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与君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任劳任怨

韶华与君同 岁九思 2191 2019.10.14 12:24

  月色如水华,铺洒大地,昊王府内仆从皆已沉睡,一片寂静中,传来时轻时重的鼾声。

  暗室内,莫笙向孟少晟、王文山、曹德望和成谦等人说明原委,讲完便一通口感舌燥,咕咚咕咚往自己的嘴中灌进了大杯茶水,一放下杯子就看到孟廷昊淡淡的眼神,他也不说话,只看了她一眼,再看了眼面前的空茶杯。

  莫笙:“……”

  是的!孟廷昊自从被伤了右手,被大夫警告半月不能移动,便堂而皇之地使唤起了莫笙。喝茶倒水一应俱全,莫笙看在他是因为自己所以才受伤的份儿上,也只能一路任劳任怨,听凭差遣。

  本以为回到王府就可以歇工,但孟廷昊似乎使唤她上瘾了,如今一个眼神她便懂了他的意思。

  莫笙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认命地走向前去给孟廷昊倒了一杯茶。

  孟少晟忍不住偷笑,挖苦莫笙道:“你看你现在遭报应了吧,骗我们拼死拼活地狩猎,结果全给莫氏做了嫁衣,哎,可怜……”

  莫笙对孟少晟可毫无愧疚之心,随即一个眼刀过去让孟少晟的抱怨又滚回了肚腹之中。

  莫笙坐回到原来的位置上,直言道:“你们也别怪我没有提前告知,主要是怕让太子和李将军那边起疑,最后得不偿失。”

  虽然莫笙言之有理,但最终的受益者是莫氏。曹德望本就屈居在莫绍靖之下,如今更是被甩到十万八千里,心中不免愤愤:“如今兵符在莫绍靖手中,我们毫无兵力,以后若是对战,怕是毫无应对之力!”

  莫笙点点头,表示赞成,笑着说道:“曹大人的顾虑,我早有想到。与其明面上同他们争抢,我觉得我们还不如私下练兵!”

  莫笙一说完,便受到四面八方反对的声音。

  首先是王文山轻斥道:“胡闹!练私兵被发现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

  成谦皱着眉头,颔首:“确实,并且练兵所需人力物力巨大,非同小可!”

  曹德望也是连连摇头:“练私兵所需的场所也不好找,不妥不妥!”

  孟少晟虽然找不到理由,但也附和道:“你这个脑洞有点大,一看就没办法实现。”

  莫笙:“……”

  孟廷昊左手拿着茶杯,不置可否,只静静地等着莫笙的下文。

  莫笙站起身,眼睛里又闪现出那种狡黠又诡谲的笑:“兵符另一半在李睿手中,三军在边疆之外,不可能会轻易动兵。而莫绍靖手中的兵符,不过就是快废铁,量他有八个胆子也不会轻易使用。所以我们只需一支在关键时候可以任凭调遣,出其不意的军队。凭六王府的财富我想区区财力定可负担得起。至于人力,你们别忘了之前南边决堤,那些灾民巴不得可以从军还有军饷可拿。最后的问题就是掩人耳目的场所了,你们觉得一个醉生梦死的王爷为他心爱的王妃修一座可以看遍四季美景的楼台,这个理由充不充分呢?”

  众人静默,都在细细思忖莫笙的话。如果孟廷昊以莫笙为名,建造一个楼台,并且在外围设置守卫,楼台之上修建,楼台之下练兵,确实可以行得通。

  孟廷昊灰眸闪了闪,淡声开口道:“可能行不通。”

  众人看向孟廷昊,莫笙也是一脸诧异:“哪里行不通?”

  孟廷昊一本正经:“我穷。”

  众人:“……”

  若不是在场都是孟廷昊的下属,莫笙真想一巴掌糊上孟廷昊那张欠揍的脸。堂堂六王府怎么可能会穷?纵使养兵所耗甚多,也不至于让六王府觉得困难啊!再说了,如果你穷,你争皇位干啥呀?争权夺利本来就是个巨烧钱的大工程。

  孟廷昊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肃正地朝着成谦吩咐道:“按她说的办,如果钱物方面不太够,就用王妃的例钱顶上。毕竟是为她建造观景楼台,她也当出一份力。”

  成谦拱手,硬憋着一脸笑意,拱手领命:“……是。”

  王文山低头,可惜一抽一抽的胡子暴露了他的内心。

  曹德望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然后用手很不自然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孟少晟:“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莫笙:“……”

  我靠,敢情他是在玩儿我一个呢?!!!

  ******

  回到墨竹轩,莫笙困倦地打着哈欠走入房内,这几日殚精竭虑,着实困倦,便连衣服也不换直挺挺地趴在了大床上。孟廷昊有事耽搁,慢了一步进门,打眼就见莫笙在床上挺尸。

  孟廷昊毫不怜香玉地用脚揣了揣莫笙,理所当然道:“起来!”

  莫笙根本不想理会孟廷昊,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孟廷昊坚持不懈地轻踹上去:“快起来!”

  莫笙忍无可忍,从床上翻起身,恶狠狠地转头看向孟廷昊:“孟廷昊,你别得寸进尺!姑娘我念及你受伤所以才容忍你,别想利用这个由头就想一直差遣我!”

  莫笙将一通狠话放出,孟廷昊气定神闲地将刚才从暗卫手中的东西拿了出来。

  玉佩!!

  那是莫笙被刺客抢走的玉佩,竟然被找回来了!

  莫笙喜上眉梢,马上伸手去拿玉佩,却被孟廷昊轻巧地闪过,莫笙扑了个空,笑容僵在了脸上。

  孟廷昊将那玉佩放在眼前仔细打量,自言自语道:“暗卫将被刺客丢在草丛中的玉佩送来,我本来打算直接给你。不过你好像对我很不满……”

  莫笙连连摆手,理直气壮地否认道:“没有没有,绝对没有这回事。”

  孟廷昊笑着将玉佩递给莫笙,莫笙一喜眼巴巴地摊开手。

  孟廷昊却在最后一刻将玉佩收回掌中,见莫笙错愕失望的表情,肆无忌惮地笑道:“既然没有,那直到我手臂上的伤痊愈前,就有劳王妃照料了。这玉佩我先替你收着。”

  莫笙大怒,瞪着孟廷昊:“你……”

  孟廷昊笑得像个狐狸:“我怎么?!”

  莫笙按压住自己的火气,皮笑肉不笑道:“你说得有理。那爷您接下来需要我为你做什么呢,是洗漱呢?还是换衣呢?”

  孟廷昊佯装认真地想了一会儿,缓缓道:“嗯……还是先换药吧。”

  莫笙眼珠子盯着孟廷昊手中的玉佩,笑着应承道:“好的,爷。”

  莫笙打定主意,现在孟廷昊那厮虽然受了伤,但以自己三脚猫爬的功夫对付武功卓绝的他,并从他手中夺回玉佩,那肯定是不可能事件。

  不过,只要等孟廷昊这厮睡着了,她再将玉佩偷回来,看他还敢用玉佩来威胁她为他当牛做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