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与君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韶华与君同

岁九思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9.17上架
  • 21.04

    暂停(字)

17位书友共同开启《韶华与君同》的古代言情之旅

学徒甜酱酱果 学徒无悔兰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乞丐抢亲

韶华与君同 岁九思 3377 2019.09.16 22:32

  建元九年,二月初八。

  宜嫁娶宜出行宜纳采,万事皆宜。

  高悬苍穹的烈日终结了这半月来的连绵阴雨,王都平阳焕然一新,往日躲在屋内怕沾湿了鞋不愿出门的人,也都稀稀拉拉地涌了出来。细雨冲刷干净的青石板大街上,吆喝声,叫卖声响成一片,热热闹闹好不快活,人人脸上都溢着灿烂舒意的笑容。

  但此时此刻,隆平客栈看门引客的店小二却是一点儿都笑不出来。

  店小二身穿灰褐色的短布襟儿,虽不名贵倒也干净体面,只见他拧了眉头,满脸嫌恶地赶着客栈门口脏兮兮的小乞丐儿,嘴中止不住地反复斥骂。

  “滚!滚远点儿!”

  “真是晦气!别扫了我们客人的兴儿头。”

  小乞丐约莫十五六岁,身形瘦小,脸上黑灰黑灰地瞧不清面目,头发脏地纠结成块儿,身上的衣服全是补丁没一个整面儿,约莫是数十天未好好洗澡,全身上下还带着一股子异味,也难怪店小二拼了命地要赶他出去,若是让他倒了客人的胃口,可不得被严厉的掌柜逮了狠狠骂。

  但这小乞丐也是奇怪,被店小二推搡地往后趔趄了两步,面上却是不急不恼,只顺着店小二的意思往后又走了几步,这才停下来。

  小乞丐朝着店小二作揖道歉,眼睛明亮地像是光滑润泽的黑珍珠,还漾着盈盈笑意。他咧嘴亮出一口白牙,低声告歉:“小哥哥说的是,不想扰了你们的生意,只讨碗水喝,马上就走。”

  店小二虽赶人时怒气冲冲,也是怕被这乞丐缠上,见着小乞丐不像其他粗鲁莽撞的乞丐一样急哄哄地上前反倒是后退了几步,倒也泄了气。穷苦人出身大都吃过苦头,见小乞丐衣衫褴褛的样子还生了丝恻隐之心。

  店小二再说不出赶人的话,犹豫片刻便向小乞丐小声道:“那你站边上,我悄悄给你端碗水,可千万不能被掌柜的瞧见……”

  店小二话音未落,便听到耳边响起熟悉的,重重的咳嗽声。店小二转头便见到掌柜那张严厉凝肃的国字脸,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脸很快就胀成了猪肝色。

  掌柜四十上下的年纪,面上布满细纹,耳鬓染霜,一看就是经过不少风雨,颇有阅历之人。他细细地打量着门口的小乞丐,小乞丐脸上仍是带着笑,并未因掌柜锐利的目光有丝毫胆怯。

  掌柜淡声问道:“怎么回事啊?吵吵闹闹的。”

  店小二动了助人的心思,见着掌柜便心虚发慌,现下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正紧张时,小乞丐朝着掌柜的作揖,开口解围道:“掌柜的莫怪,我奔波数日口中干渴,望讨碗水喝。”

  声音郎朗,如玉铃轻响。

  掌柜眉头轻蹙,眼神中含着几分深思,开口朝店小二吩咐道:“去厨房,给他倒碗热鸡汤。”

  店小二听到这话,面露诧异,心想这抠门儿的掌柜何时大方起来了,但也不敢再多言,转身就去了厨房。

  听闻有鸡汤,小乞丐儿脏兮兮的脸倒是看不出什么,只微微翘起的嘴角泄了心底的欢喜。

  掌柜将小乞丐的神色变化瞧在眼里,心笑了声,叹小乞丐虽是胆量不凡,但到底年纪尚小,喜怒都明明白白写在脸上,藏也藏不住。

  掌柜不再管小乞丐,转身去柜台继续拨算盘,店小二很快就端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鸡汤出来递到了小乞丐的面前。鸡汤肉香四溢,汁色浓稠,小乞丐咽了咽口水,道了声谢后,才接过鸡汤自发坐到了客栈门口的台阶侧边上,喜滋滋地喝了起来。

  客栈里头,客人们酒饱饭足,搁了碗筷,便打开话匣子开始七嘴八舌地闲谈起来。

  一个商人打扮的人起了话头:“南边暴雨决堤,流民乱窜,现下生意可难做啊。”

  坐在他身边的汉子笑着劝道:“王都治安严谨,流民都被挡在外面,兄台何不来王都做生意?”

  掌柜地拨弄着算盘,深深的目光不着痕迹地扫了一眼端坐在台阶上,正喜滋滋儿喝着鸡汤的小乞丐。

  “王都内全是达官贵人,哪里有我们商人的立足之地!”当地一声!邻桌的商人将茶杯重重地落在桌上,颇为气愤。

  一身穿布衣长衫的秀才狐疑地开口:“说到贵人,我倒想起今日是那圣上六子昊王爷和刑部尚书长女的大喜之日,为何不见大的动静?”

  那汉子朝着秀才解释道:“这你可就不知道了吧,这桩婚事虽是皇上所赐,但两方可都是不情不愿。毕竟那刑部尚书属意太子殿下,昊王爷……”

  听到这种大八卦,商人也按奈不住好奇心,急声问道:“昊王爷怎么了?”

