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世家名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 惊异

世家名门 shisanchun 2132 2010.12.23 18:07

    两只手,一只修长匀称,洁白如玉,另一只骨节略粗,肤色略沉,手背上还有一道浅浅的伤痕,一看便知是武将的手。

  蒋若男有些恼怒地抬起头来看着他们,ND,不就是按个摩吗?用得着如此防备她?如果不是为了讨好太夫人,她还懒得动了,谁不知道按摩是个辛苦活啊!

  靳绍康冷冷地盯着她,沉静如水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厉色,沉声道:“你想干什么?胡闹也要有个限度!”

  刘子矜的面上虽然没有是特殊的表情,可是语气也有些不善:“蒋……夫人,太夫人身体非常的不适,经不起折腾了!”

  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啊,蒋若男眉头直跳,胸口微微起伏,显然处于极大的愤怒中!

  靳绍康知道她的脾气以为她又要撒泼,当下向着太夫人靠近一步,眸光更沉,面部的线条更为坚硬,心想着,如果她敢在太夫人病床前撒泼,他一定会让她知道什么叫家法!

  蒋若男深呼吸了几次,才压下胸口上那即将喷薄而出的怒火。她也是极有眼色的人,知道在这个时候发火绝没有自己的好果子吃!

  她看着两人,轻轻挑挑眉,黑玉般的眸子灼灼生光,亮若星辰,让两人微微一怔

  她先看向靳绍康,嘴角向上扯了扯,露出一丝略带嘲讽的笑容,然后举起不太白嫩的双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缓缓说:“侯爷,我这是手吧,不是凶器吧!”

  靳绍康被她忽然地这么一下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微微一怔:“什么?”

  蒋若男脸色一沉,冷哼一声,道:“既然不是凶器,我又什么都没做,你怎么知道我是在胡闹!”说完便没再理他,转而看向刘子矜,冷淡而略单嘲讽的目光看得刘子矜有些不自在。

  “刘太医,你又是从何处看出我是要折腾母亲呢?”

  刘太医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但是没有说出口来,可是一旁的靳绍康却说出了他的心里话

  “你有过不胡闹不折腾的的时候吗?你为何不想想,我们为什么会这么看你!”

  蒋若男转过头去,看着他,面容平静无波,淡定从容,“侯爷,不管我之前是怎么样的,自我嫁给你的那一刻起,我已经下定决心改过!侯爷,你曾经也是堂堂镇守一方的将军,你会用一成不变的目光去看待事情吗?你用过去来衡量现在的我,对我来说,是不是有些不公平?就算我以前再怎么不可取,但也不是一无是处的,只是你不了解罢了!现在我老老实实地告诉你,我可以缓解母亲的痛苦,如果你不相信我,不是我的损失,而是母亲的损失!到底要不要相信我,侯爷自己做决定吧!”说完便将手置于背后,退后一步。昂首挺胸地站在那里。不管怎么样,气势不能输!

  靳绍康被她一番话堵得说不出话来,有些惊异地看着她,可是让他完全相信于她,将母亲交到她的手上,以他对她的了解,还是有些不能下定决心。

  一时间他神色不定地看着她,半晌都没说出话来。

  而刘子矜的心中则是实实在在地诧异了。他一直留在京中,对蒋若兰的了解自然比经常出征的靳绍康要深。蒋若兰之所以喜欢挥鞭子,不外是因为她不善与人做口舌之争,说不过别人,气恼之下便会打人出气,可现在的蒋若兰,反驳之言虽然不是引经据典,但是还是有着她的道理,忽然之间,刘子矜觉得眼前的蒋若兰有些陌生,什么地方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就在三人大眼瞪小眼的时候,一直没出声的太夫人忽然开口说:“就让她试一试吧!”

  蒋若男满脸惊喜地向着太夫人看去,却见太夫人正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看不出是喜是怒,见蒋若男看过来,又说:“你既然说的这么有把握,你就来试试,如果没有效果,以后就别怪我们不再相信你!”

  “娘!”靳绍康出言阻止

  太夫人将手一摆,“要她试试吧,反正也没有别的办法,死马当活马医了!”

  “太夫人放心,我虽然不能让你断去病根,但是今晚一定能让你睡个好觉!”蒋若男喜滋滋地走到太夫人身边,挽住她的手臂,亲热的举动让太夫人不由地皱起眉头。

  就怕没机会,只要有机会,蒋若男一定会尽全力表现!

  蒋若男回头瞪了靳绍康一眼,随即又堆起满脸的笑,转过头看向太夫人,双眼亮晶晶的,

  “母亲,您哪里疼的厉害?”

  “腰背,还有关节。”

  “还请母亲趴在床上,我先帮你按摩腰背部!”

  太夫人依言趴在床上,就这么一个动作,额头上便渗出密密麻麻的冷汗。蒋若男心下生怜,这种痛苦她一个女人受了这么多年,也很可怜了……

  这种天气穿的并不是很厚,蒋若男捋起袖子,露出一截白生生的手臂,一旁的靳绍康眉头又是一皱,旁边的刘子矜连忙转过头去。

  感觉到靳绍康足以冻死人的目光,蒋若男这才意识到自己又做了不合规矩的事,连忙放下袖子,偷偷撇撇嘴。

  蒋若男用很娴熟的手法为太夫人按摩腰背部,靳绍康,刘子矜以及屋里的柳月等三四名丫鬟都忍不住好奇心上前来看。

  蒋若兰的皮肤虽然不怎样,可是一双手却极为柔软,加上蒋若男力度适中而有非常到位的手法,让太夫人感觉非常的舒服,本来紧绷着的身体渐渐得到放松。闭着眼睛开始享受起来。

  蒋若男看着太夫人享受的样子心中暗暗得意,心想,这可是流传了几千年的按摩手法,总结了从古至今的经验,在这个世界,她只怕还是独一家了!

  旁边靳绍康则警惕地看着蒋若男,生怕她会出什么差错。而刘子矜越往下看,脸上的惊异之色越深,这手法很是高明了!

  这个世界医术很落后,像针灸什么的已经是很高明的医术了,并没有多少大夫去研究按摩之术,所以蒋若男所展示的按摩手法很让刘子矜惊奇。

  正当大家开始对蒋若男刮目相看的时候,太夫人忽然皱起眉头,“啊”的一声叫出声!

  靳绍康便犹如受惊的兔子一般,不假思索地就将蒋若男拉开来,大声呵斥道:“你到底干了什么!”

  回来了,继续日更!求推荐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