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与君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帮我更衣

韶华与君同 岁九思 2135 2019.10.04 11:34

  夜尽天明,孟廷昊感觉有湿热的气息喷在耳侧,徐徐地睁开了眼,他侧转头看见莫笙的脸近在咫尺,而他的整个人被莫笙的手脚缠住。他少年时与那人约定终生,为了守住对她的承诺,从未与其他女子亲近。而莫笙凑地如此之近,孟廷昊白皙脸庞上的红潮迅速泛滥开来,从脸上爬到耳根,在爬到脖子上,再传遍了四肢。

  这种感觉奇怪极了!

  孟廷昊一阵口干舌燥,完全没了昨天耐心,快速地翻身下床。睡梦中的莫笙感觉到怀中的缺失,砸吧了两下嘴,便躺平了继续睡去。

  孟廷昊一晚上没有睡好,大早上还受到不小的惊吓,一阵头昏脑涨。他回身看到始作俑者还在舒舒服服地呼呼大睡,心里的怒火腾地一下烧了起来。

  凭什么我睡得心惊胆颤,你却安稳舒适?!

  孟廷昊的恶念冒头,便抬脚轻轻踹了踹莫笙:“你醒醒,给我醒醒!”

  莫笙不想理孟廷昊,身体自动地翻了进去。

  孟廷昊却是有种不把莫笙弄醒不罢休的气势,仗着腿长又往莫笙身上踹了踹:“心机女,滚起来!”

  莫笙被吵地不行,半眯着眼睛坐起了身,迷迷糊糊道:“你要干什么?!”

  孟廷昊一时语塞,侧头瞧见挂在衣杆上的衣服,马上一本正经道:“起来,帮我更衣!”

  莫笙听到这句,眼睛睁开一条缝,口中含糊道:“不是有丫鬟吗?干嘛一定要我?”

  孟廷昊的理由找得飞快,理所当然道:“演戏演到底,‘宠爱’的妻子早起帮丈夫更衣梳洗更显恩爱,可以骗过王府里他们的眼线。”

  莫笙本想倒头直接睡,但是想了想,自己如果不配合,孟廷昊必然不让自己安生,还不如帮他穿好了,让他赶快滚蛋,自己还能睡个回笼觉。

  莫笙打着哈欠,仍旧是半眯着眼睛,支撑着起身从衣杆上把孟廷昊的外衣和腰带都拿了下来,孟廷昊大咧咧地张开双手让莫笙侍候着。莫笙身量比他小一个头,差不多到他的肩膀,莫笙眯着眼睛,环抱着孟廷昊给他系好腰带,又帮他套上外套之后,莫笙眯着眼睛又爬回到了自己的窝里。

  孟廷昊瞧着床上半睡半醒的莫笙,心里莫名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脸上带着他自己也未察觉的灿烂笑容,步履轻松地走出了卧房。婢女仆从们明显觉得今天孟廷昊的心情很不错,也从王爷疲倦的面容还有略微青黑的眼圈,推断出王爷昨晚应该非常“卖力”,一时间王府内又是眼风激荡,瞟向墨竹轩的眼神都带着一分暧昧。

  莫笙对于下人们越来越偏的“误会”毫不知情,只拼命抓住了瞌睡虫的尾巴,沉入香甜的梦中。

  砰砰砰!!砰砰砰!!

  急促而又巨大的敲门声从大门外传到里屋来,莫笙皱了皱眉头,将被子蒙住了耳朵。可那敲门声像是催命符一样响个不停。

  莫笙一脸绝望地从被子内翻身而起,冲着门外喊道:“小婵,外面到底怎么回事?”

  跑步声延向大门口,敲门声停了,门外隐约传来谦卑的女声还有嚣张的男音,随后苏小婵推门而入,向莫笙柔声回禀道:“王妃,是八王爷,他来找你学东西。”

  莫笙生无可恋地瘫倒回了床上,眼中无神地盯着床顶。

  就在苏小婵以为莫笙又要重新睡下准备提醒的时候,莫笙转向苏小婵,迷蒙的眼神像是看着救星:“小婵儿,你过来。”

  苏小婵乖巧地倾身上前,莫笙在她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苏小婵弹起连连摆手,拒绝道:“不行,我不行的,我看见他就生怕。”

  莫笙哭丧着脸,可怜兮兮地望着苏小婵:“小婵,难道你要你家王妃连个好觉都睡不成吗?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苏小婵黑线。

  在风梨院那一个月,苏小婵就知道了莫笙的尿性,为了可以多睡一秒钟可以无所不用其极,完全没有下限。

  苏小婵叹口气,咬咬牙,轻手轻脚地出了房门。

  莫笙奸计得逞,一身轻松地带着笑意梦会周公去了。

  而门外的苏小婵将莫笙交代自己的话默念好几遍记清楚了之后,才鼓起勇气走向在墨竹轩门外已经等的不耐烦的孟少晟。

  孟少晟听到脚步声,见出来的还是那个唯唯诺诺的小丫头,便没好气道:“怎么就你?那个女人呢?”

  好好好可怕!!!!

  苏小婵强自镇定,可舌头完全不听使唤:“王、王妃、妃她她……”

  孟少晟瞪了苏小婵一眼,厉声打断苏小婵:“她什么她!连话都说不明白,那个女人是不是眼瞎才会选你当她的贴身婢女。”

  苏小婵柔弱的小心脏被这句话狠狠地刺伤了,责罚她侮辱她都可以忍,但是怎么能侮辱王妃呢?!

  这绝对不能忍!

  苏小婵收腹挺胸,神情冷漠又有些高傲,捋直了舌头条缕清晰道:“王妃说了,术业有专攻,王爷不喜文可攻武,所以让我通知你,你的第一个练习就是——在正午之前取回岳亭山的松间露。”

  孟少晟见苏小婵打鸡血一样突然变了一个人,还没适应过来。等他听明白苏小婵的意思,俊秀的脸充满不可思议:“什么?!去岳亭山取松间露,那个女人她是不是脑子坏掉了?!岳亭山距这里五十公里,来回需要一整日,这怎么可能会有人做到?!再说这和习武有什么关系?”

  苏小婵料到孟廷昊会说这些话,根据莫笙交代的非常淡定地反驳孟少晟:“岳亭山路途遥远,地势险峻。这个练习可以考练王爷的身体耐久力、快速反应能力,综合局势的判断力,以后若是王爷行军打仗,这些都是必备技能。”

  孟少晟面露犹豫,用怀疑的口气问道:“你确定这是个练习,不是那个女人故意搞我吧?”

  苏小婵非常礼貌地笑了笑:“王爷若是不愿意,王妃也不会勉强。只是像这样简单的小练习,她的小师弟十四岁就轻松完成了。王爷……”

  苏小婵故意顿了顿,慢吞吞说道:“王爷做不到,也在情理之中。”

  做不到?!!

  孟少晟直接被炸毛了,他冲着墨竹轩内,斩钉截铁道:“小爷我文韬武略,没有什么做不到的!你给我等着瞧。”

  孟少晟发完这句狠话,便气势汹汹地跑了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