  汉子卖够了关子,见众人都竖起耳朵,才心满意足地接了下去:“昊王爷虽才德兼备,又是王都内排首位的美男子,但这继承皇位的人到底还是太子。且我听说昊王爷的心上人本是莫氏二小姐——莫子娴。”

  秀才听到这个名字,大吃一惊:“莫子娴?可是那个和户部尚书长女谢栖梧并称‘国色双姝’的那位?”

  汉子意味深长地点点头。

  邻桌的商人的好奇心被勾起,疑惑道:“那和昊王爷成婚的莫氏长女是什么人?”

  汉子说得口干舌燥,喝了一盏茶之后,才一脸惋惜道:“不清楚,王都内没人见过她,听说她是个身体羸弱的病秧子,一出生便被送到别处去养了,又听说她是满脸疮疤的丑八怪……”

  咳咳咳!!门口的小乞丐喝鸡汤喝的太急呛着了。

  汉子的话被打断,嫌弃地看了小乞丐一眼,又满怀同情地继续说道:“可惜昊王爷一表人才,貌冠王都,最后却娶了这样的女子,你们说,怎么可能会大张旗鼓地举办?”

  在座的商人、秀才们听罢这样的皇廷八卦,心满意足之余皆是一脸唏嘘。

  门口的小乞丐恰恰喝完了鸡汤,将手中的碗递给了店小二,又道了声谢才转身离去。

  店小二拿着碗,路过柜台时,疑惑地看着掌柜。

  掌柜的拨着算盘也不抬头,淡声道:“有什么话,直说吧。”

  店小二犹疑地开口道:“师父,您今日为何如此厚待那个小乞儿?”

  掌柜地将算盘移到一边,眼神略带责备:“你啊,光长眼睛不长心。那小乞儿可不是一般人,我早年南北闯荡,见过的人不知凡几。他小小年纪,举止从容,聪慧机敏……”

  店小二冒失地打断掌柜的话:“举止从容这个我看得出,可聪慧机敏从何谈起啊?”

  掌柜地敲了一下店小二的脑门儿,店小二疼得直叫唤,抬手去揉额头。

  掌柜地慢悠悠地解释道:“你没听刚才的客人说流民被挡在王都外吗?那他是怎么混进来的?”

  店小二恍然大悟,瞬间明白了掌柜的意思。王都治安严谨,但那小乞丐明显是从外地来的,若不是聪慧机敏,又如何逃得过官兵勘察?

  掌柜的看着店小二,眼里闪过神秘的笑意:“除此之外,他一路奔波到此怕是并不容易,心性艰忍非比寻常,更何况他还是个……女娃娃。”

  店小二瞪大了眼睛,大吃一惊:“什么?!他竟是个女的!”

  此时的掌柜和店小二绝对不会猜到,这位横空出世的小乞丐将让整个大孟政局云翻雨覆,他会在之后的几年间以多种身份出入这家客栈,由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成为影响皇权变化,朝廷局势乃至于天下格局的关键。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小乞丐喝完了鸡汤,心满意足,可惜脸上太脏,挡住了那红扑扑的气色。不过那脏兮兮的小脸,也让她在向昊王府的厨房女仆哭诉数天粒米未进,杯水未喝的时候,成功地具有了说服力,厨房女仆抹着眼泪儿带她从后门进了守卫森严的昊王府。

  虽然婚事不受待见,但昊王爷好歹也是堂堂的六王爷,这喜宴肯定要阔气体面,彰显皇家气派,于是后厨忙得天翻地覆,而女仆给了小乞丐一碗清汤加一个馒头,叮嘱他千万不要去前堂,大厅内全是达官显贵,一不小心就容易送命。说罢,女仆便风风火火地忙去了。

  小乞丐看着手中的馒头,再看了一眼去前堂的小路,又抬头看了看天色,估摸着时间还早吉时未到,她可以先吃个饱再去前堂找死。小乞丐心安理得地喝着汤,心安理得地啃馒头,又心安理得地顺走了……厨房里的一只脆皮烤鸭。

  前堂大厅一片张灯结彩,喜气洋洋,正中大红色的双喜字鲜艳地扎人的眼。昊王爷和莫氏,一个是显赫皇子,一个是朝廷重臣,皇帝这番赐婚的目的,着实让人看不清,虽然朝廷内部党派林立,但场面上还是放下芥蒂保持和乐融融,大家推杯换盏,亲热如同一家。

  很快一声锣响,仆人高声喊道:吉时已到!

  不一会儿,新娘的花轿便到了门口,俊美无俦的新郎牵了红绸领着新娘步入喜堂。因着皇帝政事繁忙,并未到场,只派了礼部尚书温仲春代表参与。而六皇子的母妃早逝,皇后娘娘也仅送了厚礼来,所以这高堂之位上,仅坐着刑部尚书莫绍靖和莫夫人二人。莫绍靖的脸色如常,不喜不悲,而莫夫人脸上却是写满了欢喜,眼角笑出了许多枚褶子。

  新郎昊王爷面如冠玉,丹凤眼角飞扬上挑,红色喜袍在身,鲜艳热烈,俊美之中多一分魅惑,浅灰色的双眸仿佛能摄人心魄,嘴角边带着抹似笑非笑,好像是欢喜,又好像是故作欢喜,又或者可以称之为苦笑。一时之间,客人们眼风走来传去,倒没人顾得上起哄。

  喜娘见惯大场面,满脸带了笑,气沉丹田一声高呼。

  “一拜天地。”

  新郎新娘双双跪拜了天地。

  “二拜高堂。”

  新郎新娘双双跪拜莫氏高堂。

  “夫妻对拜。”

  新郎新娘各自施施然转身,面向而立,正要完成这最后一礼。

  突然,一个不合时宜的大嗓门儿破空而出。

  “我反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