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世家名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 嫁妆

世家名门 shisanchun 2907 2010.12.18 01:06

    蒋若男前世孤儿院的院长是极为重视养生的。蒋若男为了讨院长欢心,也在养生学上下了一番苦功。什么营养学啊,各种养生之法啊,各种疾病的食疗自疗,买了各种书籍回来看。就是为了能和院长有共同语言,让她对自己另眼相看。

  她还学了很多养生学里的拔罐,按摩,刮痧等许多技巧,每当院子腰酸背痛时,就自高奋勇为她服务,一边给她拔罐按摩,一边与她聊一些养生的话题,哄得院长很是开心,以为找到了知音,以后便经常找蒋若男,有什么好处,第一个想起的自然也是蒋若男。

  可以说,蒋若男能顺利读完高中,大学,她在院长身上花的苦功功不可没!

  而太夫人所得的月子病,她也在书上看到过。

  所谓月子病是指妇女在生产(包括小产)之后一个月内所受到的外感或内伤而引起的疾患,在月子里没有治愈而留下的病症。妇女在生产后,因筋骨腠理大开,身体虚弱,内外空疏,如果此时不慎使风寒侵入,或大怒大悲,或过多房事,都能引起月子病。

  这种病拖得时间越久,越难治,就是在医疗水平发达的现代也不是那么容易断根的,何况是在医术落后的古代?

  太夫人只生过两个孩子,这月子病应该是在生靳嫣然的时候落下的,现在靳嫣然都这么大了,太夫人竟然还饱受着疾病的痛苦,以她的条件,可以享受到最好的治疗,可见这个世界对这种病也没有好的治疗方法!

  蒋若男回到秋棠院,让红杏准备好纸笔,自己拿着毛笔画了将近两刻钟后,便叫来方妈妈。

  她将画好的图递到方妈妈手上,让方妈妈给她想办法找人做来。

  方妈妈看着手中图上那奇奇怪怪的东西,不禁好奇地问道:“小姐,这是什么,做什么用的?”

  一旁的红杏也凑过来来看:“像是厨房里的米杯子……”

  蒋若男看着她们问道:“这个是火罐,你们没见过?”好像古代已经可以拔火罐了吧……

  方妈妈将图纸翻来覆去地看,皱起眉嘀咕道:“什么火罐,烧火用的?”

  红杏也不明所以地看着蒋若男。

  蒋若男嘴角抽了抽,看来这个世界还没有拔火罐……怪不得太夫人每次阴天就会如此痛苦,原来这里并没有办法为她缓解疼痛。

  蒋若男对方妈妈说:“妈妈,你别管这是做什么用的,只管叫人给我做来就是,取成熟结实的竹筒,一头开口,一头留结做底,大小就按照图纸上面的做,三种大小各给我做10只来。”

  方妈妈人老实,不让她问的事情,她也就不多问,当下答应了就将图纸收在怀里,说待会就去办。

  红杏有些疑惑地看着她:“小姐,以前怎么没见你弄过这些?”

  “以前?”蒋若男看了她一眼,轻笑一声,“以前我经常在外面跑,见过什么人,做过什么事,你哪能全部知道?”

  红杏见蒋若男这么说,也就没再问了。

  方妈妈正准备出去,蒋若男又想起了什么,连忙唤住她:“方妈妈,还有点事情要问您。”

  方妈妈走回来

  “我的嫁妆呢?我记得是交给你报保管的,我想看看账簿。”

  蒋若兰有嫁妆那是肯定的,但是到底有多少,蒋若兰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但是蒋若男却很好奇

  大将军女儿的嫁妆应该不少吧……蒋若男暗暗流口水

  方妈妈答应一声,就将嫁妆的账簿递到蒋若男的手里。蒋若男看了看,

  确实有不少

  大件的有床,柜子等一些家具,小件的有衣服以及一些珠宝玉饰,另外还有三座庄子和土地,账簿上还写明了三座庄子一年有多少收益

  蒋若男看得心怦怦跳,如果能出侯府光是靠这些东西,也一辈子衣食不愁了!随即又叹口气,可惜就是出不了侯府……

  不过有这些东西,起码以后万一侯府中人对她不好,她也不需要靠他们!

