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与君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花王魏紫

韶华与君同 岁九思 2016 2019.10.17 12:21

  天气清凉,着精致红色舞裙的谢栖梧舞动水袖,足尖一点,水袖迎风而舞,随着女子曼妙的舞步飘飞着,如同灵动的蛟龙,仿佛有了生命一般。站在八角亭台边岁虽侍的婢女都屏住了呼吸,一动都不敢动,生怕惊扰那舞中的精灵。

  “好!好!好!”

  三声清朗的夸赞传来,谢栖梧回旋的舞步也跟着缓了下来。

  丫鬟们转头见身着白色锦袍,神采飞扬的华贵男子缓步行来,纷纷躬身见礼。

  “拜见太子殿下。”

  太子眼中只看着舞步渐至尾声的谢栖梧,朝着丫鬟们漫不经心地摆了摆手:“下去吧。”

  丫鬟们转身,自然而然地退下。亭中只有太子、太子侍从墨青、还有仍然如蝶一般旋舞着的谢栖梧。

  见太子到来,谢栖梧也不马上见礼,只自顾自地将最后的舞步跳完。太子也习以为常,丝毫不觉得怠慢,一边品着温热的清茶,一边赏着曼妙的舞姿。

  谢栖梧绝美的脸庞清冷疏远,柳眉弯弯,身姿玲珑,那红色的舞裙随着徐徐的旋转展开,如红硕的牡丹花瓣层层而展,美艳绝伦。太子在一旁,几乎看呆。

  一个华丽的旋转,水袖自动又收回到了谢栖梧的手中。

  太子瞧准了时机,捧着一盏茶递到了谢栖梧的面前。

  谢栖梧抿唇一笑,艳色逼人,毫不客气地接过那盏清茶,举杯饮尽。

  两人在桌边坐定,谢栖梧笑说道:“长狄使臣将至,你不正忙着安置他们吗?怎么得空到我这里来?”

  太子一听,脸色顿时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蔫儿了下去:“你别提这件事,舅舅也不知怎么的,怀疑长狄使臣此次来大孟不怀好意,耳提面命让我多做准备。可大孟军力乃长狄五倍有余,他们这些宵小根本不足为惧。但舅舅却是不放心,还时刻盯着我!我可是好不容易才避开了那些人,跑来寻你的。”

  谢栖梧恰当好处地低了头,恰到好处的羞红了脸,一语不发。

  太子看她含羞带怯的模样心里高兴,她的性子一贯冷清,拒人以千里之外,当年他在宴会一见了她,目光就被她吸引了过去完全转不开,对她多番示好,她也总不搭理。后来他向母后千求万求,虽然母后以她出身商贾不足以相配为由推拒,但到底抵不住他的伤心失望,总算是求父皇赐了婚。

  但赐婚之后,她也没有因此对他有什么特别的,仍旧是冷冷清清的模样。他自小出身高贵,那个女子见他不是趋之若鹜,纵使一开始冷淡吸引他的注意,而他但凡示好便马上露出那种难以掩饰的贪慕颜色,令他没了兴趣。

  只有谢栖梧是不一样的,她的内心是骄傲的。从不因他身份的高贵而高看他一眼,也没有因为多了层关系仿佛多了保障显得亲近。骄傲的谢栖梧仿佛不食人间烟火,只有最真诚实意的心才能换来她一丝丝多余的反应。

  而像今天这样的羞怯,更是难得一见。

  太子被李睿管教逼压的内心,在这里总算得以舒畅。他想起他此行的目的,便朝着侍从墨青招了招手,墨青会意,将手中的盒子放在桌上,将盒子打开,一股馥郁的浓香氤氲开来。

  谢栖梧好奇地抬头,太子笑着朝她示意,谢栖梧倾身一看。在这红棕色的木盒子之中,竟然盛开着一株罕见的紫色牡丹,丰沛的花瓣团簇着,硕大华美。谢栖梧恰到好处地露出一丝惊喜,太子便朝她低声温柔地解释道:“我命人四处搜罗,历时三年,才终于找到这株牡丹花王——魏紫,你喜不喜欢?”

  栖梧嘴角含着淡淡笑意,朝着太子轻轻点头。

  太子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仿佛得了这世间最大的肯定。不过搜罗这株牡丹花耗费多少,其中多少周折和不易,只要谢栖梧一点头,那什么都是值得的。

  太子心中高兴,猛地站起身,朝着谢栖梧伸出的手,又堪堪停在了她的鬓边。

  太子收回了手,生怕唐突了谢栖梧,便朝她笑了笑说道:“你喜欢便是最好的。现在天色已晚,我出来也有些时间,便先回去了。”

  谢栖梧躬身,笑着朝太子微微福身:“恭送太子。”

  太子忙上前将谢栖梧扶起,柔声说道:“我说过,你对我,是永远也无需行礼的。”

  说罢,便转身带着墨青离开,而回身的那一瞬,太子的脸上无可避免地露出失望之色,刚才他说回去,是确实有事,但他其实是想听到谢栖梧能说一句留他,那他肯定是会留下来的!但每一次,每一次栖梧只会懂事地送他离开,从来不曾开口挽留,她是他的太子妃,是以后将同他一起共享天下的人,但好像他似乎仍旧没有彻底得到她的心,她什么时候才会真正将他放在心上呢?

  太子在心中遗憾感伤的时候,清风一起,吹掉了谢栖梧脸上淡淡的笑容,而那美丽的脸庞上似乎染了一丝料峭寒意。她近乎疲倦地伏在石桌上,眼神静静地看着那株盛开的魏紫,那株千辛万苦才送到她面前的牡丹花王,面上却毫无刚才的惊喜,目光空洞地仿佛在看着一株死物。

  她的脑海忍不住回到了七岁的时候,她战战兢兢地站在深威持重的谢氏族长面前,聆听他的训诫。

  栖梧,你要成为这个天下最高贵的女人。

  你要让谢氏成为大孟首屈一指的氏族。

  谢栖梧美眸一缩,抬头冰冷地瞧着面前肆意绽放的魏紫。袖子猛然一挥动,砰地一声!花匣子摔落,淤泥和零落的花瓣散了一地。

  谢栖梧头也不回的,挺直腰杆,漠然离去。

  *****

  天边彩霞渲染,瑰丽多姿。

  莫笙同徐泰安谈完之后,蹭了个午饭,又和小乞儿们玩闹了一下午,离开时已是黄昏时分。她从宅院中走出,绕出了巷口,本打算直接抄近路走回去,却在巷口看见了……身姿倾长,背向而立的孟廷昊。

  他难道是来等我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