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还是奶奶家的炊饭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天晚回家吃饭

还是奶奶家的炊饭香 清尘的西厢 2096 2018.07.13 19:25

  自从小南瓜的学费问题解决以后,大家都开始放松起来。特别是姐姐和小南瓜,每天早上睁开眼睛想的第一件事就是——今天玩什么?

  小南瓜来这里快两个月了,由于奶奶总是忙着赚钱,也没有时间带她去别人家串门,她就天天待在自家的小院子里,到现在还一个小伙伴都没有认识。

  好在后来姐姐放暑假过来了,她才每天跟着姐姐一起到处疯玩疯闹。

  奶奶家旁边的那条小河是两姐妹最常去玩的地方,虽然奶奶经常吓唬她们,那河里有河神,每年都会抓几个不听话的小孩子下去陪他,但姐姐自然是不相信的,而小南瓜又是个姐姐奴,姐姐要去哪里,她就一定要跟着去哪里。

  奶奶见吓唬的方法不管用,只好跟姐姐约法三章,去河边玩可以,但绝对不能下水,如果被发现她们玩水了,那么从此以后就再也不让她们去河边玩了。

  奶奶想,只要她们不到河里去玩水,河堤与河滩上还是没什么危险的,而且今年夏天河里的水位也不大,河边每天都有很多放牛的人看着,她也就不必要太过操心了。

  两姐妹有了奶奶的允许后,得空就会往河边跑。

  虽然是大夏天,可是早上和傍晚的时候,在河边有湿润的河风吹着,非常舒服。

  在河中间,有一大片长着青草开着各色野花的河滩,就像是一块点缀着各种小花的碧绿色地毯铺在了清幽的小河上,成为姐妹俩的天然游乐场。

  河滩上面的青草很厚很干净,在上面怎么滚都不会弄脏衣服。更有趣的是,河滩表面并不是一整片平平整整的,上面还点缀着许多大大小小的浅坑,而那些红的黄的紫的各种小花都爱开在这些覆满青草的浅坑里。

  每次在这里玩,小南瓜和姐姐都会抢着一人选一个浅坑作为自己的地盘,她们称作“河滩上的家”。

  她们会找来各种各样漂亮的石头搬进自己的“家”里,有的作为板凳,有的作为饭桌,还有一些小小的颜色漂亮的,就作为装饰点缀在“家”中。

  当然,她们还会跑到河堤上一些开着喇叭花、益母草花以及一些叫不出名字但比较大的野花的地方,摘上好些来,装进在河边捡来的一些瓶瓶罐罐里,拿到“家”中的饭桌上作为摆设。

  “家”布置好了,她们就会去找一些稀奇古怪的叶子、小花、根茎什么的,将它们分门别类,一样一样地盛进捡回来的破瓷片中,然后整整齐齐地摆在饭桌上,凑成一桌丰盛的“宴席”。

  饭做好了当然就要请客吃饭啦!

  这时候小南瓜就会装模作样地走到姐姐“家”旁边,用手在空中轻轻敲几下,表示敲门。姐姐也会假模假样地打开门,然后装作十分惊讶的样子:

  “哎呀,严小姐是你啊?你找我有事吗?”

  小南瓜就说:“严夫人,我想请你去我家吃饭!”

  “好的好的!”严夫人笑眯眯地点着头,“那我去拿一下我的包包,你稍等我一会儿啊!”

  于是严夫人在家里慢慢逛一圈,最后拿着一块漂亮的小石头就跟严小姐走了。

  来到严小姐家,严夫人照例是要夸奖一番的:“哎呀,严小姐你家可真漂亮,这桌子是大理石的吧?真豪华!这些花也很好看!哇……还有这么丰盛的晚餐,鸡啊,鱼啊,咦?这是什么?”

  严夫人指着一盘小贝壳问。

  严小姐急忙磕磕巴巴地回答:“这……这这个是是……鲍鲍鲍……”

  严小姐似乎忘记这道菜的名字了,严夫人连忙补救:“天啊,是鲍鱼吗?真是太棒了,我都好几天没吃过了呢,谢谢严小姐!”

  “对对对,是的,是鲍鲍鱼!”严小姐这才想起它的名字。

  “那好吧!我们就开始吃饭吧!”严夫人都迫不及待了。

  她们一人端着一个碎瓷片,拿着两根树枝做成的筷子,开始无比斯文地享用她们的晚餐。

  晚餐用完之后,严小姐还会送严夫人回家,一切都是那么的严肃而有礼,仿佛她们真的就是高贵的严夫人和严小姐。

  当然,等这一遍演完之后,她们还会调整角色再来一遍,毕竟,严夫人家也还有一桌丰盛的“晚餐”等着严小姐去享用呢!

   等过家家的游戏玩完了,两姐妹就会跑去河边搬石头抓螃蟹玩。河边有一片沙堡地上,栖息着特别多的小螃蟹,随便翻开一块石头,就能爬出来好多好多,都是些很小很小的嫩螃蟹,连小南瓜都不怕的,她还会故意让小螃蟹的小爪子夹自己的小手指玩。

  那小螃蟹一点点的小爪子,触到小南瓜的手指就会条件反射地夹住,可那爪子实在太小,根本夹不到肉,只会弄得小南瓜的小手痒痒的。每到这个时候,小南瓜都会被小螃蟹逗得格格直笑,能开心好半天呢。

  但也有例外的时候。

  有一次小南瓜抓到一只比平常稍大一点的螃蟹,看起来好像也没什么危险,她仍像往常一样用手凑到它的爪子上逗它玩。

  可没想到,这只螃蟹个头虽然小,那爪子却足够老,而且劲儿也大,一下子狠狠夹住小南瓜的指头,怎么甩都甩不掉。小南瓜吓得大哭起来,不仅仅是害怕,还真的是有点疼。

  最后,还是姐姐用一根小草轻轻挠了挠小螃蟹的肚子和眼睛嘴巴那里,小螃蟹才松开手,放了小南瓜一马。

  从那以后,小南瓜只要看到稍微大一点点的螃蟹都会离得远远的,碰都不敢碰。

  在河边玩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姐妹俩每次都玩到能隐约听见奶奶叫她们回家吃饭的喊声时才会回家。小南瓜有时候想,奶奶的中气可真是足,在那么远的地方喊她们吃饭她们都能听到。

  其实,她不知道,也不是奶奶的中气足啦,而是傍晚的风,刚好会将奶奶的喊声吹到她们耳边。

  “小南瓜,回家吃饭啦——姐姐,快回家吃饭啦——吃饭啦——”

  晚风很调皮,总是将奶奶的喊声吹得断断续续,但无论它将这个句子吹成什么样,姐妹俩只要听到这其中任何一句,哪怕只有一个字,她们就知道:

  “嗯,天晚了,我们回家吃饭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