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与君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只留一人

韶华与君同 岁九思 2311 2019.09.19 11:41

  管家老徐和四个丫鬟都是一脸惊诧,老徐没想到这位新王妃,竟是这样不按常理出牌的性子,颇有些为难道:“王妃,只留一位怕是照顾不周,王爷责怪下来,我们可担待不起啊。”

  莫笙随意地摆了摆手,笑嘻嘻言道:“如果王爷问起,我自会向他解释。”那位王爷才不会把我当一回事,心中巴不得越省事越好。

  管家朝着三位婢女示意,三位婢女遵照王妃的吩咐各自去红木案桌边泡了一盏茶,回到管家老徐身边一一站好,莫笙走到最左边桃红婢女身边,见她手捧的茶盏冒着袅袅雾气,碧色的茶水透亮明澈,小乞丐挑眉问道:“这是什么茶?”

  桃红婢女眉眼间一股子掩饰不住的傲气,像是王府内颇受恩宠的婢子,她颇为得意地解释道:“这是碧山云雾茶,是王爷最爱喝的。”

  莫笙眼中弧光一闪而过,走到了翠衫女婢的身边,她手捧的茶泛着淡淡嫣红,茶香浓郁:“你泡的是什么茶?”

  翠衫女子微微福身,再朝着小乞丐柔声说道:“是蔷薇花茶,有补血养气之效。”

  莫笙轻轻点头,又走到了湖蓝女婢身旁,她的茶杯中茶水呈褐色,茶色较深,显然放了不少的茶叶:“你这又是什么茶?”

  湖蓝婢女身体较为丰满,她朝着小乞丐献媚似地说道:“这是王府中最好的龙舌尖,只有这等茶才配得上王妃您的身份。”

  莫笙淡笑而过,依旧不做点评,转向那个浅黄婢女,浅黄婢女低头瑟缩着,捧茶盏的手微微颤抖,小乞丐看到她的茶杯,略微诧异道:“为何你杯中仅有清水?”

  浅黄婢女不敢抬头,声音细细道:“我、我看到茶盏旁的食盘,王妃刚食用过油腥之物,一杯清茶最能解腻。”

  莫笙一愣,而后哈哈大笑起来,毫不端庄。管家老徐看得莫名其妙。

  莫笙一把夺过浅黄婢女手中清茶,昂首一饮而尽,动作流畅带着豪迈洒脱的意气。

  莫笙将手中茶杯随手扔掉,瞧着浅黄女婢眼中带着盈盈笑意:“那就你了。”

  浅黄婢女大吃一惊,抬头怔怔地看着莫笙。

  徐管事不懂王妃为何选那最生涩的浅黄婢女,心中虽疑,但还是向前一步,朝着王妃拱手道:“既然王妃选定了贴身婢女,那就给她赐个名吧。”

  莫笙略一思索,走近一步,靠近那浅黄婢女,笑意盈盈道:“你之前叫什么名字?”

  浅黄婢女不敢直视王妃的眼睛,低声回道:“苏、苏小婵。”

  莫笙笑了笑,说道:“那你以后就叫……苏小婵。”

  徐管事皱了皱眉头,皇家王府、世族大家买下婢女的卖身契之后,婢女就属于王府的奴仆,主人为了宣示自己的所有权通常都会赐贱名,一是让奴婢们明白自己的身份地位不要忤逆欺主,二是为了让他们能斩断过往,衷心侍主。

  王妃这举动实在是……让人费解啊。

  苏小婵听到王妃的话,满脸不敢置信地,抬头便望见了一双暖意融融的眸子,她无父无母,被贫寒的叔父抚养长大,年仅十三便被买入王府之中,将一生为奴为婢,被卖入的那一刻从未想过自己还能保留双亲生前给自己留下的名字。

  苏小婵鼻子一酸,泪水润湿了眼眶。

  她屈膝跪倒在地,朝着莫笙磕头:“谢、谢谢王妃娘娘大恩大德。”

  莫笙见状,慌乱片刻后忙将苏小婵扶起,连声道:“无需如此,无需如此。”

  莫笙看向徐管家,一双眼睛明亮有神:“徐管家,王爷把我安置在哪儿了?”

