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与君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八章 悬顶之刀

韶华与君同 岁九思 2038 2019.11.05 12:41

  大理寺卿曹德望前思后想,说出关键:“自从莫夫人被羁押之后,莫绍靖在刑部失去了声望,已然有一半儿都换成了我们的人。徐泰安任禁卫军副统领和成大人配合,再加上揽月阁的私兵,皇城之中,我们的兵力足以和太子分庭抗礼。在权力拉锯之时,李睿要想对付我们,祭天之礼是最好的时机,如今他挟制温仲春,那把刀就悬在我们的头顶。”

  王文山也颇为忧心忡忡,低叹道:“祭天之礼可以动的手脚太多了。迎神的饰品,器皿,食物,随便那一处的疏漏,王爷都会受牵连,防不胜防。前周朝有位皇子,有皇子在祭天之礼错用越礼制的酒盏,视为越下犯上,被杖杀而死。”

  孟少晟一阵寒颤,不受控制地转头看向了一言不发,满眼深思的莫笙,仿佛能从她身上找到安慰。随着孟少晟的目光落在莫笙身上,成谦和曹德望、王文上都自然而然地望了过去,一直以来,莫笙都能将难题破解,力挽狂澜,见效甚嘉,无形中成了他们心中的倚仗。

  莫笙秀眉微蹙,语气认真道:“李睿有十七个姨娘不够,还要勾搭不谙世事的小姑娘,简直太渣了!”

  孟少晟:“……”

  曹德望:“……”

  成谦:“……”

  王文山:“……”

  这个不是重点好不好。众人在心头嘀咕,无语地看着莫笙。

  莫笙似乎感受到众人目光中的嫌弃,低咳了两声,眼神清明肃正道:“你们觉得温仲春此人如何?”

  孟少晟直言:“忠心耿耿。”

  曹德望锁眉:“刚直守礼。”

  成谦垂目:“左右逢源。”

  王文上颔首:“舐犊情深。”

  莫笙转而看向了孟廷昊,孟廷昊略一思忖,缓缓道:“油盐不进。”

  莫笙随即站起身,细细道来:“你们看,这样一个忠心,刚直,油盐不进如同泥鳅般滑不留手的人,如今因舐犊情深,受制于李睿。那么他会心甘情愿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同李睿那个花心大萝卜有牵扯吗?”

  众人摇头,孟少晟恍然大悟:“他肯定不愿意!”

  莫笙随即轻笑,眼中满是狡黠:“所以,温仲春现在是被迫做事需要一个挣脱李睿挟制的契机。你们把所有与温仲春相关的问卷都给我瞧瞧。”

  莫笙嘴角挑起一抹邪气的笑:“我要把悬在我们头顶的这把刀,拨到李睿的头上!”

  莫笙斩钉截铁的话音落下,众人先前的低落忧愁一扫而空。

  王文山、孟少晟、曹德望和成谦等人满是赞赏地看着傲然而立的莫笙。

  孟廷昊见她自信满满的样子,平静无波的面容也漾起了薄薄的笑意。

  ******

  书房之内,烛火闪动,明黄的火光照亮了莫笙的书桌。书桌之上堆满了厚厚的数沓温仲春的文卷,从温氏一族的发家史开始,到温仲春出生、求学至他成年出仕为官,政绩,交友,喜好等等全部囊括,应有尽有。

  莫笙眼若明镜,想从中找到蛛丝马迹,手下翻得飞快。

  吱呀一声!书房的大门被打开。

  莫笙也不抬头,误以为又是来唤她去歇息的苏小婵,“小婵,我还要再看一会儿,你先回去歇着,不必侍候我。”

  苏小婵许久没有答话,莫笙疑惑地抬头。

  烛火之下,已然换了素白简衣的孟廷昊俊美逼人,他往日惯常不是墨色,便是暗紫,靛青的袍服,整个人凝肃沉稳。如今换了一身白衣,称得他更为肤白如玉,添了几分清隽,他凤眸含笑,灿若寒星,脱俗如同天外谪仙。

  莫笙忽然觉得喉咙有些干燥,她一本正经道:“色诱我是没有用的。”

  孟廷昊:“……”

  孟廷昊笑着走近莫笙,颇具蛊惑人心的意味。

  莫笙如见采花贼一般,夸张地抱住了自己,义正言辞道:“就算你冲我笑也没有用。”

  孟廷昊行至书桌旁,一只手将莫笙堆如山高的文卷移到一边,然后从身后拿出了小巧精致的汤盅,放在了莫笙的面前,孟廷昊打开了汤盅,浓香满溢而出,扑鼻而来。

  孟廷昊轻笑:“不知,这个行不行?”

  莫笙望着那香气腾腾的汤盅,瞬间软化了,妥协了,臣服了。

  她喜滋滋地捧起了汤盅,满满地喝了一大口,瞬间觉得整个胃都充盈了。

  孟廷昊见她一脸心满意足,手探向她的头顶,宠溺地揉了揉。知她固执,做事不达目的决不罢休,便也不劝她。

  莫笙喝完了一盅汤,抬眼看见一个容色极俊的大美男,心摇神动。

  饱暖思**。

  莫笙猛地一把抱住孟廷昊的窄腰,头蹭在他的身上,又深吸两口气,鼻中盈满云雾茶香。

  孟廷昊忽然心软无比,刚打算开,莫笙却马上松开了他,认真地捧起了刚才的文卷。

  莫笙目不转睛,用冷漠的语气道:“回去吧,不要动摇我,我一定要看完这些文卷!”

  孟廷昊:“……”

  这种莫名被用完丢掉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

  晚风阵阵,繁星点点,镶嵌于夜空之上。

  医庐的小院子内,云天枕手,躺在藤椅之上,含着浅笑望着黑沉的天幕,只见北面星斗格外耀眼,而北斗七星围绕紫薇星轻旋。云天百无聊赖地看着,突然紫薇星斗光芒暗淡了下来,而太阳星光芒大盛,直逼紫薇。

  帝星式微,改朝换代。

  云天猛然从藤椅之上坐起身,温柔的眉目有些凝重,如今小九心仪昊王爷,陷入皇权之争,虽她怀有深谋巧计,但政局诡谲变幻莫测,既然答应了师父要好好照顾小九,就要防患于未然。

  云天站起身,青衫垂落,衣带飘动,快步走入竹屋之内,从木箱之中拿出卦盘。

  云天将卦盘放置在竹屋正中的圆木桌之上,从腰间的青云纹荷包之中取出三枚铜钱,将三枚铜钱合于掌心,闭上眼睛,轻轻摇晃之后,投掷于卦盘之上。

  云天面色沉凝,按照莫笙的年岁转动卦盘,稳定之后便抬头看向三枚铜钱的位置。

  老阴。老阴。老阴。

  三阴齐聚!!!

  云天瞳孔一缩,愕然失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