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与君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 酿桂花酒

韶华与君同 岁九思 2676 2019.11.02 13:48

  孟廷昊勒紧缰绳,骏马在昊王府大门口停了下来。

  徐管家见孟廷昊将莫笙抱了下来,面带宠溺,而六王妃也是满面春风,双眸灿如繁星。徐管家往日见他们二人,虽也是同出同进,他瞧着总有几分貌合神离,现在却透着几分如胶似漆。徐管家满怀欣喜,忙上前帮忙牵住了骏马。

  孟廷昊牵着莫笙入府,莫笙忽闻得一阵幽香,脚步顿住。

  她双目逡巡一圈,望见府内遍植的桂花树,苍葱浓绿之间黄星点点。

  莫笙笑道:“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

  孟廷昊望向莫笙,笑吟道:“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莫笙踱步至桂花树下,见桂花淡黄,馥郁飘香,她眨了眨眼睛,便回头朝着孟廷昊道:“难得你今日得空,不如把少晟,少飞还有小婵他们叫来,咱们一起来酿桂花酒。”

  孟廷昊见莫笙兴致勃勃,又怎么可能会不同意。他回身示意徐管家,徐管家含笑退下了。

  不一会儿,手持红缨枪的孟少晟,还有怀中抱着一卷书的孟少飞,以及有些迷糊的苏小婵赶到了昊王府庭院的桂花树下,孟廷昊和莫笙正满脸带笑等着他们。

  三人站定,孟少晟对莫笙的手段心有余悸,用怀疑地目光看着莫笙,“这次你又想做什么来作弄我们?”

  莫笙一本正经地走了过去,分别将孟少晟和孟少飞手中的红缨枪和书本拿下,随手放在了徐管家手中,她负手而立,严肃认真:“今日你们师父我,教你们一样你们太师父教我的独步天下的手艺。”

  孟少晟和孟少飞眼中起了兴味,莫笙画风一变,嘻嘻竖起食指,“酿桂花酒。”

  孟少晟收了笑脸,转身道:“不务正业。”

  孟少飞无奈摇头,也转身:“游手好闲。”

  “站住。”

  孟廷昊声音淡淡,却不容拒绝。

  孟少晟和孟少飞无奈地转回身,孟廷昊也不多话,只丢了两个字:“酿酒。”

  大小魔头低叹一声,认命。

  莫笙得意地嘿嘿一笑,开始分派任务:“少晟和少飞你们两个去找五坛最好的酒来,小婵去厨房找冰糖块,枸杞子,剩下的人负责收集筛选桂花。”

  苏小婵颇感兴趣,乖巧应道:“是,王妃!”

  少晟和少飞随即一同迈步去了酒窖,而苏小婵则是小步跑向了厨房。

  剩下的人……也即莫笙和孟廷昊,两人相视一笑。

  徐管家遣人送来了小竹篓,莫笙提着竹篓脚步轻快跑至桂花树下,将那淡黄色的小花摘了下来,边对身边的人说道:“桂花要取那些色泽最新鲜的,未**的桂花禁不住酒,留不住香,而太老桂花则颓败,易涩难入口。最有那开得最盛的桂花,色泽金黄,芬芳馥郁,才能酿出最酸甜可口的桂花酒。”

  孟廷昊听着她在耳边絮叨,神清气定,心中一派安宁静好。以前两人多是筹谋算计,提防揣测,他总也控制不住自己对她挑刺,以激怒她为乐。

  从未想过,能像如今这般,同她似寻常夫妻,闲话家常,酿酒取乐。

  孟廷昊伴着莫笙,从那翠绿的叶间摘取浓香的桂花,脸上不由自主地带着轻松畅意。

  王府长廊之上的王文山,远远地瞧着旁若无人,摘花笑闹的孟廷昊和莫笙,还有孟廷昊脸上难得毫不设防,轻松自在的笑容,眼神复杂难言起来,纠结许久,终是一声叹息。

  罢了罢了,那孩子自雪妃娘娘逝世之后,便一夜成人,承担起照顾两个幼弟的责任,背负起众人的期盼,游走在无穷的勾心斗角间,难得有这样开怀的时候,又何必去拆穿?