  徐管家微微诧异,心道王妃怎么知道王爷将她安置到别处了,洞房花烛夜,新娘照理说应该待在新房等新郎,可今日的婚礼确实荒诞,王爷将王妃移居到别处也是情理之中,只是这新王妃猜到王爷的安排,怎么瞧着一点儿都不生气?

  徐管家思索无果,朝着莫笙回道:“王爷交代属下带您去风梨院。”

  莫笙当下便牵住了苏小婵的手,声音清亮干脆利落:“走,我们移驾风梨院。”

  ******

  待到徐管家带领着那几个丫鬟和仆从将风梨园收拾好,时间已近深夜。徐管家领着众人离开,按照小乞丐的要求只留下苏小婵一个。

  月影横斜,徐管家心里正对着小乞丐的做法百思不得其解,恍惚之下一不小心撞倒了一人,徐管家回过神来看清来人,大吃一惊,连忙上手去扶:“王老,这大晚上的,您怎么在这儿?”

  那被撞倒的人正是孟廷昊的老师王文山,表面上他是王府内的教习老师,负责提点八王爷和十三王爷,但暗地里他是孟廷昊的肱骨谋臣,王府内孟廷昊对他一直以师尊称,王府上下都对王文山十分尊崇,遂以“王老”称呼。

  王文山抚了抚布衣长袖,随口打趣徐管家:“老徐,你为人一向谨慎周全,难得见你心不在焉啊?”

  徐管家讪讪一笑,不敢在王老面前多嘴,于是满含歉意地说道:“王老说笑了,也是夜黑阴暗,我不长眼没看清是您老人家。”

  王老瞅了瞅他身后的丫鬟和仆从,眉头轻蹙:“这是怎么回事啊?”

  徐管家躬身笑着解释:“这些本是安排给王妃的仆从,王妃却坚持只留一人,其他人吩咐我带回去。”

  王老听罢,挑了挑眉毛,心里顿时生了些好奇:“哦,那她留下的是什么人?”

  徐管家本身心里就犯着嘀咕,碍着小乞丐王妃的身份也不好多嘴多舌,不过王老既是问起了,便绘声绘色地将小乞丐选人的过程说了,王老最先还只是闲散听着,最后听完后脸色却是凝重起来。

  徐管家将心头话说完,也不敢再耽误王老的时间,便带着婢女仆从们告退了。

  王老转头,看向月色笼罩下的风梨院,眸色比黑夜还要深沉。

  ******

  晴空万里,天边白云自由自在地漂浮着,春风带暖徐徐吹来,吹动着风梨院院内的一株粗壮的梨树枝丫,枝丫上翠绿裹雪的花苞,含羞带怯,将绽未绽。

  风梨院内苏小婵急得如同火锅上的蚂蚁,因为王爷已经派人来催王妃一起出发前往皇宫谢恩,但王妃到现在还未醒来!

  兹事体大,要是误了时辰,王爷生气倒是次要,但如果皇上雷霆大怒,问责下来,那王妃就大难临头了。苏小婵在王妃的闺房门前犹豫片刻,最终还是硬着皮头推开了大门,进去只见王妃仍旧在被窝里呼呼大睡,苏小婵扶额哀叹。

  昨日还以为自己是运气好,成为了王妃的贴身丫鬟,如今看着王妃这般毫无规矩仪态的样子,以后自己小命怕是要天天吊在悬崖边上了。

  苏小婵推了推床上睡得香甜的莫笙,颤着嗓子急声唤道:“王妃,王妃,快醒醒,快醒醒!王爷在等您去皇宫谢恩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