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世家名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8章 不调

世家名门 shisanchun 2211 2011.01.09 18:18

    刘夫人身子不好,不能陪同蒋若男前去,便叫身边的丫鬟云俏和刘子矜一起陪同蒋若男前去。

  云俏在前引路,刘子矜跟在后面,蒋若男和丫鬟婆子离他3米远的距离跟着,按道理,蒋若男是要避忌刘子矜的,可是刘子矜是大夫,去看望他妹妹还非得他在场不可。

  一行人沿着一条青石小道走着,大约走了一炷香功夫,蒋若男见越走越偏僻,不由地出声闻前方的刘子矜,“刘太医,我们是去看望刘小姐吗?”刘家小姐不可能住在这种旮旯里吧!

  刘子矜听了她的话,停下脚步,转过头来,俊秀的面孔一片冷然,“侯夫人,自从小妹落水之后,一直忌水,所以便搬到这个看不到任何水池的地方来。”

  竟是这么严重?明明不是自己犯下的错,蒋若男心中还是不受控制地咯噔一声,她上前两步,走到离刘子矜不远的地方,有些心虚地问道:“听刘夫人说,令妹还因此落下病根,不是是何病症?”菩萨保佑,可不要太严重,要不然这个结还不好解开……

  刘子矜想起妹妹这一年多来受的苦,心中不由地升起一股怒气,之前因为蒋若男对母亲的救治而生出的感激之情,在这丝怒气下也逐渐消失殆尽。

  “侯夫人不是通医理吗?见到我妹妹不就知道了?”语气虽然冰冷,可表面却仍然维持着良好的君子风度,双眸清润一片,并未因心中的怒气而起半丝波澜。

  蒋若男闻言脸微微一红,低下头不好意思地说:“我哪懂医理,不过是之前跟父亲的朋友学过一些养生食疗的知识,对于一些疾病,能够提出一些保健自疗的法子,至于怎么诊断却是半分不知的。”

  此时,两人正好站在一块空地上,阳光没有阻隔地照在蒋若男的脸上,让她泛红的脸显出一种夺目的光彩,再衬着她羞赧的表情,柔和的声音,那种感觉就像是眼看着一朵娇美无比的花在眼前悄悄绽放,一种属于少女的柔美迎面扑来,刘子矜虽然认识蒋若兰已久,可蒋若男一直给他一种凶巴巴,蛮横无理的印象,何曾见过她这种女儿娇态,他怔怔地看着她,心中同时生出一丝异样的感觉,痒痒的,酥酥的,又带着一丝麻麻的疼,就像是被蚂蚁轻轻地咬了一口般。

  心中的怒气,在不知不觉中消散了不少。

  声音也柔和了下来,“侯夫人竟不懂医理?之前见侯夫人出手不凡,还以为侯夫人一直深藏不露。夫人不懂医理,竟也能知道这么多的治疗方法,还真是令在下佩服!”

  蒋若男擦了一把冷汗,“这全是我运气好罢了,不足挂齿,不足挂齿!”接着又问:“不如,刘太医将令妹的病症告诉我,令妹不肯吃药,或许我真能帮得上忙!”

  刘太医看着她,嘴唇动了动,随即脸上浮现出一种古怪的神色,白玉般的肌肤也渗出一丝隐隐的红色来。他忽然转身向着云俏走去,在她身边低声说了几句,然后云俏便快步走到蒋若男的身边来。

  “侯夫人,”云俏小声说,“我家小姐去年落水时,正逢初潮刚过,后来虽然性命无碍,月事却一直不顺,我家公子说是因为血为寒凝而引起的不调。本来吃了几副药,情况稍稍好些,可是后来又听到……”说到这里,云俏抬起头看了蒋若男一眼,目光中隐隐含有一丝怨气,“后来又听到外面传的言语,心中很不痛快,整天以泪洗面,久而久之,这病竟是反反复复总不见好,后来小姐脸上长了东西,气急之下便不再肯吃药了,每天都躲在房间里不肯见人。”说到这里云俏叹了口气,忧心忡忡的样子。

  刘子矜在旁边也叹了一口气,他父亲是太医院院使,自己是御医,可是却连妹妹的病都治不好,眼看着再过一年,妹妹就要及笄论及亲事,身子如果存着这个病根可如何是好,只怕到时连怀孕都会成问题。

  可随即,心思又转到另外一件事上去,自己身为大夫,也不是没有看过妇症,之前也从未避忌过,为什么在她面前竟然会有种难以启齿的羞涩感?

  那边,蒋若男听了云俏的话,心中对于刘子桐的病症也有了大致的了解,估计是落水时受了凉,导致月经不调,后来又长期的心情郁结,致使病情反反复复,这受了寒还可以吃药驱寒,可是这心理病,却不是吃药就可以解决的。想着想着,蒋若男的眉头不由地皱起,这好像有些棘手……

  云俏见她神色,连忙跪下说:“侯夫人,奴婢知道你本事高超,求求你救救小姐吧,小姐很可怜,我家夫人每天都为小姐担心,这一年来不知流了多少泪,侯夫人,只要你能医好小姐,云俏来世给您做牛做马!”

  蒋若男连忙扶起她道:“云俏,难得你如此忠心,你放心,此事由我而起,我一定尽力而为。”

  云俏得到她这句话,脸上立刻浮现出喜色,自从那天她看着蒋若男不须针,不须药就让夫人脱离险境的那一刻起,早已将她当成妙手神医之类的人物了,她站起来,领着蒋若男来到刘子桐的院子。

  去到院子时,发现院门紧闭,云俏将门敲开,领着蒋若男刘子矜进了院子,院子里一棵槐树,几丛零落的花草,略显萧条。

  几个丫鬟坐在台阶上玩耍,云俏见她们,问道:“小姐现在在做什么?”

  丫鬟摇头道:“不知道,小姐都不准我们进去。”说着看了一眼身后门窗紧闭的屋子。

  刘子矜皱起眉头,上前就去推门,但是门从里面拴住,竟是推之不动,刘子矜叫道:“子桐,开门!”

  里面立刻传来哭叫声:“走,走,我谁都不见,都走开!”

  这时一个丫鬟从外进来,走到刘子矜身边说道:“少爷,小姐从今早起来就心情不好,不肯见人。”

  蒋若男上前问道:“这是为何?”

  丫鬟闻声回过头来,见到蒋若男后脸色突变,“啊”的一声叫出声来。

  她激动之下,指着蒋若男道:“你……你来干什么?”

  刘子矜立刻喝道:“梅香,不得无礼!这是侯夫人!”

  梅香眼圈一红,扑通一声跪在刘子矜面前道:“公子,都是她害了小姐啊!”

  屋里传来刘子桐又惊又惧的声音,“梅香,是谁?是谁来了?”

  蒋若男走到门前柔声道:“刘小姐,是我蒋若兰,我来给你道歉了!你开门吧!”

  今天还有一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