  以后那个位置他坐上去,更不可能有如今的快意,不如就随了他去吧。

  王文山负手在身后,连连无奈摇头,转身离去。

  孟少晟、孟少飞两人提了五坛高粱酒回来,高粱酒放成一排,揭开了布盖,酒香浓醇,沁人心脾。苏小婵也备好了冰糖枸杞站在一旁。

  莫笙拿着一竹篓的桂花花瓣,笑道:“每个人各一坛酒,桂花花瓣和枸杞子酌量,冰糖随口味添加,窖藏三月即可饮用,但放得年岁越久,酒便越香醇。”

  莫笙站在一坛浓香四溢的酒前,从竹篓内娶了一小撮桂花撒入酒坛中,充满怀念道:“我以前曾到过一个边塞村落,他们最爱桂花,认为桂花盛开在金秋丰收时节,兆头极好。这最好的花,可以酿出最好的酒。”

  莫笙再从苏小婵捧的案盘上取了枸杞子,投入酒中,笑道:“而这最好的酒,自当和最喜爱的人同饮。于是,那边便有了一个风俗,未成年的男女亲自酿造一坛桂花酒,待成年遇到心爱之人,便拿出着桂花酒来表明心意,于是在他们那儿,桂花酒也叫合欢酒。”

  莫笙本想再取一点冰糖,孟廷昊的手先她一步,取了三颗冰糖放入酒坛之中。

  莫笙微微诧异,看向了孟廷昊,孟廷昊也不言语,只耳根浮起淡薄的红色。

  和喜爱的人一起酿桂花酒……

  莫笙恍然明白孟廷昊暗藏的心思,也不揭穿,只看向那身后的孟少晟、孟少飞,轻笑道:“我们的酒已经好了,你们来吧。”

  孟廷昊听到莫笙说“我们的酒”便不着痕迹地低了头,嘴角弯起一个几不可见的弧度。

  孟少晟和孟少飞听了莫笙的讲述,倒来了一些兴趣。孟少晟接过莫笙手中的桂花竹篓,走到一坛酒之前,笑嘻嘻地撒了一大把桂花花瓣进去,“若是被京都那些姑娘们知道,怕是要争先恐吓来喝我亲手酿的桂花酒。”

  孟少飞翻了一个白眼,从孟少晟手中夺过竹篓,“得了吧,你这桂花酒,散了如此多的桂花,熏得人都快找不到北了,哪个姑娘会愿意喝?”

  孟少晟转身去向苏小婵捧的案盘中取枸杞子和冰糖,没心没肺地冲苏小婵道:“小婵我问你,我酿的桂花酒,你愿不愿意喝?”

  苏小婵一下红了脸,只低头,支支吾吾道:“八王爷要奴婢喝,奴婢就喝。”

  孟少飞随即哈哈大笑,冲着孟少飞道:“你看把她为难的,连实话都不敢说了,哈哈。”

  孟少晟羞恼成怒,抓了一把桂花便投向了孟少飞。孟少飞整个头散乱了一层浅黄桂花,趁着秀丽白皙的面庞,倒像是是个小姑娘。

  孟少飞:“……”

  莫笙见此一幕,忍不住噗呲一笑,随即放肆地哈哈大笑了起来。

  孟少飞瞪了孟少晟一眼,便随手抓起桂花丢向了孟少晟,孟少晟眼疾手快躲在了苏小婵身后,苏小婵面上顿时扑来一层桂花香。

  孟少晟从案盘中抓起枸杞,再丢向孟少飞,“苏小婵,我为你报仇!”

  孟少飞避过那飞来的枸杞,还想扔桂花反击,不巧对上了孟廷昊沉幽的目光。

  他的动作霎时顿住。

  孟少晟也看到孟廷昊的目光,头皮一紧,马上低头承认错误,“大哥,我错了。”

  孟少飞默默移到酒坛边,继续安静地酿他的桂花酒。

  虽然有插科打诨,浪费些许桂花,但足够让孟少晟,孟少飞还有苏小婵都酿一坛桂花酒,连着莫笙和孟廷昊一起的那坛,一共四坛。

  莫笙命徐管家吩咐仆人在桂花树下挖出了一个深坑,莫笙、孟少晟、孟少飞和苏小婵各自那四坛酒都放入坑中进去,开始填土埋酒。

  孟廷昊心知莫笙喜欢亲自动手,也就随她去了,忽谨言快步走来,神色古怪地看了孟廷昊一眼。

  孟廷昊转身看了一眼正在专注埋酒的莫笙,冲谨言一点头,便抬步向另一边走去,谨言随即跟了过去。

  等到孟廷昊确认莫笙他们听不到了,才停步,淡声问道:“什么事?”

  谨言目光沉定,躬手道:“那个人一定要见你,这次非见不可!”

  孟廷昊眼底残存的暖意消失,面色凝住,他静静地回身看向脸上沾了泥巴,正笑得欢快的莫笙,轻声道。

  “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