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与君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五章 进退两难

韶华与君同 岁九思 2386 2019.11.12 15:01

  孟廷昊的目光猛然一缩,似乎是听到什么匪夷所思的话。

  一阵又一阵的寒风吹来,谢栖梧柔美及腰的长发飞扬,她清晰有力地又重复了一遍。

  “我和莫笙,你只能选一个!”

  确认了自己没有听错,孟廷昊的脸色瞬间沉黯了下来。

  他压抑着心中翻涌的怒意,冷声道:“为什么?”

  谢栖梧望着孟廷昊,神情复杂难言,似喜似悲,似怒似爱,最后全部无奈化为一种浓重的悲哀,她目光盈水,深深地凝望着孟廷昊,声音颤抖着:“因为……你爱上了她。”

  那种炽热浓烈,深入心魂的目光,是一个男人深深爱着一个女人的目光。

  而孟廷昊似乎也并不打算掩饰,他低笑了一声,抬头对上谢栖梧的目光,坦然道:“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这是多正常的事情。我即使以后登基为帝,身边也不可能只有你一个。”

  谢栖梧低下了头,似乎是在忍耐着什么,她深吸了一口气,声音低缓道:“一个普通的男人爱上一个普通的女人没有关系,但是一个帝王爱一个女人,就是最可怕的事。”

  谢栖梧同孟廷昊四目相对,冷然决绝道:“我不会允许我未来的丈夫心里藏着一个比我更重要的女人。”

  孟廷昊的怒意不可抑制地爆发出来,冒火的双眼盯着谢栖梧:“你要的是皇后之位,你要的是谢氏的辉煌,这些我都可以应承你。”

  谢栖梧走近孟廷昊,美眸盈泪,她轻声道:“谢家嫡女必须得到皇后之位,但是我,谢栖梧,要成为你心中最重要的女人。”

  谢栖梧看着当年帮她包扎的少年,族长对她严厉管教,她满心愤懑之际,一位俊秀的少年却突然走了出来,面上虽是不冷不热,但他的眼中分明写着心疼,而他不经她允许便上前帮她包扎伤口,不得与男子接触,这句话盘旋在她的脑海,但她却一句拒绝都没法说出口。

  每次在家中被罚的时候,所有的下人仆从都离她远远的,不敢靠近,仿佛她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

  她太冷了,而那名少年又太温暖,让她不可抑制地生出眷恋来。

  她为了让谢氏襄助于他,同族长争执多次,终于达成了一个最完美的折中。她仍旧是按照原来的计划,明面上扶助太子,赢得太子的青睐,成为皇后最佳的候选人。而与此同时,谢氏暗中支持皇六子孟廷昊,若是他有朝一日能夺得皇位,那么谢氏居功至伟,她仍然会是皇后。为了掩盖这个秘密,谢栖梧和孟廷昊约定,在计划成功之前,不会有正面的接触和交流,即使是会面,也要隔上一层帷帐。

  谢家嫡女一定会成为皇后,但谢栖梧……想要孟廷昊的爱,想要属于她独一无二的温暖。

  而莫笙,她必须要把她从他的心中抹去。

  谢栖梧牵住了孟廷昊的手,仰首凝望着他,柔声恳求:“廷昊,放弃她好吗?你放弃她,只有我们两个,好不好?”

  孟廷昊偏过头去,谢栖梧又走到他的面前,声声如泣:“你以前不是只爱我的吗?只是我们分开太久了,她只是我们之间一个小小的插曲,时间会让你忘记她的。”

  孟廷昊眼神挣扎,仿佛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他侧过身去,不去看谢栖梧,不去听她那锥心的字句。

  那无声的抵抗和拒绝,让谢栖梧悲愤不已,她的泪水滑落,她声音冷寒道:“是我,在你一无所有的时候,选中了你。是我,在你举步维艰的时候说服谢氏暗中帮扶与你,才有你的今天。而如今,你连这样一个小小要求也不肯答应我吗?”

