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与君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你是祸害

韶华与君同 岁九思 2242 2019.09.26 12:11

  莫笙虽然在莫氏丝毫不受待见,但现在挂着六王爷王妃的名号,莫子娴再大胆也不能当面挑衅王爷的权威。

  莫子娴身边的哥哥莫子谦和莫子良知道这其中妹妹做的事情,眼看着妹妹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也无法阻止,只能眼睁睁看着莫子娴十分悲愤将自己加料的菜肴胡乱塞入口中,以证明自己并不是嫌弃莫笙。

  莫笙满意地笑着点了点头。

  不消片刻,莫子娴便脸色发青,找了个借口告退,脚步匆匆毫无淑女风范地快步离开。莫子谦倒是无奈地叹了口气,而莫子良则恼怒地看着莫笙,恨不得将眼前这根碍眼的刺给拔了。

  莫笙完全不受影响,心情愉快吃地也很是满足,冷不丁得意过头便看到孟廷昊冷冷望过来的眼神,笑容僵在了脸上,知道孟廷昊估摸着已经猜到了原委,气愤自己被利用,莫笙和孟廷昊交手时间不长,吃不准这个男人的脾气,介于他目前是自己的“免死金牌”加后期盟友,对于自己刚刚买队友的行为忽然有些小心虚。

  莫笙蔫蔫儿地埋头啃菜,默默地装起了小透明。

  ******

  自宴席结束,莫子娴都没有再出现。莫夫人的脸色十分难看,并在莫笙提出要去生母沈嫣旧居的时候脸色变得更为难看,但是碍于莫笙的身份,只能无奈应下。孟廷昊同莫绍靖则转移到书房,商讨一些政事。

  数十个仆从簇拥着,莫笙跟在莫夫人身后,慢慢走过她的出生地,意料之中地陌生,虽然幼年的她在心中无数次地描摹过,但对着这个布局精致,假山绿植环绕的宅院,她毫无一丝记忆,连迎面吹来的风都不如白杨渡深林的来得亲切。

  然而这种感觉,在靠近西北角小院子的时候突然变了,某种不可抗拒的吸引锁住了莫笙的身心,让她的脚步蓦然变得沉重起来。

  莫夫人十分厌恶地让仆从推开了小院子的门,这座被尘封十六年的屋子带着旧日陈腐的气息扑向莫笙的面门,莫笙不受控制地靠近,越过莫夫人匆匆走入这间石阶上积满灰尘的院子。院内分外简陋,杂草丛生,只有一颗不知名的树木孤零零地呆着,翠绿的叶子是这个死气沉沉的院子里唯一的生机,而树下的石凳上,仿佛坐着一位娴静温柔的女子,隔着漫长的时光在对着莫笙温柔浅笑,好像在问,你为什么现在才来啊?

  莫笙的鼻子一酸,眼睛瞬间湿润了,但她并不想在仇人面前落泪,很快就将那酸涩的心绪压了下去。莫笙推开正屋的大门,里面是放着沈嫣的牌位,但上面蛛网密布,昭示着无人来祭拜过。

  莫笙控制不住,倏然跪下,心中无声呐喊。

  娘,女儿回来了!

  莫夫人冷冷地看着跪在地上磕头的莫笙,放在正屋沈嫣的牌位刺眼灼目,想起这十数年和莫绍靖相敬如宾、寡淡如水的婚姻,心中的恨意如浸水的藤蔓疯长起来,爬满了她整个肺腑。

  沈嫣,你死后带走了我丈夫的心。如今,你的女儿又抢走了我女儿心爱的郎君。我不会让你如愿,不会让你如愿的!!

  莫夫人目光阴狠地盯着莫笙的背影,像毒蛇一样吐出了信子:“你就是个祸害,你还有脸回来这里,如果不是因为生你难产,你生母怎么可能丧命?”

  是的,那个秘密只有我知道,而我要你的女儿永生背负着歉疚感。

  莫笙站起身,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声音郎朗但带着一丝颤音。

  莫笙豁然转身,眉眼清澈,朝着莫夫人笑道:“莫夫人,我当年不过婴孩何其无辜,我生母到底因何而死你心中应该比我更清楚!自我生母逝世之后由妾位升为主母的你,将我遣送千里之外,十数年有家不能回!而你为了助你的女儿达成心愿,所做的那些阴险毒辣的勾当,不要以为无人所知。”

  莫夫人看到莫笙沉凝的目光,心中一颤,微微有些慌乱。

  她知道!她怎么会知道?不、不,她不可能知道的!

  莫笙缓缓走近莫夫人,铿锵有力道:“莫夫人放心,我生母的死我一刻都不会忘记。而我这十多年流离之苦,外加被人刺杀时身上数道疤痕,这些债我也会一笔一笔地讨回来。”

  莫夫人见眼前莫笙的脸庞,明明和沈嫣没有明显的相似之处,但那逼人的眼神却和十年前的沈嫣不相上下。莫夫人的脸上闪过一丝惶恐,她慌乱地避开了莫笙的目光,走出屋外,带着侯在屋外的仆从,逃跑般快速离开了这间并不欢迎她的院子。

  莫笙眼神冷凝,莫夫人果然是刺杀我的幕后主谋之一!!

  莫笙回身,关好了院门,心中默念着。

  娘亲,你放心,孩儿不再是那个无力自保的羸弱婴儿,我定会为你报仇雪恨。

  莫笙心愿已了,转身离开了小院,本打算径直去书房找孟廷昊。却被一个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人拦住了去路。

  莫子娴在茅房蹲了半个时辰,脸色惨白虚弱无力地又休息地半个时辰,左想右想气不过于是干脆带了十几个身肥体壮的侍从来堵住了莫笙。

  莫笙看着那浩浩荡荡一群人,刚才和莫夫人对峙的气势全部消失无踪。

  不怕对手用心计,就怕对手耍流氓!

  莫笙见莫子娴怒上心头,现下摆王妃的谱无异于火上浇油,打算三十六计溜之大吉,可惜她没料到,莫子娴着实恨透了她,想着新账旧账一起算,把她的哥哥——莫子良招来了当帮手。

  前有狼后有虎,莫笙毫无疑问很快被制住了手脚,但那两个人到底碍着莫笙明面上的身份,没将莫笙扣在地上,保留了三分王室颜面。

  莫子娴娇俏的脸气得发青,她手指着莫笙大骂道:“就你这幅德行,还想赖着昊哥哥,不要脸。”

  莫笙眼神动了动,心想为今之计只能先拖着了,遂笑嘻嘻道:“妹妹要是喜欢,姐姐让给你也不是不可以啊。”

  莫子娴没想到莫笙不反驳她,还点破了她的心愿,呐呐道:“你真的愿意……”

  莫子良人虽是浪荡公子哥的样,关键时候脑子还在线,一语打破莫子娴的幻想:“你别又被她下套,这个女人鬼精的很。皇家赐婚,那有让来让去的。”

  莫子娴听到此言,才知自己是被耍了,气怒之下一巴掌挥向了莫笙。

  突然,一只白皙有力的手擒住了莫子娴的手腕。

  莫子娴回头,对上了那双浅灰色的双眸。

  孟廷昊淡淡地看着莫子娴,毫无之前的温谦,眼低是料峭寒风:“不知我的王妃何事得罪了莫二小姐,竟要劳烦你亲自动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