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与君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危机四伏

韶华与君同 岁九思 2251 2019.10.22 12:33

  莫笙曾跟随师父、师兄弟们走过五湖四海,周游列国,目睹过大漠孤烟的壮丽华美,也曾见江南小桥流水的婉约秀丽,自认看尽世间美景,而如今站在这揽月阁楼顶,看着平阳城内的百姓告别夕阳,雀鸟归巢,满目的人间烟火,这令人动容的盛世画卷,是她从未见过且难以想象的宏伟风景。

  这就是当年师父费尽心力,筹谋半生坚持守护的东西?

  莫笙心中升起一种汹涌澎湃的情绪,猛烈地冲击着她的胸腔,令她的心脏咚咚作响,但现在的她实在太过年轻了,不明白那种感情意味着什么,她沉迷于这绝美的风景,目光流连忘返,而孟廷昊静静地陪在她身边,共赏这壮丽的山河,直至那落日沉没于遥远的地平线。

  “真是好地方啊。”

  莫笙呐呐地感叹道。

  孟廷昊轻笑不语,莫笙转而看向他,那狡黠的眸子带着异样的光彩,“现在,你该带我去看看那半腰处的风景了吧?”

  孟廷昊只愣了一瞬,便哑然笑开,果然是瞒不住她!

  孟廷昊转身朝楼梯口走去,莫笙随即跟上,两人走至阁楼半腰处,也就是莫笙先前听到金戈阵阵作响的地方。莫笙料到将要见到什么,心中隐隐有些激动。

  孟廷昊骨节分明的手搭在一块木板之上,轻轻往里一推,而阁楼的墙壁缓缓从中间向两边分开。

  孟廷昊抬步走了进去,莫笙听到那金戈之声,欲加分明。而身后的暗门在两人入内之后又缓缓合上。莫笙见前方隐有火光,还有那将士呼嚎之声。很快,两人走到了暗门出口。莫笙往下一看,眼睛蓦然睁大。

  揽月阁所倚靠的巨峰已然彻底中空,而这巨峰依然变成了一座庞大的练兵场,峭壁之上安置着无数猎猎燃烧的火把,整个山峰恍若白日。峰底足足有数万之众的将士,他们身着铠甲,正分成两队,进行激烈的对战。在两方将士最前方的石台之上,有一人如高山巍峨,带着顶天立地,雷霆万钧的气势监察着战局。

  “徐泰安?!”

  莫笙失声叫了出来,孟廷昊淡声解释道:“我让他明为禁卫军副统领,暗中再帮我训练这批私兵,为日后所用。”

  莫笙瞧着气质已截然不同的徐泰安,颔首点头道:“他确实很适合,这些荒民之中所挑选出来的人本身同皇宫禁卫的实力相差甚远,也只有徐泰安有办法将他们训练成一批虎狼之师。”

  孟廷昊道:“按照徐泰安的预估,这些人半年之内就可以上阵杀敌。”

  莫笙思忖片刻,点头道:“足矣,我师父去年年末曾夜观星象,见紫微失色,五星连珠,断大孟一年之内帝星将陨,明君继位。”

  孟廷昊面色凝重起来:“如此说来,我们只有半年了……”

  莫笙看着陷入沉思的孟廷昊,想起一件她一直忽略的事情,如果半年之后他登上皇位,那时候她也该离开了吧……莫笙念及此,沉寂的心又开始作乱,徒然生出一股不舍来。

  孟廷昊回过神来,冷不丁对上了莫笙的目光,莫笙近乎慌乱地避开,只低声道:“我们出来的时间够久了,也该回去了吧?”

  孟廷昊嗯了一声,莫笙拔腿便朝暗门口走去,颇有些逃逸的意味。孟廷昊瞧着莫笙的身影,回想起莫笙的眼神,可惜莫笙躲得太快,让他误认为刚才所见几乎是一场幻觉了。

  难过?她刚才是在难过什么?

  孟廷昊狐疑着,一时也抓不到头绪,便直接跟上莫笙走了出去。

  待他们走出揽月阁之时,夜已黑沉一片。孟廷昊口中吹出尖锐的高音,马蹄踏踏之声传来,那匹白色骏马破开重重夜色而来。孟廷昊跃上马背,低头朝莫笙伸出了手。

  莫笙慢慢地伸出了手,堪堪擦过孟廷昊的手,直接落在马背上。莫笙借力踩在脚踏之上,翻身上马坐在了孟廷昊的身后。

  “反正夜已黑了,也用不着装模作样,还是这样与我与王爷都轻便些。”

  孟廷昊听到莫笙语气中明显的拒绝,眉心微微一皱,到底没有让莫笙换到她的身前,而是将被凉在半空中的手放在缰绳之上,猛地一抽,白马手疼纵身朝前一跃。

  莫笙一惊,生怕被摔落马下,反应极快地抱住了孟廷昊结实的腰部。

  孟廷昊轻轻低哼了一声,随口道:“王妃既觉得这样轻便,那就小心些。若是翻身下马,本王概不负责。”

  说罢,腿夹马肚,那白马又跑快了几分。莫笙听着耳边刮起的疾风,死死地抱住了孟廷昊,心里将孟廷昊咒骂个不停!

  伪君子!没安好心!莫名其妙!!

  两人转瞬之间跃入了密林之中,密林内林木交错,晚风悄然袭来,空气中错乱的叶子沙沙作响,偶有麻雀惊飞四窜,隐隐透着一股阴诡之气。

  孟廷昊脸色也随之冷沉了下来,莫笙也嗅到一丝不对劲,刚抬起头,便被孟廷昊转身会抱着一起腾飞至半空。

  咻的一声!冷箭射空,深深地钉入了树桩之中,在月色映照下闪着冷厉的寒光。

  孟廷昊抱着惊魂未定的莫笙落在草地之上,而他胯下那匹白马受尽狂奔,似是踩中了机关,一条绳索猛然腾起截住了马蹄,白马直接朝前猛扑,双膝猝跪,翻身于地。若是孟廷昊没来得及抱着莫笙离开白马,恐怕栽倒于地的还有他们两个!

  嗖嗖嗖!!重重黑影闪过,孟廷昊和莫笙顷刻之间便被黑衣刺客们团团包围住了。

  孟廷昊将莫笙挡于身后,厉声道:“我是大孟朝的六王爷,截杀皇亲国戚,不怕满门抄斩吗?”

  为首的蒙面黑衣人眼中满是凶狠之色,他缓缓拔出长刀,而其他几位也随着他的动作将长刀从刀鞘中抽出,长刀的刀刃锐利如芒,映着惨白的月色,阴冷可怖。

  为首黑衣人盯着孟廷昊道:“我们只要那个女人的命!王爷只要将她交给我们,自可以离去。”

  孟廷昊身后的莫笙闻言,微诧抬头,他们是为了杀我而来?!

  莫笙眼神一动,冷冷道:“如今我们只有两人,定是抵不过你们这数十人之众。莫笙残命一条,死不足惜。不过你们也让我死个明白,是谁派你们来的?!”

  为首的黑衣人冷哼一声,并不上当:“不愧是王爷的宠妃,临死之前还想从我们口中套话。不过,我们受了死令,绝不可透露半句,恕难从命。王妃还是将王爷劝走,免得刀剑无眼,伤了王爷,我们也不好交代。”

  孟廷昊将莫笙彻底挡在了身后,面色凝结成冰,“我孟廷昊的女人,我没答应,我看谁能伤她一根寒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