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世家名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 不在乎

世家名门 shisanchun 2273 2010.12.14 00:27

    桌旁只剩下靳绍康和蒋若男两人。

  靳绍康看着蒋若男,目光由刚开始的愤怒渐渐变的冷淡,冰冷,不带一丝温度,就好像蒋若男在他的眼中是毫无价值毫无意义的事物。

  而蒋若男的目光中则是赤裸裸的轻视和鄙夷。

  两人对视了一阵后,靳绍康率先移开目光,冷笑了一声,说:“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便是不该多管闲事,像你这种人本来就应该受到教训!”说完,他站起来,漠然地转过身,背影挺直而僵硬,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大厅。

  靳绍康的这句话,蒋若男自然是没有听明白,不过她也不在乎是否明白他的话,更加不在乎他这个人,他的冷漠与疏远一点都伤害不了她。

  可是她不在乎,有人却是非常在乎的,方妈妈在她的身边急得直掉眼泪,“小姐啊,你为什么就不能忍忍呢?如今惹怒了侯爷和太夫人可如何是好啊?小姐,你为什么就是不肯听妈妈的话?”如果过去小姐肯听她的劝,好好地学规矩,便不会有今天这种事情发生了!

  红杏也很着急,她看着靳绍康离开的方向忧心忡忡地说:“小姐啊,侯爷真的很生气啊?怎么办?”

  蒋若男撇撇嘴,轻哼了一声,说:“生气就生气,有什么大不了的?”说着看着满桌还没怎么动过的菜,又看了看完全没有动过的熊掌,忽然展颜一笑,那个倒胃口的猴爷走了也好,现在她可以好好地享受熊掌了!

  蒋若男伸长筷子,夹过一块熊掌放到自己的碗里,

  红杏有些不敢置信,她睁大了眼睛看着蒋若男:“小姐,你还吃得下啊!”

  “为什么吃不下,我胃口好着了!”有的吃的时候就要好好吃,痛快的吃,这是蒋若男从小到大养成的习惯,而且何必为那种男人影响自己的心情?

  蒋若男不忘回头招呼方妈妈和红杏,“还有很多菜,要不要坐下来一起吃?”

  方妈妈连连摇头,红杏看着吃得津津有味的蒋若男,吞了口口水说:“我们可不敢,小姐,你还是自己吃吧!”

  蒋若男知道做下人的规矩多,是以也不勉强

  周围还留下来的丫鬟婆子们看着吃得开开心心的蒋若男,却再也不敢显出半点轻视的神情。

  这个新夫人不好惹……

  蒋若男又吃了一块熊掌,才带着方妈妈和红杏和丫鬟们离开。

  路上,方妈妈趁着没人的时候小声地问蒋若男:“小姐,你不是很喜欢侯爷才想要嫁给他的吗?既然如此,为何还要一直惹他生气?小姐不如去跟侯爷道歉……”

  喜欢猴子的可不是她,她才不会喜欢这种又打女人,有一大堆小老婆,还满嘴规矩规矩的男人!道歉?蒋若男偷偷翻了个白眼,下辈子吧!

  “方妈妈,刚才如果我不出声,任由侯爷责骂,你说那些下人们会怎么看我?他们是最会看脸色的人,他们会瞧不起我,以后的日子里便会怠慢我。可是现在,他们虽然还是不尊敬我,不过没关系,只要他们怕我知道顾忌我就行了!以后他们也不敢做得太过分!”

  方妈妈想了想,觉得小姐说的也有道理,可是刚才侯爷的表情总是不能让她释然,侯爷本来就对小姐有成见,要是因为此事更加讨厌小姐,小姐这后半生还能指望谁?

  红杏则在一边忧心自己的将来,要是侯爷真的不理小姐了,那她该怎么办?那个太夫人会不会随便将她配人呢?

  三人各有各的心事,一起回到秋棠院。

  晚上,红杏服侍蒋若男用晚饭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目光一直看着门外。

  蒋若男看了她几眼,便问:“怎么回事?心不在焉的?”

  这时连翘出门外进来,红杏脸上一喜,连忙招过连翘,一边对蒋若男说:“小姐,我刚才叫连翘去看看侯爷晚上在哪里歇下?”

  蒋若男看着她:“那还用问?”靳绍康将于秋月当宝贝疙瘩似地,又是新婚燕尔,不是在她院里还能在哪里?

  “小姐,”一旁的连翘开口,面上也掩不住的喜色,“侯爷没有去于姨娘那里,晚上是和太夫人一起用的晚餐,晚餐过后便回了楚天阁了!”楚天阁是侯爷的小院,他的书房设在那里,有时也会歇在那里。

  听了连翘的话,红杏眼睛一亮,拍手道:“侯爷竟然没歇在于姨娘那里,看来侯爷也不是很宠于姨娘嘛!”

  蒋若男看着红杏捡到宝般的开心样子,嘴角抽了抽,然后回过头问连翘:“华清若琳在楚天阁吧?”

  连翘怔了怔,低下头,声音低了三度:“是的,她们是一直在小院里伺候的。”

  蒋若男冷笑一声,除了于姨娘还有两个如花似玉的通房了,他倒是雨露均沾啊!

  红杏见蒋若男脸上的神色不对劲,连忙摇手道:“小姐,只要侯爷不是专宠于姨娘一人就好,不过是两个通房丫头,就算以后抬了姨娘,还不是要看小姐的脸色?不足为患!”

  蒋若男低下头来没再出声,对与她来说,不管是姨娘也好,还是通房也好,意义都是一样的。只要他不来她这里,管他去哪里了!

  不过她的想法也不指望红杏能了解了。

  饭后,蒋若男在与红杏的闲聊中弄清楚了这里是一个从来未在历史书中出现的朝代——岚朝。现在是太平盛世,鲜有战事。她的夫君安远侯,是一名武将,人品虽然不咋地,却很会打仗,三年前的西疆叛乱,首先朝廷派了老将出马却没有摆平,后来刚守完孝的安远侯自动请缨,远赴西疆,仅用了半年的功夫就消灭了叛军大半的主力,而那时他仅仅19岁而已,接着又镇守在西疆,直到半年前才回来。

  红杏绘声绘色地描述起安远侯的英雄事迹时,满脸的崇敬与梦幻的神色,就好像她亲眼看到了那场战事一般,让蒋若男连连摇头,这丫头,莫非是暗恋那厮?

  蒋若男不耐烦再听她说起这些,打了呵欠,表示要睡了。红杏见到连忙止住声,帮蒋若男铺床又叫进连翘,华英,一起服侍蒋若男睡下。

  蒋若男今天到处奔波,也有些累了,她可没有那些认床之类的富贵毛病,何况这高床软枕,缎子被面,大红销金撒花帐子,香喷喷,软绵绵,暖融融,是她睡过的最好的床了!

  所以她要不了多久就进入了梦想。

  红杏和连翘她们直到确定蒋若男睡着了,才离开,去旁边的耳房休息,方便伺候蒋若男。

  油灯熄灭,室内陷入一片黑暗中,清皎的月光慢慢从雕花镂空的窗棂格子间倾泻而入,悄无声息地洒上一片银白。

  也不知过了多久,蒋若男忽然睁开了眼睛,“咕噜”一下坐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