  孟廷昊的怒意冲出了胸腔,他回挣脱开谢栖梧的手,大声道:“我要她!”

  这句话,让谢栖梧心底生出一股绝望来,她闭上的双眼,任由泪水汹涌而下。

  谢栖梧浑身颤抖着,绝然般睁开了双眼,她静静地拭去了她脸上的泪水,而刚才哀声恳求,楚楚可怜的谢栖梧仿佛刹那间消失不见,转眼间她又是那个高贵的,骄傲的谢氏嫡女。

  谢栖梧擦干了眼泪,目光清冷,语气冰冷:“那我会杀了她!”

  孟廷昊眼神阴鸷,他猛然抓住了谢栖梧,冷声道:“你敢!”

  谢栖梧一手挥开孟廷昊的手,声音铁寒:“我为什么不敢?谢氏手中握着倾国的财富,我会动用我手中所有的力量诛杀她。你的爱就是变数,就是她的索命符。”

  谢栖梧转过身去,孟廷昊拉住谢栖梧,严声道:“谢栖梧!你别逼我动谢氏!”

  谢栖梧回头看向孟廷昊,冷然道:“谢氏是支撑你的根系,你动谢氏无异于自取灭亡。谢氏支撑培植了你大部分在朝中的官员,还有你豢养的私兵。放弃谢氏,你所有的筹谋都会落空。孟廷昊,世上没有两全其美的便宜。”

  孟廷昊的瞳孔骤然一缩。

  谢栖梧面色无波,淡声道:“如果我在两天内没有得到你放弃她的消息,那谢氏和你的约定就作废,你好自为之。”

  孟廷昊的手无力地滑落,谢栖梧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屋子。

  孟廷昊仿佛被耗干了全身力气一般,颓然跪在了地上,他紧紧地捂着心脏,忍受着绞缩的无与伦比的疼痛。

  她知道,他最后一定会答应她的。谢氏和他的霸业同气连枝,一损俱损,纵使他失败了,谢氏攀着太子这颗大树,仍旧会有无穷的荣华富贵。而他这七年来的苦心孤诣,全部都是一场空。他背弃谢氏,就会失去同盟,那些跟随拥护他的臣子会因失望而离开他,而母妃的仇报不了,还有少晟和少飞的未来,甚至性命,全部都会受到威胁……

  他只能答应她!

  孟廷昊无声地蜷缩在一起,仿佛承受着这世上最为沉重的桎压,被重重的枷锁困在无形的牢笼之中,动弹不得,只能硬生生地承受。

  他艰难地喘息着,从心魂血肉的深处沥出悲绝破碎的两个字。

  笙儿,笙儿,笙儿……

  ******

  天色渐晚,莫笙帮温云天照看病人,发放药物,打扫医庐整整忙了一整天。

  温云天给莫笙斟了一杯茶,莫笙仰着脖子一饮而尽。

  莫笙笑嘻嘻地,撒娇似地看向温云天:“师兄……”

  温云天见她这一整天明里暗里老瞅着他,就知道他鬼脑筋的小师妹想要问什么。温云天转身去了药草屋,将一大包叠好的药包拿了出来。

  莫笙瞬时眼睛一亮,喜上眉梢。

  温云天将药包递给莫笙,眉眼淡淡:“这是你要的驱寒药,每日煎一碗,半月即可好转。”

  莫笙欢喜地抱住了药包,朝着她的师兄无底线地拍马屁:“多谢神医赐药,神医医术无人能及,小女子钦佩不已,只要神医答应,愿给神医捶腿,揉肩,上山采药……”

  温云天听莫笙越说越不着边际,便笑着将她推出门:“走走走,快走,别在这儿碍我的眼。”

  莫笙嘿嘿直笑,抱着药包一蹦一跳地欢快地跑远,一溜儿便没了身影。

  温云天身后看着,好笑又无奈地摇了摇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