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世家名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 回门(下)

世家名门 shisanchun 2403 2010.12.19 22:21

    大家有什么意见可以留言给十三,O(∩_∩)O~

  靳绍康的印象中,蒋若兰是一个没有修养,没有德行,粗俗鲁莽的泼妇。他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的情景,那时她站在大街上,捂着头,身旁一个男子作势就要打她,靳绍康身为堂堂男子自然不能看着男人打女人而坐视不理,当下便上前劝阻。

  蒋若兰得到人撑腰立即捡起地上的鞭子就是一鞭子挥过去,嘴里还骂着一大串难以入耳的话,让靳绍康呆立当场,后来才得知蒋若兰被打是自作自受,因为她竟敢辱及对方的先人。

  他永远都没办法忘记她当时的面孔,面容狰狞扭曲,双目中满是戾气。那种神情完全颠覆了他对女子的看法,让他就此对这个女子产生了极大的厌恶。

  可是现在,那张让他厌恶到骨髓里的脸,却显现出一种让他无法想象的表情。

  她睁大了双眼看着自己,眉宇舒展,没有了记忆中的那种戾气,眸子黑亮晶莹,蒙着一层薄薄的雾气,氤氲朦胧,如一汪雾气缭绕的深潭,又如浩瀚无垠,星光闪烁的夜空,让人情不自禁地深陷其中,忘乎所以。

  他从没想到,人的眼睛中会传递如此多的情绪,而眼前这双眼睛就像是会说话一般,他在她眼睛里看到了赞叹、感动、痴迷,甚至是无辜,是柔弱,是怜惜……种种复杂而又不可思议的情绪,让他晕晕乎乎,迷迷茫茫。

  靳绍康忘记了呼吸,怔怔地看着那双如黑玉一般的眼睛。一时忘记身在何处。

  两人四目相对,时间似乎停在这一刻。

  马车在不知不觉中停了下来,然后蒋子安从外面拉开了车帘,探进头来:“侯爷……”

  声音戛然而止,脸上随即露出一种见鬼似的表情

  车内两人陡然惊醒,那种旖旎暧昧的气氛立即消散,就好像从来都不曾存在过一般。靳绍康下意识地双手一推,情急之下,没注意控制力道,蒋若男“砰”的一声撞到了马车壁,痛得“啊”的叫出声来!

  那边蒋子安尴尬地笑了笑,“到……到了,我……我先去看看……”然后便缩着脖子退了出去,脸上仍然是那种惊恐的神情

  不是说侯爷讨厌若兰,洞房花烛夜都没有理会她吗?那刚才他所看到的是怎么回事?

  太诡异了,太诡异了!待会回去一定要跟父亲好好说说!

  车内,蒋若男撞得头昏脑胀,双眼发黑,若不是马车壁上有软垫。只怕会撞晕过去。这时的她将刚才那一霎那间的惊艳和感动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心中只留下无尽的气愤!

  蒋若男一下子炸毛了!她“嚯”回过头,瞪着靳绍康,怒道:“喂,你不会轻点吗?男人对女人动粗,好本事啊!”

  靳绍康也有些后悔自己用大了力气,但蒋若男的疾言厉色让他有些下不了台,他堂堂安远侯,又怎么会在自己的女人面前低声服软,何况这个人还是蒋若兰!当下脸一沉,冷冷道:“如果你行为检点一点,也不会自取其辱!”

  说完,便起了身弯腰下了马车。

  后面蒋若男差点气炸了肺,在他身后不顾一切地叫道:“我不检点?这能怪我吗?还有,刚才是谁抱着我不撒手?竟然还说我不检点!笑死人了!”

  蒋若男的大嗓门穿过马车落到在场每个人的耳里,外面的人都是蒋家的下人,哪会不知道自家的小姐的脾气,只是她话语中的内容未免也太劲爆了,让所有的人都掌不住偷笑起来。

  靳绍康听到她的话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好不容易稳住身形抬起头时,刚好将大家的偷笑尽收眼里,他长这么一直循规蹈矩,从未出过半点差错,何曾丢过这种脸,当下一张俊脸黑如锅底,太阳穴突突地跳,恨不得转回去将罪魁祸首剥皮抽筋!

  他目光阴戾地扫过众人,众人心生寒意,不约而同地收住了笑,低下头。

  蒋子安见侯爷动怒,走过来朝着下人们喝道:“笑什么,竟然敢对侯爷不敬,不要命了吗?”

  下人们连忙跪下磕头求饶。这么一番动静让过路的来往行人不由地驻足观看,议论纷纷。

  靳绍康见事情越闹越大,自己因为蒋若兰又成为别人眼中的笑话,气得胸口像是要爆开来,他在心中连骂了几声“泼妇”后,又冷冷地瞪了身旁蒋子安一眼,长袖一甩便入了府!

  蒋子安抹了一把冷汗,回头叫人将蒋若男扶了下来,焦急地说:“我的姑奶奶,好好的,你怎么把侯爷给惹怒了!”

  蒋若男一边扶着红杏的手下来,一边笑着对蒋子安摆手道:“我们闹着玩了,没事没事,待会哄哄就过去了!”让人知道她不受夫君待见,难道很有脸吗?

  蒋子安想起之前他们两人亲热的情景,倒也相信了她的话。

  靳绍康和蒋若男一前一后进了蒋府。

  蒋府明显不及侯府富贵,但亭台楼榭,雕梁画栋也算雅致。

  蒋怀远在大厅门口迎接两人。

  蒋怀远大约四十多岁,腰圆肚凸,肉鼓鼓的脸上堆满了讨好的笑,将两人迎了进去。

  靳绍康留在大厅,而蒋若男在给蒋怀远见礼之后便去了内室见伯母乔氏。

  乔氏三十多岁,面容白净,眉目细致,身穿蜜合色金瓜蝶纹绫衣,姜黄色综裙,梳着双凤髻,插着金丝珐琅簪,脸上带着端庄的微笑,细长的凤眼却让人感觉这是一个精明的女人。

  她坐在红木雕花长椅上,身边坐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小姑娘瓜子脸,肌肤白嫩,柳眉杏目,樱红的小嘴,典型的古典美人。蒋若兰的记忆对她非常的熟悉,她是乔氏的幺女,蒋若兰的堂妹,蒋娉婷。此时蒋娉婷正笑盈盈地看着她。

  见蒋若男进来,乔氏未语先笑,站起身将蒋若兰拉到身边坐下,亲切地问了一些话,像是“过的好不好?”“在侯府习不习惯?”“侯爷对你好不好?”之类的言语,就像是母亲对女儿那般的和蔼。

  蒋若男没有诉苦的习惯,就算想诉苦对象也不会是这些侵吞她财产的人,当下也堆起一脸的笑容说着一切安好的话。

  蒋若男的印象中乔氏一直待她宽厚,她的吃穿用度比之蒋娉婷只有好不会差,可是乔氏的亲切和蔼,让蒋若男浑身都不自在。她总觉得能在背后算计自己侄女财产的人,绝不会是真心对待她的人!

  和乔氏聊了一会,蒋娉婷便拉着她去到她的房间。蒋娉婷拉着她在屋里的茶几旁坐下,让丫鬟上了茶,点心后便遣退所有下人,像是有什么私密话与蒋若男说。

  等丫鬟们都下去后,蒋娉婷看着她,伸出手笑道:“堂姐,你是不是该给我谢礼啊?”

  “什么谢礼?”蒋若男有些糊涂

  蒋娉婷挑挑眉,笑得古古怪怪:“如果不是我教你那个法子,你现在又怎能如愿以偿成为侯夫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