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与君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芳筵盛会

韶华与君同 岁九思 2149 2019.10.05 13:34

  快至晌午,跑去岳亭山取松间露的孟少晟奇迹般地赶了回来,不过他这一路并不顺利,岳亭山山势陡峭,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了悬崖峭壁上上野蛮生长的青松,用羽毛扫下了上面的露水,集了小小一瓶,生怕时间来不及,又是直接渡水,匆忙纵马赶了回来。

  于是当孟少晟出现在风梨院的时候,落入莫笙等人眼中的,便是身上紫袍被划破,双脚布满泥浆的狼狈模样。

  孟少晟怒目圆睁,脸气得通红,手里拿着小小一瓶松间露,死死地盯着在太阳底下慵懒闲适的莫笙,好像下一秒就要上去将她暴打一顿。也不怪孟少晟火气如此之大,他一个风姿俊秀,王都万千少女寄芳心的八王爷,一路匆忙奔波,姿态仪表碎了一地,为防止别人认出还一脸遮着脸,着实忍辱负重。

  孟少飞见他的八哥满身狼狈,奇怪问道:“八哥,你怎么弄成这幅样子?”

  孟少晟手拧成拳头,一脸悲愤,狠狠地盯着莫笙。

  莫笙连声咳嗽,语重心长地跟孟少飞解释:“松间露煮沸有益疏通郁结,你八哥为了让你快点儿好起来,特意千里迢迢地去取。”

  孟少晟:“……”

  苏小婵:“……”

  孟少飞眼里闪着水光,感动又期盼地瞅着他的八哥:“八哥,是真的吗?”

  孟少晟无法拒绝这样的眼神,只能硬着皮头答:“……嗯。”

  孟少飞起身接过孟少晟手中的那瓶松间露,兴奋雀跃道:“谢谢八哥。”

  莫笙再次安然逃过一劫,微微一笑,便起身伸了个懒腰,“上午大家都累了,你们收拾一下,去吃午饭吧。”说完便摸了摸鼻子,悠哉悠哉地走出了风梨院。

  孟少飞看着莫笙的身影消失,自言自语道:“八哥,你有没有发现她和一个人有点像?”

  孟少晟明白孟少飞意指何人,兄弟俩对视一眼,都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虽然方式方法不同,但是那种碾压折腾他们的感觉,简直和孟廷昊一模一样!!!

  孟少飞拿起了放在石桌上的书,朝着孟少晟摆了摆手:“八哥,我先把书送回书房了。”

  孟少飞也跟着走出了风梨院,只留孟少晟一个人颇为萧索地站在原地。

  “王爷,你要不把外衣脱了,我给你缝缝?”

  孟少晟冷不丁听到这个声音,回头看苏小婵手中拿着针线,还坐在小板凳上。

  孟少晟惊讶:“你怎么在这儿?”

  苏小婵眨眼睛:“奴婢一直都在啊。”

  孟少晟奇怪:“你不是那个女人的跟屁虫吗?怎么不和她一起出去?”

  苏小婵继续眨眼睛:“王妃她又不是小孩子,不需要我每时每秒都跟着啊。”

  孟少晟:“……”

  苏小婵举起手中的针线:“所以,王爷您的衣服到底要不要缝呢?”

  孟少晟低头见自己身上的紫袍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确实有损形象。便松开了腰带,只留下白色的里衣,将紫色的长袍卷在一起一股脑儿地扔给了苏小婵,便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紫色的衣袍落在了苏小婵的怀中,带着淡淡的麝香和年轻男人特有的气息,苏小婵不知道为什么手有些微微的抖,像是拿了什么沉甸甸的东西。苏小婵抬头见穿着白色里衣的俊秀少年走远,阳光打在他凌乱的发丝上,衣服上,少年周身镀上了一层暖黄的光晕。

  苏小婵心一动,面庞飞出一片红霞。

  ******

  下午孟少晟没有出现,孟少飞看完《战国策》之后,又翻开了《三国志》,倒没有跟在莫笙的身边,他打算自己看完之后琢磨地差不多再去问莫笙,若总是让莫笙疏通他想不透的关节,对他并无益处。

  对于孟少飞的做法,莫笙很是欣慰,因为总算不用再带小朋友了,因而整个下午莫笙除了被王文上逮去下了一盘棋,倒是很清闲地过去了。

  直到,孟廷昊晚上回墨竹轩将一张精致的请柬交到她手上。

  莫笙盯着那张精致的素白请柬左看右看,凑上去还闻到一股淡淡的牡丹花香。莫笙翻开请柬一看,上面写着端庄秀雅的六个大字:敬邀芳筵盛会。

  莫笙面带疑问,转头看向坐在桌边静静品茶的孟廷昊,孟廷昊淡淡解释道:“芳筵盛会,是大孟朝极具盛名的女子集会,王公贵女都会前往。你是我的正妃,也在受邀之列。”

  莫笙了然一笑,拿着请柬在孟廷昊对面坐下:“兵符之争看来要拉开帷幕了。”

  孟廷昊浅灰的眸亮了亮,挑眉:“怎么说?”

  莫笙笑了笑,手指点了点搁在桌面上的请柬:“如果不是兵符之争要开始,你应该不会把拿这封请柬拿到我的面前!芳筵盛会,虽我未曾参与过,倒也知晓是个万众瞩目的盛会,你想让我去芳筵盛会演一场戏,好坐实你沉迷女色、玩物丧志的名声,借此让太子他们对你放松警惕,为即将到来的兵权之争铺路。”

  孟廷昊举起茶杯,抿了一口,淡淡道:“还有呢?”

  莫笙嘴角挑出一抹笑,眼神明亮充满期待:“我终日待在王府,另一路刺杀我的人马迟迟找不到机会。而芳筵盛会我必会到场,他们自然也会再次出手。”

  孟廷昊颔首点头,目光犹疑片刻,最终落在莫笙的身上,保证道:“你放心,我必会护你周全。”

  莫笙朝着孟廷昊抱拳,笑着保证道:“王爷也请放心,我一定倾尽全力臭名远扬,成全王爷的一番‘痴情厚爱’。”

  孟廷昊:“……”

  ******

  白驹苍狗,流光飞逝。

  流民全部被安置在了远郊荒地之后,平阳都城开放交通,马车人流如梭。慕名前来参加“芳筵盛会”的各地女子,或娇艳,或俏丽,或灵动,和沉睡了一整个冬季的百花一同在暖春盛放。

  街头巷尾,酒肆楼台,无人不津津乐道,翘首以盼即将在芳林园内举办的芳筵盛会。许多女子虽然不在被邀之列,但也想同其他女子争一分颜色,于是平阳城内的胭脂水粉铺、锦缎丝绸铺还有金银首饰铺,都熙熙攘攘地挤满了人。大孟朝民风通达,男子们趁此机会将自己打理地人模人样,若遇到钟情喜爱的女子,便将佩戴的贴身香囊相赠,若女子也欢喜便接下香囊,再以亲绣的手帕相赠,成就一段美好良缘。郎情妾意,众人也都喜闻乐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