  旁边方妈妈小声道:“按道理,田地应该不止这么些,我记得那时候老爷置了不少地,光庄子就有五六间,老爷只有小姐一个女儿,小姐可以得到老爷四分之三的财产,二老爷只能分得四分之一,可是二老爷却只给小姐三处庄子……”

  红杏在一旁撇嘴道:“二老爷还不是欺负小姐什么都不懂!”

  蒋若男坐在那里挺直了腰,眉毛渐渐竖起来

  方妈妈摇摇头,叹一口气:“老爷去的突然,很多事情都没有交代,后来皇上将你托付给二老爷,二老爷也顺带接管了将军府,很多事情都不好说了……”

  从她们的话中,蒋若男是明白了,这个二老爷也就是她的二伯父至少侵吞了她四分之一的财产,这还是保守估计!

  想起那四分之一的财产,蒋若男粗略算了算,不少银子啊……蒋若男一阵肉疼,这个二老爷虽然照顾了蒋若男这么久,可是他也平白无故地得到了四分之一的财产,也是不小的一笔数字了,竟然欺负蒋若兰什么都不懂,身边又没有个能干人,就堂而皇之地扣下一半的财产,也真是太贪心了!

  不过蒋若兰现在也没几个亲人了,暂时犯不着为了这些钱而与唯一的亲人翻脸。

  “对了,明天大少爷会过来接你回门!”红杏忽然开口,她弯下腰,笑嘻嘻地看着蒋若男,软声相求道:“小姐,你明天回门只能带两个陪嫁丫鬟,带我回去好不好,我想去看看朋友。”想到明天有一整天的机会见到侯爷,红杏当然想跟着去。

  回门的规矩,丫鬟四个,妈妈两个,一半是陪嫁过来的,一半是府里的。

  “回门?”蒋若男想起来,是有回门这回事,是成亲三天后,新婚夫妇回妻子娘家。只是,那猴子会陪她回去吗?“于姨娘也要回门吗?”

  红杏冷笑一声:“于姨娘是贵妾,但贵妾也是妾,哪有回门的道理!”

  蒋若男想到明天要和靳绍康那张扑克脸待上一天,心中就有些不自在,可是她知道这也是规矩,由不得她选择,当下她点头道:“就你和映雪吧!”

  听到映雪的名字,红杏脸上的笑容一僵,立刻直起身子,目光中闪过一丝冷色。

  红杏出了蒋若男的房间,经过西边的厢房时,透过窗子见映雪正坐在床边绣花,阳光照在她无限美好的侧面,雪白的肌肤,微蹙的柳眉,秀挺的鼻子,小巧的嘴,看着便让人心生怜爱。

  红杏的心中冒起一股火,左右看看无人,便推门走了进去

  映雪听到声音抬起头来,见是红杏,连忙站起来,叫了声:“红杏姐!”

  红杏看着她那张秀美的脸,越看越来气,当初她就是不想让映雪陪嫁过来,将她派到最不起眼的地方做事,没想到二夫人拟的陪嫁名单上还是有她的名字,她没办法,来侯府后就让她在外院伺候,平时轻易不让她进内院,没想到她还是进了小姐屋里伺候!

  红杏狠狠地瞪着她,冷笑一声,“你真是好本事,终于让你进了小姐的房里伺候!”

  映雪低下头,平静地说:“我不懂姐姐的意思!”

  红杏朝着她的脸就啐道:“我呸,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我告诉你,你别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想打什么歪主意,你不配,要是让我知道你暗地里使什么下流的手段,到时我就让小姐用鞭子抽死你!”

  映雪微微抬起头,看着红杏说:“姐姐这话我就更不明白了,什么歪主意,什么不配,什么下流的手段?映雪一概不明白,映雪来这里只是为了好好伺候小姐,其他的一概不知,”接着又冷哼一声,“倒是姐姐,心中记挂着这么多事,又是打的什么主意!”

  红杏没想到平时默不作声的小丫头竟然会这么大胆地顶撞自己!而且还一语戳中她的心事!恼羞之下,扬手就给了映雪一个耳光子,大声道:“打死你这个小娼妇!你什么东西,竟然敢跟我大小声!”

  映雪捂着脸,心中气极,眼圈了红红的,死死地咬着下唇怒视着红杏,胸口剧烈地起伏,过了一会儿,才稍稍平静下来,“姐姐还是小点声吧,要是被侯府里的丫头听到了问起来,你要如何回答?不管怎么回答都是给小姐丢脸!姐姐在小姐身边伺候这么久难道还不明白这一点!”

  说完便捂着脸跑了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