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世家名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章 回门(上)

世家名门 shisanchun 2297 2010.12.18 19:42

    求推荐票~~~今晚还有一更~~

  晚上,映雪进来伺候时,蒋若男发现她左边脸有些红红的,像是手指印,一看便知遭人掌掴。

  蒋若男皱起眉,出声问道:“映雪,你的脸怎么呢?”

  映雪捂着脸低下头,神情委屈,而一旁的红杏表情也有些不自然,不时地拿眼瞟着映雪,像是警告什么似地。

  蒋若男立刻明白了,这一巴掌是红杏打的!蒋若男有些头痛,这丫头咋就那么不省心呢?

  蒋若男挥挥手示意映雪连翘她们出去,只留下了红杏。

  这丫头,今天是该好好敲打一下了,如果不是看在她是方妈妈女儿,又是和蒋若兰一起长大,不好做的太过分,她早就让她去外院伺候了!

  红杏见小姐脸色,心中一咯噔,但随即又想,她身为大丫鬟,打了底下的丫鬟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蒋若男坐在靠窗的椅子上,旁边桌子上点着一盏油灯,灯火摇曳,晕黄的光线照亮她半边脸,而另外半边脸却陷入黑暗中,再衬着她脸上冷沉静默的表情,让她身上似散发出一种无形的压力,压得红杏喘不过气来。

  “小姐……”红杏受不了这种压力,忍不住轻唤一声。

  蒋若男看着她:“你为什么打映雪!”语气中已经认定了映雪是她打的,让本想抵赖的红杏顿时无言。

  红杏低下头,双手绞着衣角,半天才支支吾吾地说:“是因为,是因为……她做错了事.”

  “她做错了什么事?”蒋若男丝毫不放松

  红杏一时心急,倒也找不出好理由来,真正的原由自然是不能说的,她能说她妒忌映雪长得比她漂亮?

  蒋若男看着她的样子便知道是她平素霸道惯了,估计这打人也不是头一回了。

  她叹一口气,正色道:“红杏,这里是侯府,再也不是以前可以让我们任意妄为的蒋府了!你身为我身边的大丫鬟,如果总是无理打人,侯府的人会怎么看你,怎么看我?侯府最讲规矩,你如果还不知收敛,不守规矩……你也看到了,侯府我做不了主,万一你哪天惹了别人不高兴,要将你赶出去,到时我可帮不上你!”她顿了顿,语气一转,“不如,我把你调到外院去,免得你在人前犯错,被侯府赶出去,在外院见的人少些,反而可以保你平安!”

  红杏吓白了脸,睁大的双目中流露出惊慌,她这么多年在小姐身边可以说也是过得小姐生活,真要被调到外面去不但心中所求的事情再无希望,只怕以后还会受尽别人的白眼和嘲笑!

  她“噗通”一声在蒋若男面前跪下,抓着她的衣角,哭道:“小姐,红杏知道错了,红杏以后一定会守规矩的!红杏跟小姐一起长大,还有谁比红杏更了解小姐,还有谁比红杏更懂得伺候小姐?小姐,你不要把红杏调走!”

  蒋若男低头看着她,面无表情地说:“不把你调走也行,那你从今以后,说话做事都要三思而后行,再也不得狂妄,再有偏差,我决不饶你!”

  红杏一边磕头,一边哭道:“红杏知道了,红杏以后一定会谨言慎行!”

  蒋若男点点头,虽然不指望她这一次就能改好,但不管怎么说总会要好些吧!

  红杏起身擦干眼泪,出去吩咐小丫头们打了水,服侍着蒋若男睡下。

  ***

  蒋若兰出嫁是从蒋二老爷蒋怀远家中出去的,所以回门也是回蒋怀远的家中。

  上午,蒋若兰的堂兄蒋子安用马车来接蒋若男与侯爷回门。

  蒋子安大约二十三四岁,身材瘦削,脸容白净。他先给太夫人请了安,然后便同若男夫妇一起回蒋府。

  蒋若男上了马车才知道,梁朝的规矩,回门是夫妻同坐一辆马车的。

  这对于她来说可是一件苦事。

  自从上车后,靳绍康便是那张扑克脸,一丝表情也无。蒋若男坐在他的身边,感受着从他身上传来的一阵阵阴冷之气,动又不好动,说话又不知该说什么,笑又笑不出,那种感觉真是苦不堪言。

  无聊之下,蒋若男开始打量马车。

  这辆马车非常的宽大,坐下是厚厚的织锦软垫,四周是月白色的散花厚垫,虽然不及侯府的马车那般华贵,但是也算是非常的舒适。

  慢慢的,蒋若男的眼光落在了靳绍康的身上。实在是没办法,马车就这么点大,而身边那个人就像是个发光体,总会在不知不觉间吸引人的视线。

  他今天穿着一件石青色的圆领锦袍,简单的样式,只在袖口,领口,衣下摆除用金线绣着青松的图案,同色的腰带,用金线滚边,中间镶着莹润的大东珠,低调中透出奢华。

  他头上梳了一个髻用一根羊脂白玉簪固定,白玉的晶莹润泽更加衬托出他的头发的黑亮顺滑,如同绸缎。

  他的皮肤或许是因为长年征战的缘故,呈现出一种古铜色,但是肤质非常的好,细腻而平滑,没有痘包之内的东西。面部棱角分明,宽阔的额头,高耸的鼻梁,坚毅地下巴,紧抿的嘴唇,面上每一寸阴冷的线条无一不在说明着,这是一个严肃而拘谨的人。那嘴角的线条似乎坚硬无比,就好像是被定格住了一般,不用指望着它会有什么变化,蒋若男甚至怀疑,这个人长这么大到底有没有裂开嘴,开心地、尽情地笑过呢?

  或许是因为蒋若男的目光太过专注,靳绍康那对浓黑的眉毛动了动,然后微微转过脸向蒋若男看过来,茶褐色的眸子里一片冷然,从车窗口悄悄透进的一缕阳光将他一侧的睫毛染成金色。金光灿灿,让人炫目。

  如此的美色让蒋若男叹为观止,小心肝不由地跳了跳

  可惜了,可惜是个种/马……

  蒋若男摇着头,心中连连叹息

  “你在看什么?”靳绍康冷冷道。

  蒋若男这才发觉自己的目光似乎有些太放肆了,在他那道似乎看透一切的目光下,心中有些虚虚的,眼珠不由地一转,转到了别处地方,“我……我在欣赏马车。”

  “这马车不是你们蒋府的吗?还没有欣赏够?”他转过脸,淡淡地说。

  可就是这种淡淡的语气,让人心里来火,“我就是爱欣赏我家的马车!”

  靳绍康将脸转过去,冷哼了一声,过了一会才说,“那么你尽管欣赏马车好了,眼睛不要乱瞟!”

  ND,这人,说话怎么就这么讨厌呢?

  “彼此彼此!”蒋若男冷冷回了句。

  靳绍康立即转过脸来,面部的线条更加冷沉,可因为他那俊美无俦的五官,反而显出一种独特的魅力!“你什么意思?”

  可是现在蒋若男心情很不爽,所以决定无视它,她看着他挑起一道眉,用足以气死他的语气说:“你的眼睛没有到处乱瞟,又怎么知道我在乱瞟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