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世家名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3章 演戏

世家名门 shisanchun 2234 2011.01.06 15:08

    柳月应声上前,走到红杏身边,照着她脸上就是几巴掌,声音又脆又响,红杏惨叫连连。

  一旁的玉莲瞪大了眼睛,惊恐万状地看着这一幕。靳嫣然脸上露出些许不忍的神情,王氏和于秋月则是冷笑着旁观。蒋若男没想到平时看上去温文和顺的太夫人竟然也有如此狠辣的一面,心中不禁有些发寒。

  连打了几下后,太夫人才叫停。柳月退回太夫人身边,红杏瘫倒在地上,两颊又红又肿,嘴角渗出血色,痛得眼泪水直流,却惧于太夫人的威势,不敢哭出声,只是断断续续地抽泣着。

  太夫人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又问玉莲:“你可说完了?”

  玉莲跪在地上,颤声道:“奴婢……奴婢说完了!”

  “现在轮到你说!”太夫人俯视着地上的红杏,冷冷道。

  红杏一边哭,一边说:“太夫人……奴婢是冤枉的……是她陷害我……我明明听见的,她侮辱我家小姐,我才忍不住打她的!太夫人……你相信我……”红杏从小到大跟在蒋若兰身边作威作福,只有她打人,还从未挨过打,现在她已经被太夫人的这几巴掌打破了胆,再加上本来就没念多少书,叙述不如出生书香门第的家生子玉莲那么清楚,来来去去便是这几句话,让她的辩解显得苍白无力。

  众人看着她的眼光越来越鄙夷,红杏见此,心中的恐惧越来越盛,为了脱罪,干脆把心一横,指着玉莲说道:“一定是她们主仆两计划好,陷害我,陷害我家夫人的!”

  坐在离她不远处的王氏听到这句话,照她身上就是一脚,怒道:“死奴才,为了脱罪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也不怕烂了舌头!”

  红杏被她踢的惨叫一声,趴倒在地上,蒋若男见此,一怒而起,指着王氏喝道:“弟妹,母亲让红杏说话,你打什么岔,你安的是什么心思!你还将母亲放在眼里吗?”

  红杏见主子为她撑腰,当即痛哭起来!

  王氏心中一凛,连忙跪在太夫人面前,说道:“太夫人,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听到这个奴才乱咬人,一时气愤罢了!还请太夫人责罚!”

  太夫人看着王氏皱眉道:“这里已经够乱了,反正也没你什么事了,你们两个下去吧!”她又看向赵姨太太。

  赵姨太太连忙起身,低眉顺眼地拉着王氏出去。王氏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临走时回头瞪了蒋若男一眼,却见她正冷冷地看着自己,目光冷厉如刀。王氏心中一寒,回过头去。

  出了松香院,赵姨太太左右看了看,然后对儿媳小声说,“以后大房的事,你少掺和!”

  王氏委屈地说:“我辛辛苦苦地将表妹介绍给侯爷认识,还不是想着日后能借着表妹的势多得些好处?绍棠屡考不中,日后能多得些家里的生意管管,也是好的。钱财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也不用再看别人的脸色!没想到却被这泼妇给搅黄了!”接着又贴近赵姨太太,道:“不过如今那泼妇不得宠,如果我们能帮得表妹掌握大权,以后表妹自然能记得我们的好!”接着又叹口气:“可惜表妹就是太软弱了些!”

  赵姨太太冷笑道:“真要是软弱的人,你怎么帮她也上不去,怕就怕人家外面是软毛,内里是尖刀,到时被人家拿来当枪使,你吃了亏还傻乎乎地什么都不知道!”

  王氏一愣,停下来脚步,随即又追了上去,说道:“不会的,我几乎是看着表妹长大,她是怎样的人我很清楚,她不会这么对我的!否则我也不会将她介绍给侯爷了!”

  赵姨太太冷哼一声,白她一眼,“我也希望你没看错人,不过以后她的事,你还是少管,我看那蒋若兰也不是省油的灯!你小心没吃着羊肉还惹来一身骚!”

  王氏唯唯诺诺,显然没将婆婆的话听进去。两人向着自家的院子走去。

  松香院里,蒋若男见王氏走了,暗暗松了一口气,总算是走了一只爪牙!

  太夫人听了红杏的话,心中也是微微一动,抬眼向于秋月看去,妻妾相争的手段她也见过不少,难道于秋月……

  靳绍康听到红杏的话却向蒋若男看去,目光冷的像冰,“这便是你的目的?”

  蒋若男气极反笑,“侯爷说什么,我听不明白!”

  靳绍康冷冷地看着她,蒋若男也毫不示弱地瞪着他,直到靳绍康冷哼一声,转过头去。

  那边,于秋月见到太夫人略到怀疑的眼神,心中一紧,连忙起身朝着她跪了下去,流着泪道:“太夫人,秋月是什么样的人您最清楚,秋月不会做这种见不得光的事,秋月此生此世,只求和侯爷在一起,别的事情秋月一点都不在乎,如果秋月真的在乎那个位置,当初就不会给侯爷作妾,太夫人,秋月之心可昭日月,我什么都可以不理,可是却不能容忍别人侮辱我对侯爷的心意!”说完朝着太夫人连磕了几下头,咚咚有声,显示出她心意的坚决。

  靳嫣然连忙扶着于秋月道:“秋月嫂嫂,我们认识你又不是一两天,怎么会因为一个丫鬟的脱罪之言而不相信你,你不要激动,你的心意我们都了解,我们绝不会看着别人来冤枉你!哎呀,你额头都流血了!”

  “嫣然……”于秋月轻唤一声,哭倒在嫣然的怀里,显是十分的伤心委屈。

  蒋若男看到这一幕,心中对于秋月还真是有些佩服,这女子,能将戏演到这个程度,也算是她的本事!

  不过同时,她也看清楚了一件事,于秋月不论在名声,表面所展露出来的性情仪态,以及与靳家人的感情方面都比蒋若兰要好的多,两相一比较,换了自己也是信她多过自己!要想让大家相信这是她的阴谋,只怕很难!

  太夫人被她这一番动作也弄得动摇了起来,心想,也对,就凭这丫头的一番言辞而怀疑秋月确实有失公道!就如同嫣然说的,事情很明显是红杏这丫头仗势欺人!蒋若兰之前是怎样的为人,也就不用说了,虽然她这段时间有些改变,可是本性难移,对于儿子的冷落,又怎么可能没有怨言?手下的丫鬟自然是深知她的心意,才敢做这样的事情!

  今天只是丫鬟打人,以后要是秋月有了身子,还不知会出怎样的事!闹得家宅不宁,儿子岂不是又要成为皇城的笑话?

  今天还有一更!谢谢美目盼兮YXQ,和亦旖的打赏!O(∩_∩)O~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