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与君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三章 守株待兔

韶华与君同 岁九思 2169 2019.11.21 12:33

  冬天昼短夜长,浓重的墨色笼罩了整个平阳城,寒风凄厉,呼嚎不断,仿佛是人从嘶哑的喉咙中发出的惨叫,令人不寒而栗。皇宫的城楼之上,禁卫军副统领徐泰安大手一挥,宫门渐渐关闭,而宫内亮起的灯火,在冷厉的寒风之下摇曳不定,有的甚至彻底熄灭。

  而那错杂浮动的灯影,让整个皇宫如同匍匐的巨兽,在艰难地蹒跚而动。

  空气中隐隐浮动这某种不安的氛围,触动着徐泰安敏感的神经。他带领部下在皇宫各处巡逻,行至皇宫拐角之处时,暗影压了下来。

  他独自往前走了几步,没有听到身后部下跟上来的脚步声,他回身一看,平日里对他恭敬有加的部下在暗夜之下,眼中闪过异样的光。徐泰安还来不及说一声,便被黑布罩住了头。

  紧接着,夜空之中便生出了一道刺眼灼目的烟花。

  皇宫各处隐藏的将士纷纷从各处涌向了金华殿,如蚁族一般,很快就簇拥了金华殿,禁卫军将金华殿层层围住,水泄不通!

  两军对峙,兵甲生寒!

  掌事太监常平身后跟着大批的亲卫军,他朝着面前如同壁垒般整齐划一的禁卫军大怒道:“谁让你们来这里的?你们想造反吗?”

  禁卫军齐刷刷从中间分开,额点朱砂,华贵俊朗的太子身穿银白甲胄,缓步而来。而他身后跟着的是九王爷孟隆和,十王爷孟康,莫氏嫡次子莫子良还有禁卫军统领李诚林。

  太子手上拿着半块兵符,目光冷厉地看着常平:“我要见父皇!”

  常平一挥手,身后的亲卫军全部聚拢在了金华殿的门口,常平颤声道:“皇上有命,无诏不得入内,太子殿下,你想抗旨吗?”

  太子举起兵符,禁卫军所有将士刀锋出鞘,太子高声喊道:“冲进去!”

  常平随即躲入了亲卫军的身后,嘶哑地大声喊道:“来人啊,救驾!救驾!”

  就在亲卫军和禁卫军兵戟相向之时,一支利剑破空而出,钉入了金华殿的圆柱之上。

  箭劲强横,入木三寸。

  太子眼神一凛,望向箭矢的来处。

  只见玉石高阶之上,墨色深服的孟廷昊徐徐放下手中的巨弓。

  他的灰眸看不清情绪,开口,缓缓道:“皇六子孟廷昊,前来救驾!”

  那一日,暗室之内,莫笙说完之后,在场所有人满脸疑惑。

  孟廷昊看向了莫笙,莫笙站起身,轻笑而道:“易地而处,如今形势悬于一线,曹大人想要冒险,那么太子他们难道就没有想过冒险吗?”

  曹德望和成谦等人陷入沉思,莫笙继续道:“如果他们先出手,而我们以救驾的名义出现。也就无需背负谋朝篡位的污名了。”

  孟少晟眼睛一亮,又暗了下来,他喃喃低语道:“那我们怎么让太子那边先出手呢?”

  莫笙意味深长地看了孟廷昊一眼,旋即又转过了目光,朝着暗室的门口走去:“这个我就管不着了,你们自行解决。”

  孟少晟看着莫笙像是甩手掌柜一样走开,目瞪口呆。

  孟少晟慢慢把目光移向了孟廷昊,孟廷昊淡声问道:“怎么让太子孤注一掷?”

  曹德望:“动摇他的判断,让他生疑。”

  成谦:“增加他的威胁,让他恐惧。”

  王文山:“让他没有依仗,失去所爱,由此陷入深深的绝望中。”

  孟少晟咽了咽口水,忽然有种遍体生寒的感觉。

  金华殿上下顿时陷入一片寂静,而随后,一道毫不客气的讽笑之声打破了寂静。

  “呵,救驾?”

  太子拔出手中的长剑,指向了孟廷昊,冷嘲道:“兵符在我手中,徐泰安已经被我擒住,皇宫之内的禁卫军皆为我所用。孟廷昊,你拿什么救驾?”

  “太子殿下,你太小看我了!”

  哗哗哗!一群身穿黑甲的士兵从皇宫各处涌现,他们训练有素,步伐稳健,很快便对太子的禁卫军形成包围之势,他们个个冷眉凝目,身上散发出浓烈的威压,而这种杀伐之气很明显是同一人极为相似——徐泰安。

  徐泰安将困成一团的士兵轻易地丢在了太子和九王爷、十王爷面前,他禁不住冷笑道:“太子殿下,你们在动手之前先让我身边的人对我下手,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确实有脑子。但是你们也别忘了,他们是我手底下的人,随便拉泡尿我都知道他们的肠子在想什么。”

  而孟廷昊的私兵一到,亲卫军随即散开,内外呼应,将太子的禁卫军围得进退不得。

  太子见那群黑甲士兵,顿时反应过来,冲孟廷昊怒吼道:“孟廷昊,你狼子野心,竟然私下训练兵将,你才是真正想要谋朝篡位之人!”

  孟廷昊完全不为所动,淡声道:“太子殿下,我的私兵只是为救驾才入宫,而手持兵符身穿甲胄,欲图擅闯金华殿威逼父皇的人,是你!”

  孟廷昊看了徐泰安一眼,徐泰安朝着禁卫军士兵道:“太子谋逆犯上,证据确凿。若你们弃暗投明,昊王爷会向皇上求情饶你们,若你们执意谋反,将株连九族!”

  禁卫军的将士们神色动摇,那剑的手不由得颤抖起来。

  太子心下生惧,拔出长剑,振臂一呼:“你们别听他的花言巧语,只要我登上皇位,我给你们加官进爵,金银珠宝,应有尽有!”

  太子、九王爷、十王爷和孟子良,禁卫军统领李诚林面色冷厉,准备殊死一搏。而对峙之中,忽然禁卫军中传来兵器掉在地上的声音,爆出一声痛哭。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而这句话就像是开了闸门一般,随后,便是接二连三的兵器掉在地上,禁卫军的士气一泄而出,溃不成兵。

  太子等人面如死灰,除了他们五人,禁卫军跪倒了一大片。

  相比于遥不可及的荣华富贵,保住性命在将士们心中更为重要。

  太子眼中透出疯狂,他走过去将士兵一个一个拽起来,连声喊道:“你们给我起来!不准哭!都给我起来!我是太子,我是未来的皇上!你们都要听我的!”

  禁卫军统领李诚林心灰意冷下,手一松,长剑掉落,他随之跪倒在地。

  孟子良面无血色,怔然颓败地倒在了地上。

  九王爷和十王爷见大势所趋,满脸沉痛,同样屈膝跪地。

  孟廷昊神色不变,只淡声道:“太子殿下,你输了!”

  太子闻言,如丧考妣,呆呆地愣在原地,片刻后,彻底晕厥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