

  来人正是莫笙和孟廷昊。

  不过,真实的情况却与众人所见大相径庭。

  莫笙一脸甜笑,口中却是嫌弃:“那个树枝戳得我脑袋好疼,你是故意的吧?”

  孟廷昊翩然而笑,咬牙切齿:“是谁今天又睡懒觉,出门连个首饰都来不及好好带。我若不给你簪紧些,他人发现娘子头上空无一物,还以为昊王府薄待了王妃呢。”

  莫笙笑得更为灿烂了:“我为了今天能准时赶上盛会,昨晚特意早早入睡。是哪个王八蛋抢我被子不说,还死命地往里边挤我!!”

  “王八蛋”孟廷昊:“……”

  莫笙和孟廷昊“耳鬓厮磨”的当口,谢栖梧已经步下高台,携众女一同福身行礼。

  “拜见六王爷,六王妃。”

  孟廷昊温柔地揽住了莫笙的肩膀,朝众人温声和煦道:“诸位不必多礼。”

  众女起身,对于莫笙刚才的话很有介怀,目光中透露出不满。谢栖梧上前一步,如雪容颜平和淡然,她朝着莫笙言道:“这盛会未能入六王妃贵眼,还请六王妃海涵。”

  照理来说谢栖梧已然退了一步说这话,莫笙也敢顺着杆子往下爬,回一句不敢当不敢当,或者自谦说一声眼拙,请谢栖梧不要见怪云云,日此皆大欢喜,海阔天空。毕竟谢栖梧身份摆在那儿,代表的是太子权威,不看僧面看佛面。

  可莫笙浑然不把谢栖梧放在眼里,只嘻嘻笑道:“若是我不海涵呢?谢小姐又当如何?”

  纵使谢栖梧见惯大场面,也没见过这样给脸不要脸的,一时愣住。

  不过莫子娴却是按奈不住,直言为谢栖梧打抱不平:“芳筵盛会是大孟女子都向往的宴会,供人谈诗论文,栖梧姐姐布置地完美妥当。若是有人看不上,怕是出身乡野,眼光粗陋,才瞧不上这些雅致脱俗的巧思。”

  这番含枪带棒讽刺莫笙出身的话,说出了其他女子心中所想,都不由得为莫子娴暗中叫好。莫笙意料之中会听到这些话,看到莫子娴气鼓鼓的样子,不由得好笑,猜她肯定是妒恨刚才孟廷昊对自己的温言软语,才会借机发作。

  莫笙对付其他人可能不在行,但拿莫子娴的三寸肯定不在话下。

  只见莫笙故作柔弱地倒在孟廷昊的怀中,嘟嘴撒娇道:“昊郎,你看她欺负我……”

  孟廷昊心中一阵恶寒,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手上却是搂住了莫笙,温柔安抚道:“笙儿,子娴妹妹不过开玩笑,你莫要伤心。”

  众女愕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